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些丹药,就是萧逸飞昨天为灵香治疗时,喂给她服用的丹药。

    只不过药效相对减小。

    但是,足以能够让患者被病毒伤害的身体,迅速的康复。

    而这些丹药,也是萧逸飞花了一天时间炼制出来的成果。

    整个治疗过程,萧逸飞除了用灵丝吸取毒素之外,其他时间,都显得极为悠闲。

    只是站在那里,看着毒门弟子,给患者分发丹药。

    甚至因为外人不能看到灵丝的存在,以至于在大家眼里,觉得萧逸飞简直什么事情都没干,完全就是无所事事。

    这样的人,真的能够治愈埃博拉病毒吗?

    如果不是“易专家”能够治愈埃博拉病毒这件事,已经从各方面,甚至从巴国领导人那里得到证实,大家看到萧逸飞无所事事的样子,说不定还以为是上当受骗了。

    不过,等到一名埃博拉重症患者,在服下丹药后不久,从卧病在床,昏迷不醒,意外的睁开眼睛,并且不用人搀扶,就从病床上坐起来,甚至走下地面之后,所有人顿时全都惊呆了。

    “天啦!”

    “这不是真的吧?”

    “是不是找的托,故意在演戏啊?”

    “这又不是感冒发烧之类的小毛病,怎么可能痊愈得这么快?”

    “不!你们难道没听说过,易专家治好灵香的事情吗?据说当时灵香也是很快就痊愈了!”

    “这位易专家,还有逸飞医院的毒医,真是神了!”

    ……

    虽然没有对这名病人进行检查,不能确定他是不是真的痊愈了,但是,仅从眼前看到的情况,就能确定这名病人,绝对已经康复了。

    这下在场所有人全都一起疯狂了。

    没想到这位易专家的医术,竟然真的如此神奇,这么快就能治愈这种疑难绝症。

    所有华夏人,此时内心不禁都感到高兴和骄傲不已。

    为他们不用再担心受到疫情的威胁,而感到高兴。

    也为自己国家,出现这样医术高超的神医,而感到骄傲和自豪。

    而所有围观的巴国人,以及外国人,此时也都纷纷朝着萧逸飞大声喊着。

    “易专家,求你一视同仁,也给我们治病吧?”

    “易专家,求你了!”

    “该死的政府,都是你们这些当官的太无能,才把我们普通人给连累了!”

    “打倒维克多副部长!还有隆克将军!”

    “那个来自米国的华莱士教授,也不是什么好人!据说当初他也对易专家各种嘲讽,结果把易专家给气到了!”

    “这些人真是无能又无知,真不知道他们有什么资格瞧不起易专家!甚至他们连给易专家提鞋都不配呢。”

    ……

    一时间,现场人声鼎沸。

    而维克多副部长,隆克将军,还有华莱士教授,此时也都被骂的脸色难看,神情尴尬。

    然而,就在此时,众人却忽然看见,那位正享受万人称赞,万众瞩目的易专家,突然脸色剧变,朝着某个方向,匆匆快步走去。

    那个方向,一些华夏人正在交谈着,不知道在谈论着什么,等到他们发现,易专家竟然正朝他们所在的方向,快步走来时,顿时惊讶地停止交谈,疑惑地望着易专家。

    直到易专家,也就是萧逸飞,走到了他们面前,朝着一人忽然开口询问:“你刚才说什么?”

    “啊?”那人顿时当场愣住。

    显然没想到,这位“易专家”既然会主动和他说话。

    也不明白,易专家为什么会问他这样的问题。

    “我,我没说什么啊。”那人很是紧张的说道。

    萧逸飞道:“不!我都听到了,你们刚才在谈论谁的事情?”

    那人这才惊醒过来,连忙说道:“易专家,我们是在谈论杨雪雁的事情。”

    “杨雪雁!真的是杨雪雁!”

    萧逸飞不禁愣在当场。

    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再次听到这个名字。

    已经是四年前的事情了。

    当初在江城,那个糊里糊涂的晚上之后,对方便不辞而别,并且不久之后,意外退出了娱乐圈,从此消失在人们的视线当中。

    本来,以萧逸飞当初的实力,如果真想找到她的下落,完全不算难事。

    只是,他不知道该以什么身份,去找她。

    最重要的是,他不能确定,那天晚上到底有没有和她发生过什么。

    如果压根什么都没有发生,那么,就这样贸然找过去,岂不是会很尴尬?

    而且,就算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对方既然刻意避开自己,甚至还退出了娱乐圈,可见内心深处,并不想与自己再产生什么联系。

    当然,让萧逸飞没去找她的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不久之后,他便意外穿越,去了末世位面。

    等回来时,已经是四年之后。

    在这种情况下,他就更加没有立场去找寻她的下落。

    而本来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与她再相见了,哪里想到,却在此时此刻,突兀的听到了对方的名字!

    这一刻,萧逸飞竟然感到了一种莫名的紧张。

    期待?

    急切?

    担心?

    害怕?

    ……

    心情无比复杂。

    不过,他很快就将这些,全都抛之脑后,继续问道:“告诉我,她现在在哪?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她刚才还在那边的酒店,不过,她已经被巴国士兵带走了。而且,也许是被抓走了。”

    “什么?被巴国士兵抓走了?”

    萧逸飞脸色一沉,眼睛里冷芒闪烁。

    正要向对方询问前因后果时,却突然放弃了,问道:“他们把她带到哪里去了?”

    那人顿时将手往前面一指,道:“那边,他们的车队往那边去了!”

    等到他说完回头时,却发现身边早已空无一人。

    之前还站在他身边的萧逸飞,竟然已经不知所踪了。

    那里的地面,只留下了一个巨大的阴影……

    等等!

    不对!

    那人连忙惊讶地抬头往上望去。

    下一刻,眼睛赫然瞪圆了。

    只见一辆悬浮客车,此时正安静的悬浮在他头顶上方的虚空当中。

    那片阴影,居然正是它留下来的。

    而之前从他身边消失不见的萧逸飞,此时却正闪身进入到客车之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