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1740章 残酷的真相

    “什么?这瞌睡虫是他召唤的?”

    唐四少和唐三才,立马傻眼了。

    这乌龙,闹的好像有点大!

    而且,也让他们感到更加迷茫了。

    此人竟然能够召唤瞌睡虫?

    他是怎么做到的?

    他的瞌睡虫,又是哪里来的?

    不等他们惊醒过来,蓦然之间,从萧逸飞身上,赫然飞出无数甲虫!

    密密麻麻,在头顶上方,迅速形成了一团虫云。

    瞌睡虫!

    全都是瞌睡虫!

    数不胜数!

    无穷无尽一般!

    如果是密集恐惧症患者,目睹此景,肯定会当场晕倒。

    就算是没有这种症状的人,此时也会吓得头晕!

    唐四少和唐三才,就是这样。

    他们抬着头,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只感到头晕目眩,心沉深渊!

    这一刻,他们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绝望!

    嗖!

    唐四少放低视线,望向了萧逸飞。

    因为恐惧,而变得脸色苍白。

    嘴里发出尖声的质问。

    “你为什么会有瞌睡虫?告诉我,你为什么能够召唤瞌睡虫?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是什么人?”

    萧逸飞冷冷的与他对视着,轻轻说道:“毒门!我是毒门的人!”

    “什么?”

    “毒门……竟然是毒门!”

    唐四少“砰”的一声,双腿一软,再次瘫坐在了地上。

    看着萧逸飞的眼神,也变得无比惊惧!

    毒门有多恐怖,唐四少也是有所了解。

    要不然也不会吓成这样。

    虽说不管是他,还是川省唐门,都没有与毒门直接打过交道。

    甚至当初武修界成立灭毒联盟,他们唐门既没有加入,也没有过去灭毒大会现场凑热闹。

    所以,至始至终,他们对毒门的了解,都是通过门下分布在各处的情报机构,收集到的各种资料中所获得的。

    然而,就算通过这样的方式,了解到的信息,显得一鳞片爪,但是,依然可以看出,能够和龙家,望天门争斗数年之久的毒门,到底有多强大。

    其中最令他们感到震撼的地方,莫过于那场震动武修界的灭毒大会。

    这场灭毒大会,举办之前,闹得武修界人人皆知,影响轰动。

    举办之时,也是声势轰动,引得无数门派参与。

    可是,偏偏结束得无声无息。

    那些参加完灭毒大会的武修者们,回到各自门派之后,都对大会的情况,闭口不言。

    一个两个是这种情况,那还没什么。

    关键是所有人都是这样。

    而且从那之后,所有门派再也没有提出要消灭毒门的口号。

    并且,大会结束到现在,已经过去很久了,毒门却还活的好好的,甚至发展迅速。

    毒门创建的逸飞医院,更是风生水起,财源滚滚。

    不仅如此,昔日无比强大,在武修界坐稳第一第二宝座的京城龙家,以及望天门,竟然从那之后,再无任何消息传出。

    连门下弟子,也甚少露面。感觉好像已经从这个世界上凭空消失了一样。

    所有这一切古怪的情况,都让人不能不怀疑,是不是毒门已经灭掉了龙家和望天门,狠狠震慑了其他门派,所以才造成了现在这样的结果。

    而毒门能够做到这一步,又到底拥有怎样强大的实力?

    反正比唐门肯定是强大得多!

    特别是毒门的毒术,比唐门的毒术,要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所以,眼看易云竟然自称是毒门弟子,唐四少这才恍然大悟,为什么对方会拥有瞌睡虫。

    而且为什么实力如此强大!

    而他也彻底失去了翻盘的自信!

    唐四少坐在地上,两腿蹬地,仓惶后退。

    然后,爬起身来,转身就逃!

    可是,刚刚转身,就感到手背一阵刺痛,抬手一看,看到手背上,静静的趴着一只瞌睡虫。

    这只瞌睡虫的背上,暗色的斑点,组成了一张笑脸,似乎在对他展开无情的嘲笑!

    咯噔一下!

    心,猛然下沉!

    不等恐惧迎面袭来,就感到困意惊人,眼前一黑,直接摔倒在地,呼呼大睡!

    和他一起倒下的,还有唐三才!

    紧接着,砰砰砰!

    不管是周思泽,刘万能等人,还是张弘毅等警察们,以及那些美女们,全都纷纷瘫倒在地,呼呼睡着了。

    整个别墅内,整座农场,以及整座小岛,此时此刻,只剩下了孤零零的两个人,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萧逸飞,还有……安心!

    萧逸飞将目光,落在了安心的身上。

    相对于此时神色激动的安心,他的脸上却是沉冷如冰,眼神如同实质一般,直指人心!

    这种凌厉的眼神,自然让安心感到吃不消,激动的神情,僵在了脸上,望着萧逸飞的眼神,显得有些困惑。

    此时,周围终于已经没有了其他人。

    萧逸飞也终于将憋在心里许久的问题,朝着安心问了出来。

    道:“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川都市?”

    “我在川省大学上学啊!现在已经上大四了,你……你难道连这都不知道?原来,我在你心里,真的毫无地位吗?我还以为,这些年,你一直在躲着我,原来,你并非是故意躲着我,只是,你根本无视了我。也对,你身边那么多女人,每一个都比我好,又怎么可能还会记得我呢。”

    安心脸上的激动之色,早已荡然无存。

    满脸都是自嘲和苦楚。

    从她的话,能够看出,她早已认出了萧逸飞的身份。

    没错!

    虽然当初萧逸飞拒绝了她,而且一直对她避而不见,可是,她并没有因此而放下对萧逸飞的情愫,这种情感,也没有因为时间和空间的距离,消磨耗尽,反而像老酒一样在心里窖藏出味道,变得更加浓厚。

    这些年,她一直都在关注着萧逸飞的动向。

    就算是来到了川省上大学,也一直通过弟弟安顺,了解萧逸飞的动向。

    而安顺很早就知道自己姐姐对自己师父的情愫。

    虽然一直都有劝姐姐放弃,可是,面对固执的安心,他也只能无可奈何出手帮她。

    谁让安心是他唯一的姐姐呢。

    而且,想到姐姐曾经吃了那么多的苦,一直对姐姐心存内疚的他,也希望姐姐能够得到幸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