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此时此刻,不管是巴国士兵,还是杨家人,居然看到,有人从那悬浮客车上面,骤然跳了出来,并且宛如陨石般,从天而降!

    “砰”的一声!

    此人真的宛如一颗陨石,狠狠地落在了地上,发出一声巨响的同时,将地面砸的猛然一震。

    宛如发生了地震一般。

    如果是普通人,从数米高的地方,就这样落下来,砸在地面上。

    而且还是落在坚硬的公路上。

    就算不会摔成肉饼,那也会摔断腿,或者摔成重伤。

    可是眼前此人,不但没有摔倒,反而整个人稳稳地,身体笔直如枪地挺立于地面,毫发无损!

    眼眸微眯,却迸射出如电般的目光,如同探照灯一般,从所有人身上扫射而过,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一股凌厉而霸道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开来,宛如冲击波,冲射四方。

    让现场众人,感受到了一种令人窒息的恐怖威压!

    所有人顿时猛然打了一个激灵。

    其中的巴国士兵,更是立刻将此人的威胁性,与之前那三个神秘高手画上了等号。

    并且认定了此人,肯定就是那三人的同伙。

    内心感觉到了极度危险。

    其中的军官,出自本能的大声喊道:“开火!”

    所有巴国士兵,顿时纷纷抬起枪口,朝着对方扣动扳机。

    砰砰砰砰砰!

    无数子弹从枪口飞射而出,朝着远处那人飞射而去。

    然而,让所有人为之崩溃的一幕发生了。

    所有射到那人面前的子弹,竟然仿佛被一层无形屏障给阻挡了下来,既没有反弹回来,也没有掉落地面,而是就这样密密麻麻,悬停在距离那人一米开外的虚空当中,宛如将一把芝麻,洒在了空中,形成了让所有密集恐惧症都感到恐惧的一幕。

    “怎么可能?他怎么做到的?”

    “不好!他们果然是一伙的!”

    “快!继续开火!”

    砰砰砰砰砰!

    极度恐惧之下,所有的巴国士兵,都陷入到疯狂当中。

    继续拼命扣动扳机。

    仿佛子弹不要钱一样。

    疯狂的射向那人。

    然而,结果还是一样。

    所有的子弹,依然还是被阻挡下来,没有一颗子弹,能够击中那人。

    反而由子弹所形成的弹幕,宛如一片黑布,将那人的身影,完全遮盖了起来。

    而下一刻,这片子弹形成的黑布,从中撕裂开来。

    紧接着,那人高大的身影,从中穿过,继续缓缓朝这边走来。

    这震惊的一幕,给所有巴国士兵带来了更大的阴影和恐惧!

    连杨家人,此时也停止了叫喊和挣扎,被这一幕所震慑住了。

    其中杨雪雁,也是目瞪口呆地望着那道从弹幕中穿过的身影,被深深的震撼。

    而就在此时,杨雪雁,还有其他杨家人,以及朱俊,不禁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只因为他们忽然发现,此人竟然是一名华夏人。

    而且还是一名年轻得过分的年轻人。

    看起来不过二十岁出头的样子……

    不!

    至少目前为止,还不能确定对方一定是华夏人,也不能确定,他是倭国?或者寒国人等等。

    只能确定他是一名亚裔!

    而此时的巴国士兵们,也发现了这一点。

    他们也分不清楚华夏人和倭人,以及寒人的区别。

    只知道,此人看起来和杨雪雁一家人很相似。

    于是,在此人所带来的巨大压力之下,这些巴国士兵开始打起了杨家人的主意。

    觉得也许控制住杨家人之后,就能让对方投鼠忌器,不敢将他们怎么样!

    于是纷纷朝着杨家人围了上去。

    更有甚者,甚至伸手想要将杨雪雁抓住,充当人质。

    然而,不等他们得手,忽然之间,耳边响起嗖嗖嗖的破空声!

    原本悬停在来人身前的所有子弹,此时竟然全都调转方向,朝他们纷纷射了回来!

    “噗噗噗!”

    现场立刻响起了子弹入肉的声音。

    还有无数人的惨叫声!

    所有巴国士兵,倒在地上的同时,手上的枪,纷纷掉落在地。

    腿上,胳膊上,或者手上,都出现了一个,或者数个血洞。

    鲜血直流!

    就连躲在车后,藏在车内的士兵,也都未能幸免,全都中弹倒下。

    现场惨叫不断!

    没有一个人还能保持站立姿态……

    不!

    还有人站在原地!

    杨雪雁,以及杨家其他人,还有朱俊!

    而此时的他们,看着四周的震撼景象,目瞪口呆,连惊叫声也堵在嗓眼处,怎么也喊不出来。

    接下来就是深深的恐惧。

    不知道此人单单留下他们一家人,到底意欲何为?

    结果是好?还是坏呢?

    就在杨家人看着来人朝他们快步走近,在倒地惨叫的巴国士兵当中,神情淡然的穿梭前行,内心感受到无比震撼,以及无比的惊惧不安时,此时的萧逸飞,内心也无比激动,难以平静!

    朝着杨家人快步走去,眼眸中,却自动忽视了其他人,只关注着那唯一的存在。

    看着眼前的她,那张虽然素面朝天,却依然熟美娴静,美艳无双的面容,往日的记忆,在脑海中不断翻腾闪现。

    就算是记忆当中,那些最细微的细节,也在迅速的复苏。

    此时此刻,萧逸飞才意识到,虽然当初与她相处的时间,并不算长,甚至只有短短几天,而且,就算最亲密的接触,也是在稀里糊涂中度过,连是否发生过什么,都一无所知。

    但是有关她的一切,却都铭刻在心,难以忘怀。

    甚至,内心深处,对这个可能是他此生当中,第一个女人,怀有一种说不出的复杂感觉。

    还有,看着此时她那柔软的身体,眼中的惊慌与恐惧,还有眼角,以及面颊上,那晶莹的泪痕,一股强烈的保护,在内心涌现,恨不得将她紧紧拥在怀中,保护她,不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

    脚下的速度,不自觉的加快了许多。

    等等!

    泪痕?

    萧逸飞眸中怒火一闪。

    猛然发出一声冷哼!

    这冷哼声,如同惊天炸雷!

    让所有巴国士兵,顿时如遭雷殛,纷纷闷哼一声,晕倒在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