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旁边李名流几人早已吓傻!

    见机不妙,立刻落荒而逃。

    可是,同样不可能逃掉!

    下一刻,就发现那只寒玉冰蚕,飞过来横在了他们面前,一双瘆人的眼睛,紧盯着他们,让他们感到浑身上下一片僵冻,呆在那里,谁也不敢乱逃!

    蓦然,身后袁仓颉的惨叫声,陡然停止。

    李名流几个心里顿时打了个激灵。

    “他不会是已经死了吧?”

    连忙忍不住扭头望去。

    却看到袁仓颉并没有惨死。

    而是站在原地。

    虽然被烧的不成人形,但是,的确还活着,身上的绿色火焰,也已经全部退散,消失不见。

    “你,你怎么会这么强?”

    袁仓颉狼狈不堪,满脸扭曲,面目狰狞的惊问道。

    万万没想到,萧逸飞的实力,竟然如此强悍。

    刚才他虽然没有借助法宝的力量,但是,却也使出了十成的功力。

    那一招的杀伤力,高达筑基九层后期!

    只有结丹期的高手,才能抵挡住这样的杀招。

    然而,万万没有想到,对面的萧逸飞,却如此轻描淡写,用类似的招式,将他正面击败。

    而且还让他变得如此之惨。

    这让他不能接受。

    因为,这岂不是意味着,萧逸飞的实力,已经高达结丹期?

    这怎么可能?

    自己身为玄天门弟子,修炼玄天门功法,享受着武修界所没有的丰厚资源,花了数十年的时间,现在都七老八十了,才将修为提升到了筑基九层。

    可是眼前的萧逸飞,不过二十岁出头,出道也不过五六年时间,而且,他还是在灵气枯竭,资源耗竭的武修界内修炼,却已经成为了结丹期高手。

    这未免太夸张了吧!

    本来在玄天门,袁仓颉在五代弟子当中,不管是天赋,还是其他方面,都属于一流。

    这也是他一向为之自傲的地方。

    可是如今,面对萧逸飞这样的怪物,相比之下,自己简直就是天资愚笨之辈,完全无法相提并论!

    特别是,但他发现,萧逸飞刚才根本未尽全力,甚至用类似的招式击败他,也只是在调戏他的时候,他心里更是感到了无比的愤慨和惊惧。

    “他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短短时间,就将修为提升到结丹期的?”

    “不好!大事不好!如果任由这小子这样进步下去,时间久了之后,他的实力岂不是还会提升到更高的境界!”

    “这样下去,对我们玄天门,绝对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如果不能尽快将他解决,那么,未来玄天门必将面临巨大的劫数!”

    “该死!真是太该死了!”

    “原来我们都小瞧了他!整个玄天门都低估了他的天赋和实力!”

    “不行!我一定要将这个消息传出去!”

    袁仓颉不顾身体的痛苦。

    慌忙拿出一块遁身玉牌,将其捏碎!

    下一刻,他整个人便随着霞光一起消失在办公室内。

    “前辈!”

    “糟了!”

    李名流等人顿时面色惨白。

    没想到袁仓颉竟然会扔下他们,一个人用遁身玉牌逃走!

    而安心这次看到袁仓颉逃走,并没有再像之前那样紧张。

    因为,有了之前的经验,她知道袁仓颉肯定逃不掉。

    萧哥哥迟早会找到他!

    就像之前一样!

    就在这时,几名外围弟子,忽然看到那只寒玉冰蚕,竟然已经消失不见。

    于是连忙偷偷准备趁机开溜。

    其中李名流,更是慌忙取出遁身玉牌,准备学着袁仓颉的样子,赶紧闪人。

    很快,玉牌捏碎,霞光乍现。

    被霞光逐渐吞噬的李名流,顿时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好了!

    这下好了!

    遁身玉牌启动之后,自己就能逃走了。

    不用担心会被他抓住。

    就像之前袁前辈离开时一样。

    想到这里,他不禁透过霞光,还用一种深深的怨恨眼神,怒视着萧逸飞。

    嘴里还叫道:“我会回来给我大哥报仇的!”

    可是蓦然间,他的眼睛顿时瞪圆了。

    叫声也骤然停止。

    在他难以置信的注视下,四周竟然出现了一道空间裂缝。

    这空间裂缝,就像是圆形的球,将他整个人,连同霞光一起,全部围困了起来。

    并且与外界阻隔开来。

    结果,遁身玉牌虽然启动,可是,却无处可逃!

    完全被困在了这空间裂缝之内!

    很快,遁身玉牌能量耗尽,霞光散尽。

    而李名流之前已经快要消失的身影,又出现呈现。

    此时的他,惊慌无比,满脸愕然与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

    “这不可能啊!”

    “为什么之前袁前辈逃走时,什么事情都没有,可是现在轮到我,却被他困住了!”

    “我不甘心啊!”

    李名流整个人完全崩溃了!

    而很快,不管是他,还是那几个外围弟子,以及变成雕塑的李高望,纷纷被灵丝缠绕,然后,随着萧逸飞一起进入到陡然呈现的空间之门内!

    距离名流夜总会,五千米之外的近郊,一道霞光闪现。

    袁仓颉狼狈的身影,从霞光里冲了出来,然后迅速逃匿。

    他的脸上,眼睛里,满是怨念。

    嘴里怨恨的重复着:“该死的萧逸飞,我绝不会放过你,绝不会!”

    身体的剧痛,提醒了他,现在身体已经遭受了重创。

    连忙取出一枚疗伤丹药,准备服下,就算如此,他也没有放慢逃走的步伐,因为,只有尽快离开川都,回到师门,才能重新找回安全感。

    而且,能够将关于萧逸飞的消息,尽快的上报掌门!

    可是丹药还没放进嘴里,整个人就定住了。

    宛如被人点穴。

    只见在前面不远处,已经有人横在那里,冷冷的看着他,好像早就等候在此地,静候他的出现。

    “可是……这怎么可能?”

    “他是怎么知道我被遁身玉牌传送到这里来的?”

    这一刻,袁仓颉想起了他的徒弟李高望。

    也想起了萧逸飞莫名其妙出现在夜总会的情况。

    一双眼睛顿时瞪得更大。

    心里更是咯噔一沉。

    难道说,他能够预先感应到遁身玉牌的传送地点?

    这太夸张了吧!

    这可是堂堂玄天门掌门,都无法做到的事情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