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孙一针一个劲的说着不可思议。

    好像除了这句话,就不知道其他的话了。q8zc

    傅红衣急得不行,忙问道:“老爷,小姐她到底怎么啦?”

    魏忠贤也是急忙说道:“是啊,孙伯伯,妙玉的身体到底怎么了?”

    孙一针这才惊醒过来,说道:“从妙玉现在的脉象来看,她的身体,好像真的没事了!之前的病征,竟然的确全都消失了!”

    一边说着,一边无比惊愕的望着一旁的萧逸飞。

    因为,女儿的病如果真的好了,那么最大的功臣,不是别人,正是眼前这位卫国公的孙子。

    这么说,这位飞少,竟然真的治好了自己女儿的病?

    而且还是用剧毒药材炼成的丹药?

    不可思议!

    真是不可思议!

    就在孙一针失神地望着萧逸飞的时候,却不知道,他的话对其他人造成了怎样的冲击。

    傅红衣惊叫道:“什么?”

    而魏忠贤傻眼道:“不会吧?”

    连陶神医,也张大嘴巴,却迟迟发不出任何声音。

    孙妙玉的病好啦?

    她的病竟然好啦?

    不可能!

    这不可能!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呢?

    “我看看!我来看看!”陶神医站不住了,急忙上前说道,想要给孙妙玉把脉。

    而魏忠贤也是急忙道:“对,孙伯伯,让陶神医给妙玉把脉看看,也许是您误诊了呢。”

    此时的孙一针,没有计较魏忠贤的出言不逊,而是连忙点头,让出了位置。

    “对!陶神医,你是这方面的专家,还是你来给小女把脉看看。”

    陶神医此时也站不住了,点了点头,就急忙上前,替孙妙玉把脉。

    可是很快就能看到,她的手竟然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眼睛瞪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圆,神情震惊不已。

    似乎发生了非常震惊的事情。

    “陶神医,怎么了?到底怎么了?”魏忠贤在一旁焦急的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陶神医此时的反应,让他心里感到一阵发毛。

    总觉得结果应该不是自己希望看到的。

    果不其然,陶神医无比震惊的回应道:“魏,魏公子,孙小姐的病好了,她的病真的已经好了!可是……这怎么可能?这不应该啊……”

    “什么?”

    魏忠贤此时彻底傻眼了。

    对于孙一针的把脉结果,他还半信半疑,甚至不太相信。

    可是,如果换成陶神医,那绝无错的可能,因为,那蛊虫本身就是陶神医炼制的。

    可以说,陶神医算是那只寒魄蛊的半个主人。

    因此,就算所有人都诊断错误,但陶神医绝对不会搞错!

    难道说,孙妙玉的病,真的已经好了?

    那成凌飞竟然真的治好了她?

    可是,他是怎么解决那寒魄蛊的呢?

    就算此时魏忠贤明知道陶神医不会搞错,可是,他还是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急忙对陶神医道:“陶神医,你是不是诊断错了?快,你再重新诊断一次看看!”

    陶神医也怀疑自己是不是诊断出错。

    于是连忙再次给孙妙玉把脉。

    然而,结果还是一样!

    不!

    并不一样!

    此时,他发现孙妙玉的脉象,变得越来越沉稳,而且越来越旺盛,这样的情况,意味着孙妙玉不只是病好了!

    并且,身体还在迅速的康复!

    最重要的是,她体内的寒魄蛊,依然不知所踪,也不知道现在身处何处!

    陶神医脸色变得更加难看,额头上都开始冒出冷汗。

    因为,事情实在是太诡异了!

    魏忠贤一直目不转睛关注着陶神医脸上的反应。

    此时看到他的样子,一颗心顿时变凉了。

    不过,他心里还残存着一丝侥幸,问道:“陶神医,怎么样?这次的结果,是不是跟之前不同了?

    陶神医顿时哭丧着脸道:“不,魏公子,结果还是一样,孙小姐的病,的的确确已经痊愈了!”

    “什么?”

    魏忠贤如遭雷殛。

    整个人愣在那里,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

    而一旁的孙一针和傅红衣,本来提到嗓子眼的心,此时却沉稳下落,惊喜万分,纷纷叫好:“太好了!太好了!”

    孙一针握着女儿的手,欣喜说道:“妙玉,你的病好了!你的病真的好了!”

    “是啊!小姐,你没事了!你真的没事了!谢天谢地!真是谢天谢地啊!”傅红衣双手合十,朝天拜谢道。

    发自内心的替自家小姐的病愈感到高兴。

    孙妙玉却笑道:“不,不是谢天谢地,而是应该谢谢飞少!是飞少治好了我的病!飞少,谢谢你!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孙妙玉正要朝着萧逸飞施礼拜谢。

    哪知道此时,魏忠贤却大声叫道:“不!不是这样!妙玉,你的病肯定不是成凌飞治好的!不对!你的病其实根本没好,只是陶神医医术不精,诊断出错,才出现了这样的误诊!等我回去请我爷爷来给你检查,肯定就能发现你的病还没有痊愈这个事实。其实,妙玉,有一个道理非常简单,成凌飞刚才可是用毒性药材炼制的丹药,炼制出来的,肯定是毒丹。又怎么可能治病呢?你说是不是?这其中肯定另有蹊跷!”

    不等孙妙玉说话,萧逸飞倒是率先开口了。

    呵呵一笑,道:“谁说毒丹就不能治病?而且,是不是毒丹,有那么重要吗?不管是什么丹药,反正只要能够治病就行!就算是毒丹,有时候也能够成为治病救人的灵丹妙药!而有时候,一些灵丹妙药,也能拿来杀人灭口!只不过,魏公子你才疏学浅,对这些情况了解得太少了,就算我跟你细述这些,你也根本听不懂!”

    我才疏学浅?

    魏忠贤怒道:“你……”

    不等他发怒,萧逸飞就打断道:“对了,魏公子,我怎么觉得你听到孙小姐的病康复之后,感觉似乎不太开心呢,难道你并不希望孙小姐能够病愈吗?还是不希望看到,治好孙小姐的人,不是你请来的人,而是一个外人呢?还是因为你舍不得那一百万金龙币的医药费呢?”

    “对啦,不说我都差点忘记了!魏公子,既然我已经治好了孙小姐的病,那么,你是不是应该信守承诺,将那一百万治疗费,尽快支付给我呢?相信这点钱对魏公子来说,应该不值一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