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文不名的穷小子?

    是在开玩笑吗?

    王黎愕然望着吴经理,道:“你别告诉我,你不认识他。”

    吴经理不屑道:“我当然不认识他!他是谁?很有名吗?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样一号人物。”

    “他叫易云啊,你难倒真不知道他是谁吗?”王黎感到更加愕然。

    虽说易云这个名字,在巴国家喻户晓,而在华夏,应该没有在巴国那名高的知名度。

    但是,一般对时事比较关心的人,都应该知道他是谁。

    特别是像快视传媒这样的传媒集团,身为其中的一员,怎么可能对现在这位世界级的焦点人物,甚至一度抢光了奥运会风头的风云人物,一无所知呢。

    这未免也太无知了吧?

    虽然王黎早就知道,眼前这位吴经理,根本就是个不学无术,典型的花花公子,大草包,可是没想到,此人竟然无知到这样的地步。

    亏他还是自己的上司,而且还顶着一个经理的头衔呢。

    也不知道他平时在公司,到底都在干些什么。

    还是根本就和以前一样,每天只是去公司打个卡,然后把时间都花在了吃喝玩乐,招蜂引蝶上面。

    本来王黎对快视传媒的感觉还算不错,可是现在,她为自己身为快视传媒的一员,而感到羞愧。

    特别是眼前的吴经理,她简直羞与为伍!

    从来没有考虑过跳槽的她,此时却突然觉得,作为一家大型传媒集团,拥有这样一位未来继承人,未来会发展成什么样子,可想而知。

    其实,让王黎此时感到最尴尬的是,之前她还请求对萧逸飞进行一次专访呢,而现在她的上司,居然对萧逸飞这位采访对象,一无所知。

    真是越想越尴尬。

    虽然对吴经理感到相当鄙夷,但是,看在同事一场,王黎还是好心提醒吴经理。

    干咳道:“咳咳,吴经理,你没听说过易云这个名字,那总应该知道易专家是谁吧?”

    “易专家?易专家是谁?”吴经理一头雾水。

    王黎顿时彻底无语。

    索性挽着萧逸飞的胳膊,道:“亲爱的,我们还是走吧。”

    她已经懒得和吴经理废话了。

    而此时的吴经理,看来也有些意识到了自己的无知,不但不觉得羞愧,反而还感到恼羞成怒。

    气急败坏道:“什么易专家易教授,我管他是谁,除非他有个有权有势有财的老爹,否则,连给我提鞋都不配!”

    “呵呵!”王黎冷笑道,“他好像没有这样的父亲,而且,他只是一个医生而已。”

    “嘘……”

    吴经理暗地里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旋即更加不屑的笑了。

    之前,看到王黎的反应,他还担心眼前这个易云,真的有什么大背景呢。

    现在顿时彻底放心了。

    嗤笑道:“搞了半天,原来他竟然只是一个穷医生。小黎,以你的条件,什么男朋友找不到,居然选个这样的货色,你的眼光未免也太差了吧。”

    “你要是选个有钱有势的男朋友,我都不说什么了,可偏偏选了个穷医生,这让我简直不能忍啊!一知道我会输给这样的货色,就感到念头极不通达,别让我知道他到底在哪个医院工作,不然,呵呵……”

    吴经理朝着萧逸飞冷笑不已。

    话语里充满了赤果果的威胁。

    只是这样的威胁,落在王黎眼里,只觉得无比可笑。

    至于萧逸飞……

    算了吧!

    他压根不会将这点威胁放在眼里。

    王黎心里更是冷笑。

    说道:“吴经理,你真想知道我男朋友是在哪家医院工作吗?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

    “欸?”吴经理讶然望着王黎。

    没想到王黎竟然会这样说。

    他差点都以为,王黎和他是一伙的。

    或者王黎和萧逸飞,不是恋人,而是仇人。

    不然,王黎怎么会主动告诉自己这件事呢。

    “好,说说看,他到底在哪家医院工作?”吴经理问道。

    他还是很有自信的。

    不管这易云到底在哪家医院工作,他都自信能够给医院施压,将易云开除。

    等到易云成为了无业游民,等王黎认识到生活的残酷之后,就会知道,到底该选择跟谁,才是最明智的决定。

    王黎道:“他工作的医院,好像位于江城,叫什么逸飞医院来着。而且,他还有一位授业恩师,名叫萧逸飞,人称萧神医。对了,还有,之前他还是我的采访对象,而且,还是这次巴国变种埃博拉病毒的克星,就是他,消灭了这种病毒,让奥运会比赛能够继续进行,在巴国,他还被人称之为救世主……”

    逸飞医院!

    萧神医!

    变种埃博拉病毒!

    救世主!

    王黎每说一句话,吴经理的脸色,就变得更白一些。

    到了最后,已经苍白如纸,满脸都是难以置信。

    是真的难以置信!

    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就算他再无知,也听说过所有这些关键词!

    何况,就算不知道后面的事情,身为华夏人,那也必然听说过逸飞医院和萧逸飞!

    吴经理的父亲,乃是快视传媒集团的老总。

    他老子的确有钱。

    名下的快视传媒集团股票,价值巨亿。

    可是,这点资产,和逸飞医院这样一个印钞工厂相比,完全不值一提。

    甚至连九牛一毛都不如。

    逸飞医院每天的营业额,几乎都快相当于整个快视传媒集团的总资产。

    想想都觉得恐怖!

    也觉得无可奈何!

    至于萧逸飞,那就更不用多说了。

    整个逸飞医院,据说都是他投资兴建的,而所有的医生,据说也都是萧逸飞的弟子。

    所以,虽然名义上,医院的院长是萧逸飞的师姐云烟,可是,实际上,这家医院完全属于萧逸飞,从内到位,到处都打上了萧逸飞的标签。

    而眼前的易云,竟然是逸飞医院的医生?

    而且还是萧逸飞的弟子?

    这是什么概念?

    这是自己打自己脸的概念!

    想到自己刚刚还说,易云是个穷医生,无权无势,毫无前途的穷小子,吴经理就感到老脸通红!

    不!

    是火辣辣的痛!

    羞愧难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