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云烟一听这话,二话不说,急忙起身,背着一个出诊箱,和梦露跟着那男人朝诊所外面跑去。

    不过临走前,她倒是没把萧逸飞给抛在脑后。

    “小萧,你也一起来吧。”

    “好的,云姐。”

    萧逸飞并没有拒绝,因为这是一个观察云烟医术的机会。

    而且,他现在对“毒”字极为敏感,听说有人中毒,就想去现场看看,看自己能不能帮上忙。

    这所学校其实是一个寄宿小学,离诊所并不远,只有不到一百米的距离,难怪事发之后,这个男人会第一时间跑到诊所来求救。

    当萧逸飞跟在云烟身后,匆匆走进寄宿小学的一间教室时,看到里面一张张用课桌拼成的简易的床上,躺着七八个小孩。

    这些小孩都只有七八岁大,男孩女孩都有,现在他们全都闭着眼睛躺在那里,身体不时的抽搐着,面色灰白,情况不太妙。

    学校的孙校长和老师们在现场都是急得团团转。

    看到云烟走进来,孙校长眼前一亮,连忙迎了上来。

    “云医生,你快帮忙看看,这些孩子们到底都是怎么了?”

    云烟连忙开始给这些孩子做检查,很快她就给出了结论。

    “的确是中毒了。”

    “不可能啊,今天做早餐的材料,是我亲自采购的,绝对不存在任何问题,怎么可能会吃了中毒呢?而且整个学校这么多学生,吃的都是同样的东西,要中毒也是所有人都一起中毒,怎么会单单只是这几个孩子中毒呢?”一个中年胖男人忽然大声的叫嚷道。

    这是这所寄宿小学的食堂负责人陈海,外号胖大海。

    胖大海现在感觉自己真的挺冤枉的。

    自从市里一家学校,前不久因为食品安全出了问题,闹出很大的负面影响之后,市里最近正狠抓校园食品安全,而身为食堂负责人的胖大海,最近也是格外的小心,就怕出一点问题。

    今天做早餐的材料,包括面粉啊,油啊糖啊什么的,都是他亲自采购的。而且厨师们做早餐的时候,他也一直在现场监督,所以他敢说,给孩子们吃的东西,绝对没有出任何问题。

    而这样的寄宿小学,学生一直都呆在学校内,现在的时间又是早上,所以,云烟既然说他们是中毒,那肯定就是早餐出了问题。

    所以他才会第一时间跑出来叫冤。

    孙校长却狠狠瞪了他一眼,道:“呆会再收拾你!”

    然后又赶紧对云烟说道:“云医生,那你赶快帮忙治好这些孩子啊,费用好商量。”

    云烟皱眉说道:“不是费用的问题,而是这些孩子们所中的毒,好像不简单……”

    话没说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老师匆匆跑了进来。

    “校长,车准备好了。”

    “好,赶紧把孩子们送医院。云医生,你看……”孙校长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自己让人把云烟请了过来,结果现在又要把孩子们送去医院治疗,这怎么都说不过去。

    而云烟却想也不想就说道:“我跟你们去医院。”

    既然云烟这样说了,孙校长也就连忙对那些老师们说道。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孩子们抬上车啊!”

    老师们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准备动手抬人。

    “慢着!”

    突然的一声大喊,打断了所有人的动作。

    “如果你们想这些孩子出事的话,就送他们去医院!”

    萧逸飞神色凝重的站了出来。

    一时间,教室内所有人都愣了愣,纷纷朝他望来。

    就连云烟和梦露也是一样。

    而且她们和其他人一样,也都满脸困惑,不知道萧逸飞怎么忽然会这样说。

    看清楚萧逸飞的样子,孙校长感到很面生,记得不是自己学校的人。很快他就想起,这年轻人好像是跟云烟她们一起过来的,只是之前把他忽略了,没有放在心上。

    孙校长皱了皱眉,然后看着云烟:“云医生,这位是?”

    不等云烟说什么,萧逸飞就开口道:“我是云医生的徒弟。”

    “啊……”孙校长感到很意外,之前没听说云医生有收徒弟啊。

    不过这个问题现在不是重点,重点是萧逸飞刚才的话。

    可是萧逸飞都不等他开口,却直接说道:“这些孩子并不是简单的食品中毒,而是被某种毒物咬伤了,所以必须要尽快治好他们,现在送去医院,时间上已经来不急,并且,去了医院之后,医院肯定要先给他们做检查,等到检查做完,呵呵……”

    虽然萧逸飞没有接着说下去,但是意思很明显了。

    孙校长听得是心里一紧,连忙道:“可是,要是不送去医院的话,那怎么办?”

