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三人根本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

    特别是隆克将军和华莱士教授,想到他们之前刚刚说过的话,就更是不能接受自己被打脸的情况发生。

    至于维克多副部长,此时却暗自侥幸,还好刚才他因为在这里意外见到萧逸飞,太过于惊讶,来不及对萧逸飞冷嘲热讽,要不然,只怕他现在会和隆克将军和华莱士教授一样,惨遭打脸。

    可以说,既然维克多副部长心里产生这种想法,就意味着他已经相信了萨乌丁副院长的话,眼前这个年轻得过分,刚刚才从华夏医疗队退出来的年轻人,就是治好埃博拉患者的专家。

    但是华莱士教授还是不愿相信啊,终于回过神来,质疑道:“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治好埃博拉患者,这不科学啊!大家说说看,你们觉得这种事情,有可能发生吗?”

    隆克将军也在做垂死挣扎,附和道:“对,我也不相信,他一个毛头小子,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成绩!这中间肯定有问题!”

    和他们一起过来的那群人当中,居然也有人开始附和起来。

    “对,这件事太难以置信了,我也不相信会有这样不可思议的存在。”

    此人说的是倭语。

    原来是倭国医疗队的成员。

    还有来自那些和米国走的很近的国家的医学专家们,也都纷纷说出和华莱士教授一样的质疑。

    一时间,萧逸飞倒是陷入到千夫所指的环境当中。

    但是,不是所有人都发出质疑。

    比如华夏医疗队的人,比如谷群,就完全支持萧逸飞。

    “诸位,你们都说不相信这件事,这么说,你们是不相信萨乌丁院长啰?你们是怀疑萨乌丁院长老眼昏花呢?还是觉得萨乌丁院长,与易专家狼狈为奸,故意设计骗了你们呢?”

    谷群这样一问,所有人顿时哑口无言。

    的确,他们现在对萧逸飞百般质疑,岂不是意味着,同时也在质疑萨乌丁副院长吗?

    事实上,扪心自问,他们也知道这件事,极有可能是真的。

    只是不愿意接受现实而已。

    而萨乌丁副院长,也知道自己是时候站出来发声了,连忙道:“诸位,这件事是我亲眼所见,绝对事实,绝无虚假!这位易专家,的确医术惊人,亲自治好了不下数十名埃博拉病毒携带者。不信可以问问这几位,他们刚才还在求着让易专家为他们治病呢。”

    萨乌丁副院长说的那几位,自然就是那些米国和奥国的运动员们。

    而华莱士教授看到这些运动员默认了事实,并没有开口否定,就知道事情真的如萨乌丁副院长所说的那样。

    顿时再也说不出质疑的话来。

    不然,他不是连自己国家的运动员,也质疑进去了吗?

    一时间,现场又开始变得无比安静起来。

    所有人呆呆的望着萧逸飞,难以想象,这样一个年轻人,居然做到了他们所有这些年长者,都未能做到的事情。

    也难以接受,此人还是一名华夏人的事实。

    “怎么会这样?”

    “怎么能这样呢?”

    “不能接受!我们不能接受!”

    华莱士教授还是心存侥幸道:“不行!我们不能就这样相信这件事情,除非亲眼所见,他亲自向我们证实这件事情,我们才能相信!”

    大家纷纷附和。

    “是啊!除非亲眼所见,不然我们绝不相信!”

    “让他再治好一名患者,让我们看看是不是真的。”

    “是啊是啊!”

    ……

    看着这些人纷纷发表意见,听着他们的话,萧逸飞不禁感到万分好笑。

    亲眼所见?

    亲手证明?

    说的好像自己一定要向他们证明自己一样。

    你们相不相信,关我屁事?

    萧逸飞默然的看了一眼这些跳梁小丑们,然后径直往前走去。

    华莱士教授见到之后,顿时眼前一亮,大声道:“怎么,易专家,一听说要你亲自证实这件事,你就心虚了,准备离开吗?呵呵,我就知道这件事不靠谱……”

    其他人也都被华莱士教授的话成功蛊惑了,觉得萧逸飞应该是出于心虚,想要离开。

    顿时纷纷冷笑不已。

    哪知道这时,萨乌丁副院长却大声道:“闭嘴!”

    然后不顾华莱士教授铁青的脸色,上去急忙对维克多副部长道:“不好了,部长,刚才这位易专家,就不想给大家治病,准备离开,现在这样一闹,人家更是不可能答应给其他患者治病,解决这次的危机了。”

    “可是,现在有可能连水源都受到了污染,而且,整个奥运村,还不知道有多少运动员,特别是水项目运动员,被感染了这种病毒,如果没有他出手帮忙,那我们该怎么办呢?所以,我们得赶紧把他留下来啊!”

    维克多副部长一听此言,顿时也急了。

    的确,华莱士教授等人,纷纷出言质疑萧逸飞,不过是因为事情发生在巴国,他们大有一种事不关己的态度,所以怎么质疑都行。

    反正最后倒霉的不是他们。

    可是眼下,受灾的可是巴国自己啊。

    如果真的因为这件事,而让唯一能够治好这种病的人,一走了之,不愿帮忙解决自己国家所处的困境,那么后果就会十分惨重。 △≧△≧

    想到这里,维克多副部长也不顾内心的质疑,赶紧朝着萧逸飞追了上去,嘴里喊着:“易专家,等等,易专家……”

    然而,别看萧逸飞走的并不快,可是,偏偏转眼之间,竟然就已经将他远远甩在身后,和几个匆匆从外面跑进场馆的人擦身而过之后,便径直走出了大门,消失在视线当中。

    维克多副部长和萨乌丁副院长正要继续追出去。

    那几个匆匆跑进场馆的人,就大声喊道:“不好了!院长!出大事了!米国,奥国,倭国,还有好多好多国家,好多好多的运动员,全都病倒了!疑似传染了埃博拉!”

    “什么?”

    维克多副部长和萨乌丁副院长顿时来了个急刹车,如遭雷殛般,愣在当场!

    而身后的华莱士教授那一群刚刚对萧逸飞百般质疑的人,此时也都目瞪口呆,面色惨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