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什么声音?”

    李名流大声问道。

    第一反应就是,是不是那个萧逸飞找到这里来了。

    虽然觉得不太可能,可是,心里难免有些恐惧!

    就怕怀疑成真!

    李高望也是惊了一跳。

    但是马上就松了一口气。

    说道:“不必紧张,是我身上的传讯符响了!”

    说着从身上取出一块玉符。

    玉符内果然传出一阵怪声。

    “这传讯符是我出来时,师傅特意交给我的,一旦它出现动静,我就要将它捏碎!”

    “那捏碎了会有什么反应?”李名流好奇的问道。

    看着这传讯符,眼里满是羡慕。

    这样的宝物,可不是他们外门弟子能够拥有的。

    李高望此时居然笑了起来,说道:“这传讯符要是捏碎了之后,我师傅就能第一时间感应到它所在的位置,并且迅速赶过来。”

    “其实,我师傅最近收到了上面的指派,让他负责对付那个萧逸飞。只是师傅最近要事缠身,暂时没办法出山,所以先将我派了出来。”

    “我这次出来的任务,就是查明那个萧逸飞的下落,然后好让师傅出山后,能够直接找到他,将他速战速决!”

    “没想到,还没等我前去江城毒门老巢进行调查呢,这萧逸飞就自己送上门来,跑到了川都市。”

    “现在传讯符一响,肯定表示我师傅已经出山了。”

    “这下好了,要是师傅赶了过来,然后出面对付萧逸飞,那么,就算他长出三头六臂,也别想逃走!”

    “这样一来,我们也不用离开这里,返回师门了。只需要在这里等我师傅赶来,就可以直接去找那个萧逸飞的麻烦了!”

    “希望他到时候别躲着不敢见人!”

    李高望哈哈笑着,轻松的吁了一口气。

    而且,一边说着,一边早就捏碎了传讯符。

    可是,传讯符捏碎之后,什么反应都没有。

    李高望还好。

    显得很冷静。

    但是,李名流在等了很久,看到传讯符还是没有什么变化的情况下,有些不安道:“大哥,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什么反应都没有?是不是失败了?”

    “废话!这传讯符只是用于传递信号之用,又不是惊雷符电光符,还能有什么反应?”

    这声音并非是李高望的声音。

    而是突兀的出现在房间里,完全陌生的声音。

    李名流大吃一惊。

    惊问道:“谁?是谁?是谁在说话?”

    李高望此时却连忙呵斥道:“闭嘴!名流!”

    然后在李名流和其他几个外围弟子惊讶的目光注视下,朝着之前声音传来之处,恭恭敬敬的行礼:“徒儿拜见师傅!”

    “什么?师傅?这是大哥的师傅?”

    李名流大吃一惊。

    连对方的样子都没有看清楚,就连忙无比尊敬的行了一记跪拜礼。

    其他几名外围弟子,此时也都连忙跟着行跪拜礼。

    而这时他们才发现,房间里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多了一个年纪半百,头发灰白,道骨仙风,气质缥缈的老者。

    此人就是李高望的恩师!

    玄天门五代弟子袁仓颉。

    李名流无比尊敬,崇拜,并且羡慕的望着自己大哥的恩师。

    五代弟子!

    这可是玄天门五代弟子啊?

    别看五代弟子,听起来好像很普通。

    就像萧逸飞的毒门,目前顶多都只有三代弟子,四代弟子五代弟子还一个都没有。

    而且很多其他门派内,五代弟子也都是代表着年轻人。

    所以,如果是毒门和其他武修门派的五代弟子,听起来自然真的很一般。修为一般,资历也一般。

    可是,如果是玄天门的五代弟子,那就已经算是相当恐怖的存在了。

    因为玄天门的新一代弟子,已经排到第十代了。

    像李高望,刚加入毒门的时候,乃是七代弟子。

    后来得亏被袁仓颉看中,收为徒弟,才让他得以提升了一级,晋升为六代弟子。

    李高望如今乃是六代弟子当中,实力最弱小的一个。

    但是也已经拥有筑基四层的修为。

    可想而知,六代弟子当中的精英,以及五代弟子,到底有多强大!

    而袁仓颉,还是五代弟子当中,属于名气最大,实力最强那些人当中的一员。

    由此可见,袁仓颉实力有多恐怖!

    至少是李名流这些外围弟子,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

    “都起来吧!”袁仓颉开口道。

    等到李高望等人纷纷起身。

    袁仓颉问道:“高望,你都出山好几天了,为什么这里还是川都市?萧逸飞呢?你找到他的下落了吗?”

    李高望心里顿时一突。

    没错,他的确已经下山好几天了。

    但是,他以为师傅应该不会这么快出山。

    而且,好不容易出山,当然要好好的放松放松,发泄发泄一下,所以,他才一直待在川都市,迟迟没去江城。

    只是,这话当然不敢说出来。

    不然后果惨重!

    眼珠子一转,连忙道:“师傅,我已经找到那个萧逸飞的下落了,他就在川都市!”

    “哦?他在川都市?”

    袁仓颉果然上当。

    误以为徒弟一直留在川都,是因为在这里找到了萧逸飞的下落,所以自然不会怪李高望。

    而且他的关注焦点,早就第一时间集中在了萧逸飞的身上。

    “那他现在在哪?老夫这就去会会他,然后带他回山!”袁仓颉轻描淡写的问道。

    语气太轻松了。

    就好像萧逸飞是只温顺的小兔子一样,随随便便就能抓住他,带回玄天门!

    李高望连忙将刚才他和萧逸飞交手的过程,对袁仓颉讲述了一遍。

    袁仓颉并没有因此而感到慎重,反而一脸饶有兴趣的神情。

    “哦?这小子看来实力不简单啊!难怪能够灭掉那龙家和望天门!走!去你说的那家酒店,我这就去会会他!”

    袁仓颉说完起身欲走。

    而李高望李名流兄弟两,还有其他几名外围弟子,顿时纷纷跟上。

    准备跟着一起去现场看好戏。

    然而,不等他们走出办公室,忽然之间,一个声音突兀的在所有人耳边响起。

    “你们不用去酒店了,我已经来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