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样的异变,实在太出人意料。

    “这种灵丝不是最喜欢吞噬毒素吗?怎么现在居然还对毒素产生了畏惧呢?”

    萧逸飞先是一惊,但是马上意识到,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孩子体内的毒素毒性太强,已经超过了毒皇母树现在能够吞噬的上限。

    根据毒性的强弱,毒物也是存在着等级之分的。

    在修真界,毒物的等级划分,与毒皇母树的等级息息相关。共分为凡级、地级、天级、圣级、仙级、神级。每级九阶。

    毒皇母树能够吞噬的毒性强度,与它所处的等级有关。

    比如现在毒皇母树处于凡灵根一阶幼体期,能够吞噬的毒性强度,最高不能超过一阶凡毒。

    如果强行吞噬二阶凡毒以上的毒,不但难以成功,反而有可能会伤及本体。

    普通的蜈蚣,蝎子,毒蛇之类,就属于一阶凡级的毒物。

    它们体内的毒,就属于一阶凡毒。

    现在萧逸飞遇到的情况,意味着,这些孩子们所中的毒,至少是二阶凡毒。

    如果他们是被什么毒物咬伤的话,那么这种毒物至少是二阶凡级毒物。

    萧逸飞心里顿时一凛。

    “这座小学内,居然藏着比毒蛇厉害的二阶毒物?那其他孩子岂不是也非常危险?”

    萧逸飞意识到这个情况,心里不由得捏了一把汗,要是其他孩子不小心被这毒物给咬伤了,那情况就更加危急了。

    而最大的问题是,他现在根本没办法化解这些孩子们体内的剧毒,要是中毒的孩子数量更多,就会更加的束手无策。

    萧逸飞真想提醒孙校长,让他赶紧宣布全校停课,这样才能避免其他孩子遇到危险。

    但是他知道自己人微言轻,就算说了,别人也不会相信。

    除非自己能够将这些孩子都治好,说的话才会得到重视。

    可问题又绕了回来,他现在不是对这二阶凡毒束手无策吗?

    就在这时,一旁的梦露看到了萧逸飞一脸怪异的样子,连忙问道:“萧逸飞,你怎么了?云姐都已经开始给孩子们施针了,你怎么还站着?”

    萧逸飞听到这话,感到有些脸红,刚才他还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现在却感到了束手无策,这算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算了,干脆拼了!”

    人命关天!

    就算拼得毒皇母树受损,也要赶紧出手救人。

    就在萧逸飞准备强行吞噬这些二阶毒的时候,忍不住看了一眼云烟,却发现云烟已经给第一个孩子施完了针,正在给第二个孩子进行针灸。

    而第一个孩子经过她的治疗后,脸色好了一些,身体虽然还在微微抽搐,但是没有之前那么剧烈了,看来,云烟果然医术不凡,有效的压制住了体内毒素的蔓延……咦?

    “等等!”

    萧逸飞忽然眼睛一亮。

    “对了,我怎么忘了,现在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呢!”

    “如果云烟真的能够压制住孩子体内的毒素,说不定就能让毒性减轻,那么自己就有机会了……”

    想到这里,萧逸飞连忙暂时扔下面前的这个孩子,朝着第一个孩子走去。

    经过快速的检查,萧逸飞不禁欣喜若狂。

    他想的没错,经过云烟的治疗,这个孩子体内的毒素,居然真的减轻了不少,而且无比庆幸的是,毒性的强度,正好处于一阶凡毒与二阶凡毒的临界点。

    萧逸飞赶紧施展噬毒**,开始吸取这个孩子体内的毒素,这一次,灵蛇终于不再感到畏惧了,甚至变得贪婪起来,大口大口的吞噬着毒素,将毒素不断的朝着母体进行输送。

    等到毒皇母树吸取了这些毒素之后,也开始迅速的发生变化,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不断的进化着。

    因为这种毒的毒性虽强,但是在可控范围之内,对毒皇母树来说,则变成了一种宝贵的养料。

    所以毒皇母树既可以利用这样的毒素,也能以更快的速度进化。

    而进化的速度,甚至比上次吸取黑寡妇,还有吸取眼镜蛇毒,还要更快。

    速度至少提升了百倍!

