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逸飞给万丰和梦露推荐的两块毛料,竟然全都赌涨了,也让姐弟两至少都赚了一百多万。

    唯独于凤拒绝萧逸飞为她推荐毛料,结果自己选的两块毛料,全都赌垮了。

    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摆在面前,让于凤感觉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痛。

    之前她对萧逸飞的怀疑和嘲讽,在事实面前,显得如此的滑稽可笑。

    最郁闷的是,之前萧逸飞也准备为她推荐毛料的,可是她却将人家拒绝了不说,还冷嘲热讽了一番。

    这样,她明明也可以沾沾光,轻轻松松的赚上一笔,结果她将已经送到了手边的财富,硬生生的又推了出去。

    这实在是让她郁闷得快要吐血。

    一百多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于凤的酒吧辛辛苦苦营业一年,赢利也不过一百多万。

    这一百多万,就相当于她酒吧一整年的收入。

    而且这笔钱赚的轻轻松松,哪像开酒吧那么辛苦。

    于凤没有梦露那样显赫的家世。

    自从她的父亲去世之后,现在就剩下她和母亲一起生活。

    还好她的父亲给家里留下了一家酒吧。

    现在母女两就靠经营这家酒吧维持生计。

    而母亲因为身体不好,只能呆在家里,没办法出来工作。

    所以只有靠她抛头露面,经营酒吧。

    于凤现在拼命赚钱,就是为了让自己和母亲过上体面的生活。

    所以,她虽然不是那种视财如命的人,但也没达到视金钱如粪土的境界。

    想到自己与这样一笔财富擦身而过,还是感到很心塞。

    而且萧逸飞挑选的毛料连续赌涨,也让于凤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萧逸飞给别人随便推荐的毛料,都能全部赌涨,那他给他自己挑选的毛料,又会差到哪里去?

    “这么说,自己与萧逸飞打赌,岂不是必输无疑?”

    于凤记得她在和萧逸飞打赌之前,万丰曾提醒过她,对她说过类似的话。

    可是她当时自信满满,并没有将万丰的劝诫放在心上。

    现在才知道错的是自己。

    想到这里,再想到自己与萧逸飞立下的赌约,于凤忽然想要偷偷开溜。

    不然要是真的输给了萧逸飞,那就太郁闷了。

    要是自己以后谈恋爱的事情,都要被萧逸飞一手控制,想想都感到可怕。

    就在于凤不战先怯的时候,萧逸飞对她说道:“要不之前打赌的事情,就这么算了吧?”

    本来萧逸飞是一片好心,不想让于凤太难堪。

    可是于凤对他的成见实在是太深了。

    面对他的主动求和,于凤首先想到的不是顺坡下驴,而是怀疑他别有用心,趁机在她面前炫耀。

    于是于凤断然道:“不用!君无戏言,既然我们赌约都立了,怎么能够反悔!当然,你要是主动认输的话,打赌的事情也可以取消。”

    萧逸飞彻底无语。

    也断然收回了自己的一片好心。

    “算了,既然她不领情,那我也就不再手下留情了!”

    想到这里,萧逸飞将他一开始挑选的那块极品翡翠放在了解石机上,准备开始解石。

    既然是极品毛料,那证明里面肯定有极品翡翠。

    所以萧逸飞在心里对于凤说了一句节哀顺变之后,便开启了解石机。

    在赌石圈也有不少迷信的行为。

    比如哪个解石师傅要是连续切涨的话,那么其他赌石的人,都喜欢请他帮忙解石,好像这样就能借运,获得好运气。

    因此,萧逸飞这个解石师傅,在获得连续两次切涨的战绩之后,顿时也引起了不少人的重视。有些人甚至准备等萧逸飞解完手上的毛料之后,便请萧逸飞帮他们解石。

    但是很快他们就知道,萧逸飞根本不是专业的解石师傅,而是临时客串解石师傅的客人。

    这样一来,他们就很难请到萧逸飞帮忙解石。

    虽然有些失望,但是,这并没有影响到大家围观看热闹的心情。

    现在所有人都想看看,萧逸飞能不能连续三次切涨。

    当然,绝大部分人都觉得希望渺茫。

    在刺耳的切割声中,极品毛料很快就被切成了大小不一的两半。

    大的有原来毛料四分之三的大小。

    小的仅有四分之一。

    看到切开的毛料,四周议论纷纷。

    “快看看出绿没?”

    “没看到啊。”

    “难道是赌垮了?”

    “应该是。”

    尽管没有出绿,但是于凤现在不再趁机对萧逸飞进行冷嘲热讽了。

    因为前面几次的打脸,已经让她吸取了充足的教训,在结果没有明朗之前,多说无益。

    萧逸飞没有在意其他人的议论,直接将大的那块毛料扔在地上,然后将小块的毛料又固定在解石机上。

    这种舍大取小的做法,让旁人觉得很是奇怪。

    而更加出人意料的是,萧逸飞这次没有再用切刀进行切割,而是直接推开切刀,换了砂轮机,对小块毛料的切面进行打磨。

    砂轮机飞速旋转,将毛料切面一点点的磨掉。

    石粉纷扬飘落,如同下雪一般。

    萧逸飞目不转睛地凝视着砂轮机打磨的地方,脸上第一次浮现起凝重的神情。

    这种凝重的神情,只维持了不到十几秒的时间,就迅速的消散了。

    他的脸上浮现起欣喜之色。

    因为凭借过人的眼力,萧逸飞透过纷扬的石粉,看到了一抹绿意。

    萧逸飞迅速将砂轮机关闭。

    然后拿起水龙,往打磨后的毛料切面上冲水。

    当水流冲走了毛料表面所有的石粉之后,一大片晶莹剔透的绿色就这样暴露在众人眼前。

    “出绿了!好大一片绿!”

    “涨了,又涨了!”

    现场又响起了一阵惊呼声。

    但是没有人注意到,一直在旁边充当观众的真正的解石师傅,此时却傻傻的愣在那里,满脸震惊之色。

    不一会,那几个玉器店大老板,也都相继跟他一样,脸上露出震惊的神情。

    “这,这不会是玻璃种帝王绿吧?”

    有个大老板用不确定的语气自言自语了一句。

    而这样一句话,却在现场引起了轰动。

    “玻璃种帝王绿?老天,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其他几个大老板其实也看出这块翡翠不简单,只是不敢确定这到底是不是玻璃种帝王绿翡翠。

    他们此时纷纷朝着那位解石师傅望去,想看看对方是什么看法。

    而这位解石师傅点了点头,道:“没错,这看着的确像是玻璃种帝王绿。”

    尽管他给出的只是一个不确切的结论,但还是让现场变得一片哗然。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