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就算玄天门炼制的欲火焚身,药效可能不如正常合欢丹那么强,就算安心也算是修士,但是,恐怕她也完全承受不住。

    这件事处理不好,安心真的会受到药力反噬,而香消玉殒!

    而且最为头大的是,这种合欢散,并非是毒药。

    所以萧逸飞的解毒术,也排不上用场。

    而且也不敢帮她运功逼毒,这样药效会急速爆发,威力更猛,后果更严重。

    可以说,除了对应的解药,根本无法克制!

    偏偏现在身边还没有解药。

    而且,这种药在极短的时间就完全爆发,就算萧逸飞想要立刻炼制解药,也已经来不及了。

    何况,手上根本没有炼制解药的材料!

    这一刻,萧逸飞想来想去,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任何办法,能够妥善的解决这件事!

    可能最好的办法,也是唯一的办法,就是顺其自然,帮她发泄!

    而这个时候,安心的状况,也在短时间内迅速恶化!

    身体更烫!

    变得更加疯狂!

    面对此景,萧逸飞果断作出了决定!

    翻身将安心压在了身下!

    “砰!”

    别墅的大门,无风自闭!

    客厅里,依稀传出阵阵靡靡之音,惹人遐思!

    很快,安心就做了一个美梦。

    在梦里,她第一次真正的体会到了,男女之间的那种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欢愉。

    那是无论什么感觉都无法比拟的美妙。

    如同摧古拉朽一般,带着魔力,渗透到骨髓之中,让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感受到来自身上的那个男人,所带给自己的美好。

    她无数次渴望时间能够静止,让这一刻化为永恒。

    然而,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

    在她感到极度尽兴,又意犹未尽的复杂心态中,一切归于平静!

    药效来得快,退的也快。

    很快,安心就醒了过来。

    还没睁开眼睛。

    就感觉身上香汗淋漓,浑身酸软无比,如同虚脱了一般。

    回想起刚才的美梦,知道这是刚才极度欢愉后,带来的后遗症。

    不顾身体的不适,很是急切的睁开了眼睛。

    果然,梦中的景象,都是真实的。

    首先看到的,就是心爱男人那张近在咫尺,俊朗帅气的面庞。

    他的眼神,蕴含着关切和柔情,显然非常关心自己现在的状况。

    而且目光中,还带着几分歉疚和尴尬,应该是因为他刚刚吃了自己,所以才觉得不好意思。

    他实力实在是太强了。

    在梦里,他那么辛苦,可是脸上看不到一点汗水。

    不像自己,累得满头大汗,连衣服都快被香汗浸湿。

    这时,下面传来一种不适的感觉。

    安心明白这是为什么。

    不但不觉得难过,反而欢喜无比,不顾身体还很虚弱,就伸手抱住萧逸飞的脖子,将脸贴在他宽阔温暖的胸口,幸福的落泪。

    “萧哥哥,我太幸福了,我终于等到了今日,也终于得到你了……”

    “咳咳咳!”

    萧逸飞一边干咳,一边轻轻挣脱道:“安心,你误会了,听我向你解释……”

    “萧哥哥,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是不是想要,为刚才误会我的事情,向我道歉?”

    “我知道你刚才怀疑我背叛了毒门,把毒虫交给了这些人。被你这样误会,我刚才的确感到很委屈,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

    安心说着抬起头,面色红晕的望着萧逸飞,说道:“萧哥哥,你不是不相信我吗?那我把自己送给你,这样,你以后就不用再怀疑我背叛你了!”

    萧逸飞顿时愣住了。

    他本来要解释的不是这个。

    可是,此时安心这句话,让他把这件事忘在脑后,皱眉问道。

    “安心,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别告诉我,你刚才是故意中药的?”

    如果是之前,安心担心萧逸飞会讨厌自己,肯定不会坦言真相。

    可是如今,已经美梦成真的她,很坦率的承认道:“没错,既然我来到岛上的目的,是为了调查那个唐四少,那么,在我明知道他喜欢给女人下毒的情况下,怎么可能会随便喝他给我的酒呢。”

    “所以,之前我早就猜到,那杯酒被加了料,但是,在看到萧哥哥的那一刻,我还是喝下了它。当然,我这样做,也是因为自信能够化解酒里的药。而且,就算我不能自己解毒,有萧哥哥在,我也不用担心什么!当然,我更期待的是,我和你,都没有办法解毒。”

    “没想到,这种药居然真的这么厉害,不过,这也算是因祸得福。萧哥哥,你刚才已经要了我,以后可不能不要我!你放心,我什么名份都不要,也不会缠着你,只要能够跟着你,就和云姐姐一样。我就心满意足了。”

    萧逸飞愣愣的望着安心,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评述她的所作所为。

    不得不说,安心这样做,既冒险,又把他给设计了。

    要不是她明知故犯,喝下那杯红酒,事情不会闹成这样。

    自己也不会感到这么尴尬!

    但是,偏偏她这样做的初衷,却让萧逸飞无法怪责她。

    萧逸飞此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本来要向她解释的话,到了嘴边却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

    如果她知道真相的话,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会不会感到崩溃?

    而此时的安心,目光无意间落在了沙发上的那片鲜红色上面。

    脸顿时变得更加绯红。

    不过,也感到更加的幸福!

    自己终于把自己交给了萧哥哥。

    终于实现了这么多年的美好愿望!

    而且,愿望实现之后,并没有那种不过如此的失落感。

    反而对美好的未来,充满了向往和期待!

    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让萧哥哥,知道自己的好,一步都舍不得离开自己。

    可是,脸上幸福的笑容,猛然僵住了。

    重新呆呆的望着那片鲜红色!

    因为,她忽然记起来,这片鲜血,好像是她之前运功逼酒时喷出来的。

    并非是她所想的那样。

    而且,这个时候,她发现下面那种不适的感觉,已经在慢慢消退了。

    这不像是别人说的,失去第一次之后,那种撕裂般的疼痛。

    还有眼前的萧逸飞,和她自己,身上的衣服虽然有些凌乱,满是褶皱,可是,却都是完好无损的。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