    不到一会功夫,萧逸飞就将这个孩子体内的毒都吸取殆尽。

    而这个时候,云烟刚好替第二个孩子施完了针。

    于是他连忙开始给第二个孩子解毒。

    等到将第二个孩子身上毒素都吸取完,萧逸飞发现,毒皇母树的根部,竟然进化出了两条灵丝一样的根须,如此一来,他吞噬毒素的效率,也就变得更高了。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就在萧逸飞和云烟以一种无形的默契,替这些孩子们解毒的时候,忽然,一阵脚步声传了进来,接着便看到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匆匆进了教室。

    领头的是一个留着地中海发型的中年医生,这人是江城医院的刘建刘副院长。也是孙校长的高中同学。

    看到刘副院长一行人的到来,孙校长眼睛一亮,连忙迎了过去。

    “老刘,您怎么亲自来了?”

    刘副院长皱着眉说道:“老孙,你怎么这么糊涂?这种大的事情,你以为想瞒就能瞒得住?”

    “老刘,你误会了,我不是想瞒……”

    孙校长正想解释误会的时候,刘副院长却打断了他的话:“好了,我知道是有人在你面前危言耸听,让你不要把人送去医院。可是,你要知道,咱们江城医院的医疗水平,是省内第一,国内也排名前列,如果连我们医院都治不好,你相信其他人又有什么用?而要是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那后悔都来不及了。”

    刘副院长一边说着,一边不快的看了正在忙着给孩子施针的云烟一眼。

    显然他这番话,看似是针对孙校长,但其实是冲着云烟去的。

    刘副院长早就认识云烟。

    当初江城医院决定重金聘请云烟,刘副院长也是投了赞同票的,结果却遭到了云烟的拒绝,这事传出去后,江城医院也丢了脸。

    所以身为医院副院长的他,自然连带着也对云烟产生了不好的印象,之前又听说就是云烟和她的弟子劝孙校长,不要把孩子送去医院救治,所以此时看到云烟,他心里当然更加反感。

    只不过云烟现在正全神贯注的给孩子施针,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他的话。

    这让刘副院长感到更加不快,觉得云烟是故意无视自己。

    就在这时,刘副院长忽然在现场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一开始他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等到仔细看了一阵后,才确定是萧逸飞没错,于是心里不禁大感意外,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见到他。

    “奇怪,他怎么会在这里?”

    刘副院长脸色怪异。

    当初他是通过老同学,省医大陈教授的介绍,才认识萧逸飞的。

    刘副院长其实也一直挺看好萧逸飞,觉得萧逸飞不但成绩好,而且很有天赋,并且人也老实,聪明,还很谦虚。

    又因为陈教授的关系,他已经决定了以后要好好栽培萧逸飞。

    而他也的确是这样做的。

    所以当初他才会给萧逸飞打电话,说是实习申请的事情,不会有什么问题。

    可是没想到后来,上面忽然有人让他退掉萧逸飞的申请,在自己的前程,与照顾后辈之间,刘副院长还是选择了前者。

    毕竟人都是自私的。

    现在再次看到萧逸飞,刘副院长的心情自然很复杂。有歉疚,也有不安,还有点怨恨。

    因为看到萧逸飞,他就忍不住想到自己当初做的决定,连自己都觉得自己很丑陋。他宁愿这辈子都不要再跟萧逸飞见面。

    所以说,如今最担心萧逸飞会东山再起的人当中,绝对有他一个。

    他绝不会给萧逸飞东山再起,反过来打他脸的机会。

    “老孙,你刚才说的云烟的徒弟,不会就是他吧?”刘副院长目光闪烁的问道。

    “就是他啊!怎么啦?有问题吗?”孙校长疑惑的问道。

    “当然有问题,问题大了!你知道他是谁吗?”

    “谁啊?”

    “昨天之前,他还是省医大的学生,可是因为殴打市卫生局周局长的公子,被学校开除了。好吧,不说他的人品怎么样,就说他不过一个医学院的学生,也不知道怎么就成了某个人的徒弟,你居然就相信他说的话,把几个孩子的命都交到他的手上。你这是想提前退休吗?”

    “什么?”  ban^fusheng

    孙校长一听这话,顿时就急了:“我根本就不知道啊,怎么办?老刘,现在怎么办?”

    刘副院长说道:“赶紧去医院啊!现在赶过去,说不定还来得及!”

    “对,去医院!赶紧去医院!”孙校长连忙让在场的老师们,把所有孩子赶紧送往医院,心里把萧逸飞都快恨死了。

    一个男老师最先跑过去,抱起一个孩子就往外面的车上跑。

    就在这时,被他抱起来的孩子,之前还昏迷不醒呢,此时忽然就睁开眼睛,喊了一声:“高老师……”

    “啊?”

    那老师听到怀里孩子的喊声,差点就吓得失手把孩子摔在地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