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周二江说道:“既然现在投票结果已经出来了,那么我转让股票的事情,就这么定了。不过在转让股份之前,我会先收购一些股份。”

    听到这里,大家自然感到更加的意外,也越来越糊涂,搞不懂周二江到底在搞什么鬼。

    周二江明明都要转让股份了,怎么又要收购股份呢?

    很快,那些投反对票的股东们,便惊讶的发现,之前那些投赞成票的那些股东们,居然都将手上的股份溢价出售给了周二江。

    这时他们才恍然大悟。

    原来周二江早就跟这些股东商量好了,要溢价收购他们的股份。

    只不过,在今天的股东大会之前,他们并没有正式签订合约。

    这样一来,这些股东便依然拥有参加股东大会,以及投票的权利,并且帮助周二江获得了投票的胜利。

    等到投票结果出来,周二江便开始与他们正式签订收购股份的合约。

    如此一来,周二江一共溢价收购了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这样他便拥有了康宁制药百分之六十以上的股份,获得了控股权。

    不过收购这些股份,也花掉了高达一亿以上的资金。

    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这周二江到底从哪里弄来了这么多的资金?”

    众人感到非常疑惑。

    连周金元也感到越来越糊涂了。

    而且心里隐隐有种强烈不安的感觉。

    可是,现在他能够做的事情并不多。

    就算他一个劲的追问周二江,周二江也沉默不语。

    无奈之下,周金元只能呆在一旁,一头雾水的看着事态的发展。

    在众人,以及公司律师的见证之下,周二江与那些股东们签订了正式的股份收购合约。

    等到合约全部签完之后,终于有人忍不住问道:“周总,你真的要将现在手上所有的股份都转让出去吗?不知道那个人到底是谁呢?”

    周二江道:“没错,我会将我手上现在所有的股份全部进行转让,至于他是谁,你们很快就知道了。”

    周金元忽然发现,二叔在说到最后这句话的时候,竟然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好像二叔这句话,是专门冲他说的。

    “也许是错觉吧。”

    周金元暗咐道。

    可是心里却感到很是不安。

    就在所有人都想知道,要收购周二江股份的人到底是谁时,原本站在周二江身后的刀不平,忽然走到会议室门口,打开会议室的门,将一个年轻人恭恭敬敬的迎进了会议室。

    原本坐在座位上的周金元,看到这个年轻人之后,忽然瞪大眼睛,“唰”的一声弹射而起,失口叫道:“萧逸飞?你怎么会来这里?”

    此时走进会议室的,居然是萧逸飞。

    这让周金元万万没有想到。

    因为无论从什么方面来说,萧逸飞与康宁制药都没有任何关系,所以萧逸飞此时此刻,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周金元感到很疑惑。

    同时心里忽然感觉更加的不安。

    因为,他虽然不认识刀不平,但是,刚才他可是看到刀不平站在二叔身后,看着像是二叔的跟班,怎么现在这刀不平,又对萧逸飞这么客气,甚至是尊敬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萧逸飞是自己二叔请过来的?

    可是二叔为什么要请他过来?

    难道二叔说的转让股份的事情,与萧逸飞有关吗?

    但是这怎么可能?

    其实最让周金元感到意外的是,昨天查猜给他打电话时,说是已经将萧逸飞干掉了。

    可是后来,反而查猜被他自己的毒蛇给咬伤了,而且还没送到医院就嗝屁了。

    而眼下,本来已经死去的萧逸飞,却忽然活生生的出现在他的面前,浑身上下,安然无恙,这怎能不让他感到震惊和意外呢?

    随着周金元的大声询问,在场的其他人,也都纷纷将目光投向了正走进会议室的萧逸飞。

    可是出现在眼前的萧逸飞,看着非常的陌生,而且萧逸飞这个名字,他们也是第一次听见。

    按理说,这样的人,应该是个无名小卒。

    但是看到周金元此时的反应,大家就知道,这萧逸飞肯定不是真正的无名之辈。

    否则,以周金元的身份,怎么看到他之后,会显得这么激动呢?

    这让他们一时间摸不透萧逸飞的身份。

    萧逸飞顶着众人的目光,朝着周二江的方向走去。

    看着周金元一脸震惊的样子,萧逸飞不禁笑了起来,淡淡的说道。

    “你都能来这里,我为什么就不能出现在这里?”

    “呵呵,废话!我二叔是这里的老总,所以这里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而你呢?你凭什么来这里?这里可不是你能呆的地方。”周金元嘲笑道。

    萧逸飞呵呵一笑,道:“真是巧啊,正好我也是这里的老总邀请过来的,所以,我能不能呆在这里,不是你说了算。”

    说着,不顾面色铁青的周金元,萧逸飞对周二江笑道:“周总,看来你侄子不欢迎我啊,既然这样,那我就先告辞了!”

    嘴上说是告辞,但是脚下却纹丝不动,如同生根一般。

    而且还用一种嘲讽的眼神看着他。

    周金元听到萧逸飞的话,心里顿时一突。

    真的是二叔请他过来的?

    不可能,这不可能!

    周金元完全不愿相信这是事实。

    哪知道就在这时,周二江却忽然冲着他说道:“金元,你怎么能对萧先生这样无礼,这位萧先生可是我请来的贵客,还不赶紧向他道歉!”

    “什么?让我向他道歉?不可能!”周金元怒声说道,同时对周二江问道,“二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把他叫到这里来?你难道不知道我跟他之间的关系吗?还有,他不过就是一个穷光蛋,算什么贵客?”

    哪知道周二江却说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关系,这位萧先生就是我手上股份的买家,当然算贵客!金元,你快点向萧先生道歉!”

    “什么?二叔,你要把股份都卖给他?”

    周二江的这番话,把周金元给惊呆了,没想到要买二叔股份的人,居然是萧逸飞这个仇人。

    上次在酒店,周二江对萧逸飞的态度,就已经非常接近于谄媚了,当时周金元也感到很意外。

    但是,那时候周二江解释说,那样做是为了迷惑萧逸飞,所以周金元也就没有太放在心上。

    可是现在呢,周二江居然处处维护萧逸飞,反而对自己这个侄子呼来喝去,甚至还让自己跟萧逸飞道歉。

    难道他这样做,还是为了迷惑萧逸飞吗?

    可是,为了迷惑萧逸飞,有必要将这家公司的股份都卖给萧逸飞吗?

    看着一脸严肃的望着自己的周二江,周金元忽然觉得眼前的二叔变得很是陌生,这让他心里感到发毛,总觉得事情显得很诡异。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