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结果都出来了!泳池内的水,的确都被污染了。而且,你们的确都感染了这种病毒。”

    萨乌丁副院长对米奥两国的运动员们说道。

    他的话,也直接判了这些人死刑。

    本来还抱着侥幸心态的他们,彻底绝望。

    一个个全都面色苍白,跌坐在地上。

    “怎么办?现在怎么办?”

    “我不想死啊!”

    “为什么我的运气这么倒霉,早知道就不来这里参加训练了。”

    “是谁?是谁怂恿我来训练的?迈克,都怪你,法克又!”

    ……

    之前大开群嘲的他们,现在却出现了内讧,互相指责埋怨起来。

    甚至差点直接爆发冲突。

    不过,也有人头脑灵活,马上就想到了什么,连忙用狂热的目光,望向了萧逸飞。

    “易专家,你不是能够治愈埃博拉吗?快点给我们治病吧?”

    此人的话,顿时提醒了其他人。

    一个个纷纷停止了内讧,朝着萧逸飞围了上来。

    “是啊,易专家,你既然能够治好灵香小姐的病,那肯定也能够治好我们!”

    “你快替我们治病吧?”

    ……

    这些人还是放不下身段和面子。

    别说为刚才的出言不逊,向萧逸飞道歉了,甚至现在让萧逸飞给他们治病,连个“请”字都没说出口。

    甚至他们的语气,听起来极其刺耳,好像萧逸飞给他们治病,是理所当然的一样。要是不给他们治病的话,反而罪该万死。

    萧逸飞默然的望着这些人。

    心里觉得这些人实在是太可笑。

    是不是平时习惯了高高在上的看待华夏人,对华夏人各种歧视,到了现在,就算面对生命攸关的关头,也习惯性的摆出高人一等的姿态,来对待自己这个华夏人呢?

    不得不说,即便是到了现在华夏强势崛起的时代,还是有些华夏人,崇洋媚外,喜欢跪舔这些老外。

    可是,其中绝不包括萧逸飞。

    如果这些米奥运动员们,以为这个世界都是围着他们打转的,那就太白痴了。

    而萧逸飞也懒得搭理这些人。

    目光一凛,正要释放出精神冲击波,将这些人赶到一旁时,旁边卫团长看不过去了,冲着这些人吐槽道:“你们刚才不是还说,是我们华夏人害了你们,还你们没办法参加比赛吗?怎么现在反过来求我们华夏人来给你们治病呢?就不怕被我们华夏人传染吗?”

    “还有,你们确定现在是在求人帮你们治病吗?这就是你们求人帮忙的态度吗?呵呵。”

    这些人被卫团长的一番嘲讽,弄得是面色尴尬。

    没错!

    那些话,的确是他们刚才亲口所说。

    而刚才,他们一个个说的倒是的确挺爽的,可是,谁让现世报来的如此之快,他们这么快就被狠狠打脸了呢。

    不过,卫团长的话,也惊醒了他们,让他们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所在。

    一个个再也不敢摆谱,但是,要让他们放下身段,苦苦哀求萧逸飞,给他们治病,这一点也很难做到。

    于是所有人全都杵在那里,犹豫不决,踌躇不已。

    这个世界,的确不是围着他们打转的。

    此时的萨乌丁副院长,就不等这些人做出决定,连忙对萧逸飞道:“易专家,那现在怎么办?如果这些泳池的水,真的被污染了,那造成的影响就大了,还不知道有多少运动员,被传染了埃博拉病毒呢,你看是不是赶紧想个办法,解决这些问题呢?”

    萧逸飞笑了,反问:“我为什么要想办法解决这些问题?”

    “什么?”萨乌丁副院长顿时一愣,完全没想到萧逸飞竟然会这样说。

    本来他以为萧逸飞应该会点头答应。

    萧逸飞不等萨乌丁副院长反应过来,就对卫团长说道:“好了,卫团长,既然代表团内,所有患病的人,都已经治愈了,而且,病因也搞清楚了,那我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以后,你们尽量不要接触任何水源,最好是用**装水来替代生活用水,要是再有人不小心患病的话,可以再联系我,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卫团长愣道:“这……好,易专家,真是太感谢您了,等回到国内之后,我一定会好好感谢你。”

    “好说。”

    说完,萧逸飞直接准备闪人。

    这个时候,那些米奥两国的运动员们,顿时真急了。

    之前他们之所以犹豫不决,就是因为自认为对华夏人非常了解,知道这些华夏人往往为了顾全大局,而选择以德报怨,所以,就算他们刚才不小心说错话,冒犯了“易专家”,这位易专家也会喊着华夏所谓的“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口号,出手给他们治病。

    哪里想到,事情完全不是这样。

    这位易专家,别说给他们治病了,甚至连其他无数感染者,以及萨乌丁副院长,都置之不理,由此可见,他们刚才的想法,到底有多可笑。

    要是萧逸飞真的就这样一走了之,那他们就完蛋了。

    再想将萧逸飞请回来给他们治病,难度何其之大?

    因此,焦急万分的他们,连忙朝着萧逸飞追了上来,纷纷开口央求萧逸飞治病。

    “易专家,求求你了,求你大人大量,大人不记小人过,给我们治病吧?”

    “易专家,刚才都是我们的错,是我们出言不逊,你就原谅我们吧。”

    “易专家,只要你愿意给我治病,就算花再多的医疗费都行。”

    “是啊,易专家,你就说给我们治病要多少钱吧,我们绝对不会讨价还价。”

    ……

    如果只是这样的“道歉”和“苦求”,就能换来萧逸飞的原谅,出手给他们治病,那未免也太小看萧逸飞。

    萧逸飞完全充耳不闻,继续朝着场馆外面走去。

    看到此景,众多华夏运动员们,不禁都双眼发亮,纷纷敬佩地望着萧逸飞。

    只有经常和这些米国运动员打交道的他们,才能最清楚这些人的傲慢和自大,以及对华夏的敌意和歧视,可是眼下,这些人却都纷纷低头弯腰,向萧逸飞不断祈求,这让他们实在是感到非常解气,也对萧逸飞感到无比敬佩!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