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还好,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的按摩,真的很有效,甄惜脸上的难受之色,逐渐消退了……

    看她现在的样子,病况应该已经完全好转了。

    于是萧逸飞果断的停止了按摩。

    哪知道就在他将手收回,刚刚起身,准备从床上站起来的时候,甄惜却忽然伸手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逸飞,别走……”

    萧逸飞讶然回头:“甄姨……”

    不等他把话说完,就发现甄惜竟然用力抓着他的手,然后往床上用力一拽。

    萧逸飞顿时猝不及防的跌坐回床上,然后满目愕然地,看着甄惜飞身投入他的怀里,双臂紧紧抱住他,像蟒蛇一样,将他勒得死死的。

    而且她整个人都完全投入了他的怀里,透过旗袍薄薄的丝绸布料,能够清楚的感知到她的高度,以及身体的温度。

    烫的吓人!

    萧逸飞大惊失色,万万没想到甄惜竟然会这样做。

    “甄姨,你这是干什么?”

    一边说着,一边连忙抓着她的手,用力挣脱。

    甄惜的力气再大,也远远比不上萧逸飞。

    萧逸飞很轻松就将她的手挣脱了,然后什么也没做,径直往房间外面走去。

    他不敢留在房间里了。

    也不敢再跟她呆在一起。

    就怕抵挡不住诱惑,犯下无法弥补的错误。

    所以干脆躲着她。

    但是甄惜却连鞋都没穿,赤着脚,一路跟了上来,说道:“逸飞,你别走!甄姨只是想放纵一次!凭什么云青禾能够乱来,而我却只能恪守妇道?凭什么他能和那个女人卿卿我我,浓情蜜意,而我却只能独守空房,孤芳自赏?”

    “逸飞,你放心,甄姨只想放纵一次,今晚之后,我们还是继续保持以前的关系,而且你放心,这件事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只要我们不说出去,谁也不会知道这件事,连烟儿也不会知情!逸飞,你别走,你是不是嫌弃甄姨太老?”

    甄惜以惊人的语速,说出了这样一大番话。

    而萧逸飞听得满头是汗。

    万万没想到甄惜竟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这种事情,却是万万不可!

    萧逸飞可不想作死。

    一语不发,二话不说,匆匆走到了房间门口。

    准备开门逃走。

    哪知道就在这时,却听见身后传来撕拉一声响。

    像是撕烂布匹的声音。

    虽然心里告诫自己,此时千万不要回头,但萧逸飞却还是忍不住回头匆匆一瞥,结果却差点吓得头皮发麻。

    只见此时的甄惜,竟然将身上的旗袍,完全撕破了,里面的风景,完全暴露在外。

    于是在漆黑的背景下,出现了一片雪白。

    真是黑白分明!

    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难道是想色诱自己?

    于是萧逸飞走的更快了。

    迅速打开了门锁,正要出门,蓦然,身后传来甄惜急迫的喊声:“站住!逸飞,你要是走出去,我就自杀在你面前!”

    萧逸飞皱起眉头,回头望去,看到甄惜原本盘好的秀发,此时全都凌乱的散落下来,原本固定头发用的发钗,此时却被她拿在手上,比在颈下,摆出威胁自己的样子。

    萧逸飞顿时无奈了。

    看来,目前只能这样了。

    两根灵丝闪射而出,无声无息,射到甄惜身前。

    一根准确缠住了她手上的发钗。

    一根则刺入了她身上的昏睡穴。

    于是下一刻,她直接昏厥了过去,整个人也往地上瘫倒下去。

    因为发钗被灵丝缠住,所以倒是不用担心她昏过去之后,会误伤她自己。

    早在萧逸飞释放灵丝时,他的人也动了。

    宛如残影,闪射到甄惜的身旁,赶在她倒地之前,将她一把抱在怀里,免得她摔伤。

    这一次,没了旗袍的阻隔,触感更加光滑美妙。

    而且自她身上,散发出阵阵芳香,沁人心扉。

    抱起来时,才发现看似丰韵的她,却轻若无物一般。

    萧逸飞驱除杂念,将甄惜迅速抱着,放到了床上。

    让她在床上躺好。

    看看她身上衣不遮体的样子,担心她着凉,又准备为她盖上被子,哪知道,还不等他付诸行动,就在此时,房间的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接着便看到云青禾一手拿着手电筒,一手扶着花荞依,出现在门外。

    其中云青禾神色焦急的说道:“逸飞,你花阿姨她不舒服,快,快帮她……”

    光柱照射在床上,声音嘎然而止!

    看着躺在床上,衣不遮体的甄惜,以及坐在床边,正伸手朝着甄惜探去的萧逸飞,云青禾整个人完全呆住了。

    真正的呆若木鸡!

    很显然,他万万没想到,会在萧逸飞的房间里,看见这样的一幕景象。

    呆滞之后,就是愤怒。

    他的脸,顿时变得一片铁青。

    萧逸飞也有些发懵!

    没料到竟然会这么巧!

    这个时候,云青禾竟然会出现!

    而一看云青禾现在的反应,就知道事情大条了。

    云青禾显然是误会了。

    也对!

    孤男寡女,同处一室,而且还是衣不遮体……

    此情此景,实在是太容易让人误会了。

    别说云青禾了,如果换成萧逸飞遇到这样的情况,也会产生同样的误会。

    按理说,既然云青禾与甄惜已经离婚了,那么,就算她和萧逸飞之间真的发生过什么,云青禾也无权多问。

    但是,萧逸飞很清楚,虽然因为花荞依这个第三者的存在,令云青禾和甄惜之间的婚姻彻底破灭,但是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却还在,而且还很深厚。

    外加上萧逸飞与云烟的关系,这件事更是难以容忍。

    云青禾没有当场爆炸,已经算是非常冷静了。

    “逸飞,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云青禾面色铁青的质问萧逸飞。

    大有如果萧逸飞不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就要上来和他拼命的态势。

    甚至他连身边正感到不舒服的花荞依,都扔下不顾,冲进了房间里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