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随着催眠术的失效,关彤彤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恢复了清醒。

    最初还有些茫然的她,却在看到萧逸飞的那一刻,一双美目,顿时瞪圆了,眼睛里面,迸射出强烈的惊喜光芒。

    “萧哥哥!”

    关彤彤无比惊喜的大声叫着,一头扑向了萧逸飞的怀里。

    眼泪早已从眼角汹涌而出,很快就在面颊上汇聚成河。

    等她扑进萧逸飞怀里之后,双手死死的抱着萧逸飞,好像生怕他再次从自己的世界里消失,不一会就将萧逸飞肚子上的衣服给浸湿了。

    萧逸飞左手放在她略显单薄的肩膀上,右手轻轻抚摸着她柔顺的秀发,脸上露出欣然的微笑。

    和关彤彤一样,他此时的内心,其实也无比的激动。

    高兴的程度,甚至比关彤彤还要更胜一筹。

    毕竟在分开的这段时间,关彤彤其实一直处于被李远催眠的状态,所以,对她来说,从当初在中海基地分离的那天,到现在为止,中间不过只相隔了区区一两天的时间而已,但是对身处地球的萧逸飞来说,却是长达足足两倍,数个月的分别。

    甚至一度以为,她可能已经命丧海洋兽潮之下,再也见不到她了,就算重回落日城,从梅楠那里,得知关彤彤还活着,被李远带走之后,心里也还担心,她会不会被李远给谋害,直到现在,看到她终于又出现在眼前,终于将她再次抱在怀里,感受着她真实的身体所散发出的温度,内心的担忧,才终于可以放下了。

    而就在这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从萧逸飞身后传来。

    “哟,彤彤,几个月不见,你怎么一点变化都没有呢,还是橡根豆芽菜一样,倒是比以前更爱哭了。”

    说话之人,正是和关彤彤一向不对付的白师师。

    如果是以前,关彤彤现在肯定早已不甘示弱的出言反击了,可是现在,她只是抱着萧逸飞一个劲的哭,压根没有要搭理白师师的样子。

    以至于她并没有看见,此时白师师脸上,那发自内心的轻松笑容。

    “好了,别哭了,彤彤。我不是已经回来了吗?萧哥哥答应你,以后再也不会随便和你分开了,不管去哪,都会带上你。”萧逸飞开口安慰道。

    关彤彤果然一如既往地,非常听话的停止了哭泣,并且离开了他的怀抱,但是,却一直抓着他的手,紧握着不放,好像生怕一旦松手,他就会再次消失不见一样。

    这让贝安吉都不禁有些吃味了。

    萧逸飞的手,可是独属于她,还有两位姐姐的……

    “啊……我怎么会吃一个小孩子的醋呢?”贝安吉突然好笑的想道。

    看在关彤彤不过只是一个十岁出头的小女孩,她决定不和对方一般见识。

    而这时,关彤彤透过眼角的余光,忽然意外的看到了一旁,李远那张阴云密布的脸,顿时身子一抖,紧张道:“萧哥哥,李……”

    “放心,我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我会处理的。”萧逸飞早就知道关彤彤想说什么,直接打断道。

    这一刻,李远终于忍不住动了。

    因为他知道,现在再不动手,就真的没机会再动手了。

    体内真气如潮,疯狂涌动,全力以赴地朝萧逸飞冲过来,施展最强的杀招!

    同时,还冲着萧逸飞,轰出了高达筑基七层的精神波冲击!

    没错!

    通过不断吞噬精魄雪莲的生命结晶,李远的修为,高达筑基六层,但是精神力,却已经达到了筑基七层!

    正因如此,他才会自信满满,觉得自己能够击败萧逸飞!

    然而就在这时,不等他冲到萧逸飞面前,体内就突然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痛苦。

    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胸腔里面,疯狂的撕扯着他的心脏。

    不!不是心脏!

    而是毒皇子树!

    体内的毒皇子树,那粗壮的树干,那茂密的枝叶,还有延伸出去的灵脉,竟然都在自动撕裂。

    很快,树干从中裂开了,树枝也开裂了,树叶纷纷脱落,灵根萎缩,灵脉寸寸裂断……

    如此景象,让李远感到了无尽的恐惧与绝望。

    他能够感知到,随着毒皇子树发生诸多变化,自己的修为和生命力,竟然正在迅速流逝。

    他更是知道,这肯定是萧逸飞所为。

    可是偏偏不知道,萧逸飞是怎样做到这一点的。

    他可是连手指都没有动弹一下,而且,连看都没看自己一眼,到底是怎么让自己体内的毒皇子树,发生如此巨变的呢?

    这一刻,李远突然发现,他还是太低估萧逸飞的实力了。

    这位城主大人,实在是拥有着强大到恐怖的实力。

    以及各种神奇的能力!

    就像之前出现的黑云,还有时空裂缝一样!

    最残忍的是,李远忽然意识到,自从萧逸飞出现之后,从头到尾,竟然连正眼都没有瞧他一眼。

    明明知道自己背叛了他,可是,他却完全无视了自己。

    就好像从来没有将自己的背叛,放在眼里一样。

    觉得这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而已。

    这对李远来说,实在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本以为自己已经成为了筑基六层的高手,并且,即将将落日军掌控在手,算是一个大人物了,甚至,自信有了和萧逸飞一决高下,并且彻底击败他的能力,哪里知道,自己在对方眼里,竟然连漂浮在空气中的灰尘都不如。

    李远感到了无尽的羞辱。

    也感到害怕了。

    张嘴想要向萧逸飞求饶!

    求城主大人放过自己一马。

    他现在已经不再奢望抢位夺权了,只想求生! ,

    然而,张嘴之后,吐出来的却不是求饶声,而是一大口鲜血!

    哗啦啦啦!

    转眼间,他好像将身上所有的血,全部吐了出来。

    而下一刻,更是“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仰面朝天,一双眼睛,茫然的望着天幕,逐渐涣散的瞳孔中,流露出恐惧,不甘,以及后悔!

    嗖……

    一头高加索犬,忽然飞落在城墙上,张口就将李远的身体,一口吞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