    “当然是就在这里,尽快的进行治疗。云姐……你有办法解除他们身上的毒吗?或者,先暂时控制住他们身上毒素的流动,避免毒素进入心脏。”萧逸飞连忙询问云烟。

    而孙校长听到这里,不禁有些疑惑,这小伙子不是云烟的弟子吗?怎么又称呼云烟为云姐?

    “这毒物的毒性太强,孩子们中毒太深,我可能没有办法短时间内解毒,不过只是控制毒素流动的话,应该没问题。”云烟点头说道。而看着萧逸飞的眼神,显得很是奇怪。

    要知道,刚才她也是亲自给孩子们把脉,才发现这些孩子是被毒物咬伤,并且情况严重,而萧逸飞刚才只是一直站在旁边看着,怎么就看出一样的结论呢?

    如果不是现在环境不允许,她肯定要刨根问底一番,而现在,她只能暂时放下疑问,先救人再说。

    而这个时候,云烟也觉得有些郁闷,本来名义上她还是萧逸飞的师傅呢,怎么现在,两人的身份好像完全颠倒了呢?

    萧逸飞完全顾不上去云烟的感受,现在情况紧急,他必须马上动手给这些孩子解毒了。

    “云姐,那我们就分头行动吧,你尽量控制住他们的情况,减缓毒素的流动,我来试着给孩子们解毒。”

    “这……好吧。”云烟同样也顾不上心里怪异的感受,从出诊箱内取出针灸针,稍加处理后,便开始给孩子们进行针灸。

    这一刻,云烟就像是完全变了个人一样,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特殊的气质。虽然她看上去比平时还要严肃,但是眉目间,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风情。

    萧逸飞看的眼睛一亮,一时间竟然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不过,他很快就回过神来,按捺住内心的悸动,面色平静地看着面前的一个孩子,将手搭在了孩子的胸口,迅速施展《噬毒**》。

    一个学校老师凑到孙校长跟前,担心的问道:“校长,现在怎么办啊?难道真的听这个小伙子的话,把孩子们留在这里吗?要是他们治得好还好说,治不好的话,要是出什么问题……”

    孙校长此时也是倍感纠结,左右为难。

    要说不听云烟师徒的话,坚持把孩子们送去医院的话,那么一旦出现萧逸飞说的情况,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了。

    而他这个校长,肯定要担负重大的责任。

    可是,萧逸飞毕竟只是云烟的徒弟,而且看着这么年轻,他说的话真的靠谱吗?

    要是他的话只是危言耸听,而自己因此没有及时将孩子们送去医院救治,到时候倒霉的还是他自己。

    所以现在他不管怎么选择,都要冒巨大的风险。

    而问题在于,他现在是相信萧逸飞呢,还是不相信?

    其实如果不是云烟表现出的态度,孙校长根本不会相信萧逸飞这个毛头小子说的话。

    毕竟神医传人的身份,还是能唬人的。

    孙校长纠结一阵之后,最终做出了决定。

    “赶紧给江城医院打电话,把这里的情况汇报一下,看看他们的意见……算了,还是我亲自打吧。”

    说着他便开始打电话。

    而现在的他,却并不知道,直到若干年之后,他都还在为今天做的这个决定而感到庆幸。 半^浮##生-/;{ban^fusheng

    随着《噬毒**》的施展,从毒皇母树根部,再次延伸出一条灵丝根须,一直延伸到萧逸飞的手指,然后再透过手指,进入到孩子的体内。

    这一切,只有萧逸飞能够看见,外人根本毫无察觉。

    当灵丝进入孩子的体内,幻化为灵蛇,张开巨口,开始吞噬里面的毒素,哪知道就在此时,突生异变。

    只见灵蛇一口吞下毒素之后,居然像是吞入了什么毒药一样,飞快的吐了出来,并且猛然朝着体外回缩,甚至想要缩回萧逸飞的体内。

    萧逸飞甚至从灵丝那里感受到了一种畏惧。

    “怎么会这样?”

    萧逸飞面色大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