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寻找一番之后,结果,一无所获。

    只能将少女直接放在了冰棺棺盖上面,让她保持平躺的姿势。

    然后准备出手。

    这一刻,所有的目光,全都在他和少女身上聚焦。

    都想知道,他接下来准备干什么。

    也想知道,少女到底是不是真的像萧逸飞说的那样,现在还活着。

    就连华筝筝的母亲,此时也忘了悲伤,一边默默流泪,一边紧张的注视着女儿,一边期待着萧逸飞向大家证明,自己女儿还活着的事实。

    其实,大家心里还是觉得,萧逸飞说的不靠谱。

    且不说华筝筝此时的样子,并不像还活着。

    就说,华筝筝之前就算真的还活着,那么,经过长达数天的冷藏,只怕早就已经冻死了。

    不可能一直活到现在。

    萧逸飞此时却已经顾不上什么了。

    赶紧准备出手救活少女。

    正如大家所认为的那样,长达四天之久的冷藏,对少女的身体,产生了巨大的伤害,她能够活到现在,简直就是生命的奇迹。

    当然,她在低温下,还能存活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受到了那种毒素的影响。

    正因为这种毒素的特殊性,此时,萧逸飞想要救醒少女,首先要做的,反而不是替她解毒,而是……

    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赫然传来,接着,有个甜美的女声,大声说道:“让一让!让一让!让我进去!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说死者还活着?”

    声音虽然甜美,但是,语气却相当不善。

    甚至好像很生气一样。

    萧逸飞不禁好奇的往那边扫了一眼。

    却正好看到一群警察左右让开,然后,一个穿着警服,身材娇小的丽人,穿过人群,走了进来。

    而看到这样一位警服丽人的出现,这一刻,萧逸飞脑海中,竟赫然浮现起叶眉的身影。

    此女和叶眉一样,都属于警花级美女。

    当然,两人的外貌,身材,还有气质,恐怕连性格,都截然不同。

    对了!

    说起来,已经好久没有见到叶眉了。

    不知道她现在可好?

    虽然知道她现在在中海工作,而且,萧逸飞当初在中海也呆了不少时间,这次回国,也途径中海,可是却从来没有去找过她。

    既是因为没有时间,也是因为,萧逸飞不想贸然去骚扰她的生活。

    也许,她现在早已忘了自己吧。

    这样也好,她也能放下过去的负担,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或许她现在已经这样做了。

    正当萧逸飞不自觉的开始走神时,此时出现在眼前的那位警花丽人,却正瞪着她那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闪闪发亮,却带着愤怒的光芒,四处张望,不知道正在搜寻着什么。

    嘴里还用甜美的声音,大声质问:“到底是谁?是谁说死者还活着?”

    显得极为生气的样子。

    张警官连忙道:“小雪,你怎么来了?”

    警花丽人愤然道:“我要是不来,脸都快被人打肿了。张队长,有人告诉我,说是这里有人声称那个叫华筝筝的小姑娘,人还是活着的。请你告诉我,这人到底是谁?他是不是真的有说过这样的话?”

    “这……”张警官神色尴尬,开口难言。

    面对警花丽人的质问,他既不能否定,但是也不想告知真相,让萧逸飞与同事之间发生冲突。

    可是,就在这时,旁边有个年轻警察跑出来,指着萧逸飞对警花丽人说道:“小雪,就是他,就是他说死者还活着!”

    张警官哪里想到,此时自己的手下竟然跑出来当了叛徒。

    顿时狠狠瞪了那个年轻警察一眼。

    喝止道:“小李,闭嘴!”

    小李顿时缩了缩脖子,不敢再告密了。

    而张警官此时也非常郁闷。

    知道就算自己再生气,也已经晚了。

    只能尽量弥补。

    连忙赔笑道:“小雪,你别生气……”

    “我不生气!”警花丽人高声打断了张警官的话,而嘴上说不生气,可是,眼睛里却快要喷出火来,就这么满脸愤然的瞪着萧逸飞,质问道:“真的是你说死者还活着?你凭什么这样说?难倒你觉得我是白痴吗?连人是死是活都分不清楚?”

    “小雪!注意言辞!”张警官皱眉警告道。

    警花丽人顿时冷静下来,意识到此时当着死者家属的面,说出这样的话,的确不妥。

    “对不起,张队长,是我太激动了。”语气放缓了下来,但是,等她再次望向萧逸飞时,语调不禁又开始上扬,不忿道:“可是,张队长,我想知道,他凭什么怀疑我的能力?说出死者还活着的话来?还有你,你既然说死者还活着,那就证明给我看啊!你这么厉害,那就把她救醒啊!”

    看着警花丽人一脸挑衅的冲自己发飙,萧逸飞顿时一脸茫然。

    差点破口而出:“你是谁啊?我们认识吗?我什么时候怀疑过你的能力?还有,我凭什么要证明给你看呢?”

    真是莫名其妙!

    最终,他还是看在对方是位女同志的份上,没有将这番话说出口。

    而这时,张警官恐怕也看出了萧逸飞的困惑,连忙上来试图说和道。

    “小雪,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易云易先生,说起来,他算是你的半个同行,也是一位医生。刚才,多亏他出手相助,帮了我们一个大忙,所以大家都是自己人。你就别生他的气了。”

    “易先生,这位是我们分局法医科的同事,马小雪。呵呵,别看小雪年纪轻轻,可是,她却是我们法医科的科长,也是最厉害的法医师,帮助我们破了不少案子。而这次案子的死者,就是小雪负责检查的。”

    萧逸飞顿时恍然大悟。

    原来这就是马小雪生气的原因。

    没错!

    她身为法医,而且还是负责为华筝筝进行尸检的法医,结果有人却说,华筝筝居然还活着。

    这简直就是在打她的脸嘛!

    要是被人知道,她连活人死人都分辨不清,还有资格当法医师吗?

    也难怪马小雪知道这件事之后,会这么生气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