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且他的长相,你们刚才也都看到了,年轻时,也算是西方帅哥一枚。所以,他可以算是既有才又有财而且还有貌。所以说,大家一直都感到好奇,不知道谷院长夫人,当初怎么就看不上这个华莱士教授,而偏偏选择了谷院长呢……”

    “咳咳……”

    几名年轻医生正说的起劲的时候,却忽然听见旁边传来萧逸飞发出的一阵干咳声。

    一开始这些人还纷纷不爽的瞪向萧逸飞,怪他不该这个时候干咳,破坏了大家八卦的情绪。

    可是,等到他们意识到什么,马上惊醒过来,朝着谷院长望去时,却发现谷院长此时正面无表情地盯着他们,显然是已经听见了他们的交谈。

    于是一群人顿时白了脸色。

    赶紧埋着头,老老实实走路。

    这个时候,他们也明白了,原来萧逸飞刚才的干咳,其实是在好心提醒他们。

    于是虽然心里觉得别扭,但还是偷偷朝萧逸飞投以感激的目光。

    好在谷院长虽然听见了他们的八卦,但是并没有追究什么。

    一行人继续朝着机场外面走去。

    萧逸飞走在人群中,看着谷群的背影,心里觉得有趣。

    没想到这位谷院长,竟然还有这样的历史。

    就在这时,巴国政府专门派来接待医疗队的官员出现了。

    先后将米国医疗队,以及华夏医疗队迎出了机场。

    机场外面,除了一辆辆军车之外,一辆其他的车都没有。

    而且这些军车,看起来也不像是专门用来接送医疗队的。

    这时,巴国官员说道:“诸位,派来接你们的车,马上就要到机场了,请你们在这里稍等片刻,车马上就到。”

    对此,不管是米国医疗队,还是华夏医疗队成员,都不禁深感无语。

    如果换做是在米国,或者华夏,遇到这种情况,肯定是车等人,而不是人等车。

    可是想到这里是巴国,大家也就释然了。

    抛开埃博拉病毒带来的影响,以巴国目前的经济和社会环境,出现这种情况,并不出奇。

    别说只是等下车了,只要呆会在路上,不要碰见劫匪,那就已经算是非常幸运了。

    还好,等了没多久,就有两辆车开了过来,停在了人群前面。

    是两辆大客车。

    一前一后,一新一旧,一好一破,对比鲜明。

    “诸位,请上车吧!华莱士教授,你们上前面那辆车,谷院长,你们就上后面一辆车吧。”巴国官员做出了安排。

    谷群一听此言,顿时沉下脸来。

    “为什么让他们坐前面的车,而让我们坐后面那辆?为什么不是颠倒过来?”

    其实,如果没有巴国官员在一旁干涉,如果米国医疗队不是华莱士教授带队,谷群肯定会发扬风格,将那辆好车让给别人乘坐。

    可是,偏偏米国医疗队的队长,是他的老仇人。

    还有,是巴国官员直接分配车辆。

    这就让谷群感到不快起来。

    且不说他不想输给老仇人,就说巴国官员此时的做法,说小一点,是不尊重华夏医疗队,说大一点,是对华夏的轻视和怠慢,觉得华夏比米国低一等。

    华莱士教授此时顿时得意大笑起来。

    嘴里更是奚落道:“谷院长,人家这样安排,自然有人家的道理,毕竟不管是我们米国,还是我们这支医疗队,都比你们胜出一筹,所以自然应该享受更好的待遇。”

    一群米国专家们,顿时也都哄笑不已。

    而华夏专家们,一个个则都气愤不已。

    而眼前这位巴国官员,看似真诚,实际上很是敷衍的说道:“对不起,谷院长,你别误会,我并没有故意怠慢诸位的意思。而是前面的车更大一些,而华莱士教授他们的人,也更多一些,因此,我才会这样安排。你看是不是暂时委屈一下呢?”

    什么叫人多就坐更大更好的车?

    混着坐难道就不行吗?

    什么叫暂时委屈一下?

    这是认准了华夏人好说话吗?

    谷群虽然心里一口闷气,怎么也顺不下来。

    可是,想到这次的任务,他又不想将时间浪费在这种不算太重要的事情上面。

    最后决定还是忍下这口气。

    就在他憋着闷气,准备带着华夏专家乘坐那辆破车的时候,这时,一个声音忽然从后方人群中传来。

    “谷院长,我有句话要说。”

    谷院长意外的看着从人群里走出来的萧逸飞,显然没想到萧逸飞此时会开口说话。

    问道:“易云,你想说什么?”

    萧逸飞道:“我师傅在巴国这边,有一名弟子,也算是我的一个师弟吧,他之前听说我要来巴国,所以硬是要开车来接我。我跟他说,我们医疗队平时都是集体行动,不好单独搞特殊对待,可是他不但不听,反而还说会派车来接我们整个医疗队。没办法,我只好答应让他过来接站。”

    “之前在飞机上,我就准备将这件事告诉谷院长您的,只是却不小心给忘记了,直到现在才记起来。而现在虽然他还没到,可是我估计他应该快到了。要不,谷院长,我们在这里等一等,等我师弟开车来接我们吧?”

    “什么?还有这样的事?”谷院长感到非常意外。

    而那位巴国官员,还有华莱士教授等人,此时顿时都愣住了。

    没想到事情出现了这样的变数。 /半♣浮生:@

    连华夏医疗队的专家们,也都意外的望着萧逸飞。

    他们也都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谷院长道:“易云,你和你师弟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只是这样不太好吧,是不是有些太麻烦你那位师弟了?”

    “没关系,不麻烦,一点都不麻烦!”萧逸飞说着拿出手机,道:“我打电话问问他,看看他现在到哪了。”

    很快,萧逸飞就挂了电话,说道:“谷院长,我师弟他马上就到,不过他对机场这边的环境有些不太熟,我去路上等等他看看。”

    说着不等谷院长反应过来,萧逸飞就已经匆匆远去,很快就消失在众人眼前。

    只留下谷院长等人愣在原地,哑口无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