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震撼!

    实在是太震撼了!

    直到现在,马小雪还感觉自己好像是在做梦。

    之前她在给华筝筝做检测时,虽然只是做了一些表面检查,因为死者家属的反对,没有进行进一步的尸检,可是,就算如此,从各方面都能确定,华筝筝已经死亡多时了。

    不但呼吸和心跳完全停止,她的各种身体机能,也都已经停止运转。

    总之,她就算医术再差,也不至于出现这么大的纰漏,将一个活生生的人,诊断为死亡。

    何况,她的医术可是一点都不差。

    当初以她在学校的成绩,完全可以进入华夏那些一流的大医院工作,如果不是受到父亲的影响,她不会跑来当一名法医。

    正因为对自己的医术非常自信!

    正因为自信自己的判断不会有错!

    当目睹了华筝筝此时起死回生的整个过程时,她才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

    一个已死之人,在四天之后,竟然被人诊断为未死,并且经过此人的医治,神奇般复活,这种震撼,简直是颠覆性的!

    完全颠覆了她对医学的认识。

    也颠覆了整个人生观和世界观!

    这让她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以前自己亲手检测过的那些尸体,会不会也有人还活着,并没有真正死亡?

    就像是华筝筝一样。

    那么,自己在解剖他们的时候,会不会算是间接,不,直接误杀了他们?

    而未来,自己在给其他死者进行检测时,是不是应该需要进行更严谨的检测,以免出现类似华筝筝的现象?

    说来也是庆幸!

    还好华家人一直坚持不做尸检,要不然,自己恐怕真的会成为杀害她的凶手。

    一想到这里,马小雪鲜红的脸色,也不禁变得苍白起来。

    此时她的内心,完全被羞愧所填满,还没有意识到,这些想法,会对她今后的工作造成什么影响。

    没错!

    羞愧!

    她真是感到太羞愧了!

    对自己的医术和能力,感到羞愧!

    更是对之前自己针对萧逸飞的各种行为,而感到羞愧!

    起死回生的奇迹,就是眼前这个男人一手创造!

    他表现出的神奇能力,虽然玄之又玄,让人一头雾水,完全看不懂,想不透,但是,效果确实摆在眼前。

    想到之前自己对萧逸飞的种种质疑和嘲讽,心里真的是感到羞愧难当。

    眼前华筝筝的复活,简直是对她之前言行举止的赤果果的嘲讽。

    她刚才说过的每一句话,现在都成为了打脸的手,将她的脸抽的无比红肿!也让她无脸见人!

    “不过,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他是怎么看出这个女孩还活着的?又是怎么将她救活的?”

    “难道真的只是靠之前那枚药丸治好她的?可是,那是什么药丸?他又是从哪里得到这种药丸的?”

    “还有,他到底是什么人?是哪家医院的医生?”

    同样的年龄,对方的医术,竟然如此神奇!

    这一刻,马小雪在感到无比羞愧的同时,也对眼前这个神奇的年轻人,产生了强烈的好奇。

    此时的张警官,已经激动的快步跑到了萧逸飞身旁。

    “易医生,不,易神医,你真是太厉害了!天啦!之前你自称医生的时候,我还不相信呢,可是没想到,你居然不只是医生,还是一位神医!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样神奇的医生呢!”

    杨校长此时也快步走了过来,双眼发亮的望着萧逸飞。

    目光里既有惊叹,又有感激。

    “小易,不,易神医,你这次又帮了我们一个大忙!身为华筝筝同学学校的校长,我代表我们学校,向你表示感谢!”

    “张警官,杨校长,你们客气了……”

    萧逸飞刚说到这里,就在这时,只听“砰”的一声。

    有人当场跪在了萧逸飞的面前。

    是华天豪!

    这个年轻人,此时脸上再也看不到愤怒之色,而是写满了感激。

    还有羞愧。

    说道:“易神医!谢谢你救了我们家筝筝!刚才都是我的错,不该怀疑您的话,而且还差点对您动粗!谢谢您不计前嫌,救了我们家筝筝,而且之前还救了我大哥,没有让他酿成大祸。想想我真是畜生,不但不感谢您的出手相助,而且还怪您害我大哥被抓住,我真该死!我真该死!”

    不等萧逸飞反应过来,华天豪就跪在地上,啪啪啪的连续扇自己的耳光。

    此时的华母,竟然也跟着一起跪下,嘴里不断说着谢谢,准备朝萧逸飞磕头。

    但是萧逸飞立刻用空出来的那只手,出手将她扶住了,没让她跪下去。

    “二位,之前的事情都是误会,过去也就过去了,现在,我还要给筝筝同学治病呢,希望你们不要这样激动,最好保持安静,免得影响筝筝同学的治疗!”

    这么一说,不管是华天豪,还是华母,顿时都不敢再闹腾了。

    他们的女儿和侄女,好不容易才失而复得,可不能因为自己而再次出现意外。

    他们脆弱的神经,已经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了。

    等到现场安静下来之后,萧逸飞也对情绪激动的华筝筝,进行了安抚,直到她重新恢复平静之后,便拿开了自己的手。

    “好了,筝筝同学,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华筝筝很快就睁开了眼睛。

    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离她近在咫尺的,一个年轻男人的那张英俊的面庞。

    男人背对着太阳,他的身影,还有他英俊的面容,被明亮的光芒所包围,就像是天神一般!

    耳边仿佛还依稀听见,这个男人柔和而温暖的声音。

    这一刻,她就像是刚睁眼的雏鸟,对第一眼见到的东西,产生了难以磨灭的记忆!

    但是,眼前这张年轻男人的脸,马上就被一张满是泪痕,无比熟悉的面孔遮挡了起来。

    华母紧张的询问女儿:“筝筝,你的眼睛没事吧?”

    “我没事,妈,我的眼睛没事,我现在感觉很好……”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筝筝,你终于又回到妈身边了,妈以后再也不离开你了,呜呜呜……”

    母女两抱在一起,哭成一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