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逸飞有些惊讶地望着马小雪。

    未曾想,这样一个长相甜美,看着年龄也不算太大的警花,竟然从事的是法医的工作。

    要不是她身上穿着一身警服,甚至会被人误以为,她是不是哪个初中或者高中的学生。

    怎么看,都难以将她甜美的形象,与想象中的法医对上号。

    而且更难想象,她竟然还是法医科的科长,怎么说,也是一位小领导呢。

    萧逸飞差点以为张警官是在跟自己开玩笑。

    可是他知道,张警官肯定不会这么无聊,再看看其他警员们的反应,萧逸飞便知道,眼前这位警花,恐怕真是一位法医。

    不过,就算明白了,萧逸飞也没有开口回应对方。

    对方现在正在气头上,说什么都无济于事,而且,女人这种生物,通常都是蛮不讲理的,想要从口头上说服她们,是不可能实现的。

    除非摆出事实,才能让对方心服口服。

    所以,萧逸飞索性没有给出任何回应,自顾自的将注意力放回到少女的身上,取出了一枚丹药,准备喂给她服下。

    这是一枚三品星云大还丹!

    只比梦露服用的四品星云大还丹,等级低了一品。

    效果也是非常的神奇。

    而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种灵药,几乎可以媲美起死回生的效果。

    只要人还活着,就算受到严重的伤势,服下此种灵药后,也能得以康复。

    四品的星云大还丹,对材料要求极高,因此,萧逸飞只是炼制了少量。

    但是三品的星云大还丹,却炼制了不少。手上有不少存货。

    拿出一枚来给少女服用,倒是不必心痛。

    当然,这样的灵药,既然药效如此惊人,自然也堪比无价之宝。

    拿到拍卖行,肯定能够引起争抢,拍出一个惊人的天价。

    其实,即便是在修真界,这样的灵丹,也是低级修士们争抢的宝物。

    这样昂贵的丹药,拿来给一个毫不相干的少女服用,似乎有些不太值得。

    但是,想到这样做,能够拯救一个无辜少女的生命,而且,还能帮助一个破灭的家庭,重新团圆,这就觉得很值了。

    就像萧逸飞自己,就算他现在实力如此强大,就算他拥有强大的权势,数不胜数的宝物,还占据了一个庞大的国家,可是,迄今都还没能搞清楚自己的身世之谜。

    而且,说不定他的亲人,早就已经作古了,因此,就算他变得再强大,或许也无法找回亲人,一家团聚。

    这可能成为他一辈子的遗憾。

    也让他不愿看到自己的悲剧,在其他人身上上演,能帮一人是一人。

    最重要的一点,这样做,能够帮杨父解决麻烦,兑现自己对杨雪雁的承诺。

    何况,萧逸飞还想从少女口中,获知她“自尽”的真相,以搞清楚那种毒素的来源。

    种种这些原因,都让萧逸飞将这枚价值连城的丹药,送到了少女唇边,准备让她服下。

    自然而然,还是将马小雪忘在了脑后。

    他的这种反应,落在马小雪的眼里,明显是对她的一种不屑,一种漠视。

    甚至是无视!

    在家里是父母的宝贝疙瘩,在单位,又被一群男同事捧在手心,当作女神一样跪舔,马小雪什么时候遭到过这样的待遇。

    这下,本来就很生气的她,顿时感到更加的愤怒。

    只觉得眼前这个家伙,真是越看越可恶。

    而此时,看到萧逸飞准备给华筝筝喂食丹药,顿时急忙上来阻止:“住手!你在干什么?你知道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吗?”

    可惜,她的阻止已经晚了。

    萧逸飞已经弄开了华筝筝的嘴唇,将丹药放入她的口中。

    很快,透明如水晶的丹药,从少女灰白的嘴唇间滑过,滚落进她小巧的口里,在马小雪看不见的地方,迅速溶解,化为清泉,流向她的身体每一个部位。

    因为长期待在低温环境下,受到损伤的身体,开始悄无声息的修复。

    而此时的马小雪,眼看未能阻止萧逸飞给华筝筝喂药,顿时气恼不已:“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你给她服下莫名其妙的丹药,让我以后怎么对她进行尸检?到时候得出来的结论,与真相南辕北辙,那让我们怎么办案?”

    “你别告诉我,你准备用这样的方式,把她救活?你以为你给她吃的是,能够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吗?你知不知道这样做,是毁灭证据?妨碍司法公正?甚至说不定,你和杀人凶手是一伙的,想要趁机毁尸灭迹,让我们查不出真相!”

    这时,刚才那个告密的小李,此时又跑了出来,冲着萧逸飞质问道:“是啊!是谁让你这样做的?你这是犯罪啊,知不知道?张队长,这个案子本来就不好查,现在物证被毁,岂不是让办案难上加难?我觉得他极有可能是故意想要毁灭证据,所以,应该把他带下去,好好进行审讯!”

    此时的张警官,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萧逸飞不打招呼就做出这样的事情,的确有些过分。

    可是要说他是故意毁灭证据,张警官又觉得不太可能。

    真是感到头大。

    最后,他还是决定相信这个易云一次,说道:“先看看再说。”

    “好,我倒要看看他最后怎么收场!”马小雪冷声说道。

    萧逸飞依然没有浪费精力,来进行自我辩解。 -绝品毒医

    而是一语不发,静静的等待药效的发挥,同时,目光落在少女脖子上的那些伤口上面。

    这些伤口,看起来像是一个个的红点点,密密麻麻的分布在少女的脖子上,还有锁骨上,甚至更下面,更隐秘的部位,肯定也有这样的伤口。

    只不过被衣物遮挡,难以看清。

    而且在一些地方,还能看到淤青的痕迹。

    就是因为这些伤口和淤青,她的家人,才会觉得她在学校受人欺负,想不开而自尽。

    而马小雪这位法医给出的结论是,这些伤口不是人为的,而是被虫子叮咬形成。

    现在亲眼看到少女身上的这些伤口,萧逸飞肯定了马小雪的推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