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1742章 佳人饮酒醉

    原来如此!

    的确!

    萧逸飞此时也感知到,她体内的真气,的确是修炼《萧氏圣心诀》之后,所形成的圣阳之气。

    她所说的,应该是对的。

    不过,这《萧氏圣心诀》,可是萧逸飞专门教授给师姐的。

    当初,他心里打着要将师姐变成萧家人的主意,所以才在前面冠以“萧氏”之名。

    可以说,这套功法,含有特殊的含义。

    可是现在,安心居然也修炼了这套功法,这岂不是意味着……

    萧逸飞摇了摇头,赶跑了这些杂念。

    静静地看着安心。

    真相越来越清晰了!

    和自己之前怀疑的情况,越来越截然不同。

    萧逸飞又问:“那你知不知道关于虫场的事情?还有虫场里的那些毒虫,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虫场?是你之前前去参观过的虫场吗?我还没来得及去里面看看,对此完全一无所知。”安心摇头说道。

    这时的她,看着萧逸飞的眼神,满是狐疑。

    反问道:“你为什么问我这些问题?你是在关心我呢?还是,你在怀疑我?你怀疑我什么?”

    “没,没什么。我只是好奇而已,你别多想。”萧逸飞强装镇定的说道。

    本来气势汹汹,想要逼问真相的他,现在越来越心虚了。

    眼神都开始躲闪起来。

    而此时的安心,目光反而变得凌厉起来。

    有一种反客为主的气场。

    其实,如今的安心,和四年前刚刚病愈时相比,已经变了很多。

    虽然个子没变,相貌没变,但是,思想成熟了许多,而且,个性也变强了不少。

    安心用大大的眼睛盯着萧逸飞,眼神里透射出一种直探人心的力量。

    “你说谎!你是不是怀疑我做了什么坏事?所以刚才才会对我那样凶?难道我在你眼里,除了微不足道之外,还是一个坏女人吗?”

    “没有,没这回事。”萧逸飞否定道,“好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等我处理完事情之后,便送你回学校。你先稍等一会!”

    说完,萧逸飞转身就走。

    看起来是准备开始处理正事,实际上,只是不好意思继续面对安心。

    生怕她看出什么,将她伤害得更深!

    而身后,安心静静地看着他的背影,咬着嘴唇,眼神里满是委屈,不过最后,她还是慢慢跟了上来。

    当萧逸飞忙着对现场进行处理时,安心一直在旁边静静地看着。

    时不时的,她也伸手帮下小忙。

    很快,她在旁边,被萧逸飞展现出的各种神奇的本领,惊艳得双眼冒光。

    之前,她只是通过别人的口述,了解着萧逸飞的各种不凡。

    可是今天,她总算是真真切切的亲眼目睹,亲身体会到了萧逸飞的强大和神奇。

    看着萧逸飞的眼神,不禁变得越来越亮,内心越来越崇拜,爱慕。

    等到她跟着萧逸飞走进了虫场,看到里面居然存在着一些熟悉的毒虫时,安心顿时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了萧逸飞之前为什么那样对她。

    之后,她便变得更加沉默了起来。

    萧逸飞很快就处理完了所有的事情。

    最后回到别墅,将别墅里里外外搜寻了一番。

    确定没有其他问题之后,便对安心说道:“我们走吧!”

    可是就在这时,他却发现安心整个人状态有些不对劲。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脸红红的,双手紧紧抓着沙发边缘,好像正在极力忍受着什么一样。

    显得有些难受,有些痛苦。

    “安心,你怎么了?”萧逸飞皱眉问道。

    之前她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就突然变成了这样。

    “我没事……我们走吧。”安心回答道。

    然后,她试着站了起来,结果身体还没站直,整个人就忽然往前面栽倒。

    尽管客厅的地面,铺着厚厚的地毯,能够起到缓冲作用,避免摔伤。

    但是,萧逸飞见状后,还是出自本能,赶紧闪射过去,将她抱住,扶着她坐回沙发上,问道:“安心,你到底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安心摸了摸额头,道:“我感到有些头晕……可能是之前喝了一点酒,有些上头了。”

    喝醉酒了?

    萧逸飞这才记起,之前安心曾喝下了一杯红酒。

    只不过,区区一杯红酒,应该不至于喝醉才对。

    就算她当真不胜酒力,以她拥有的炼气期修为,完全可以将喝进去的酒,全都逼出体外,或者直接在体内化解。

    不应该出现喝醉的情况啊。

    难道是……酒有问题?

    想到这里是唐门的地盘。

    唐四少等人,都是擅长用毒的毒门弟子。

    外加上唐四少曾经的所作所为。

    他在酒里下药,这并不算意外。

    只是,如果酒里真的有毒,萧逸飞第一时间就能感知出来。

    而萧逸飞可以确定,之前他在酒里,没有发现任何毒素。

    甚至现在,也没有发现安心体内,含有毒素。

    酒里,安心体内,两个地方都没有毒素反应。

    这就奇怪了!

    除非这毒素,毒性高达结丹二层,这样萧逸飞才感知不到。

    但是这样的剧毒,安心一旦误服,早就当场死亡,怎么可能等到现在才发作。

    那么,还有一种可能。

    那就是,安心根本就没有中毒!

    她纯粹就是在演戏骗自己。

    就像当初在夕暮别院,她撞成师姐,跑到自己的床上一样。

    现在,莫非也是打着同样的主意?

    萧逸飞顿时收起担心,变得淡定起来。

    说道:“既然是喝醉了,那就运功把酒逼出体外。如果你不会,我来帮你。”

    “不用,我自己来!”安心却出人意料的拒绝了,并且,在萧逸飞的帮助下,盘膝坐在沙发上,开始运功逼酒。

    很快,她身上便开始变得酒气腾腾起来。

    顺便还逼出了一种醉人的体香,直往萧逸飞鼻子里钻,好像一只只柔嫩的小手,不停的挠着他的心。

    萧逸飞揉了揉鼻子,压抑住内心的悸动,剑眉微皱,望着正在专心逼酒的安心。

    奇怪!

    她好像真的在全神贯注的逼酒,并不像是故意演戏骗自己!

    难道自己又误会她啦?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