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逸飞,你回来啦!来来来,让云伯伯好好看看你!”云青禾欣然说道。

    对萧逸飞,云青禾还是非常热情的。

    尽管看得出,他的眼神里带着几分尴尬,甚至心虚。

    毕竟当初在桃花寨发生的事情,萧逸飞当时也在场,知道得一清二楚。

    而当初他表现得那么忠贞不二,结果现在……

    哎……

    云青禾也是满肚子委屈和无奈。

    只是却不知道该向谁倾诉。

    萧逸飞看到云青禾此时的样子,也不知道该如何评述。

    心里当然是觉得云青禾太糊涂。

    这花荞依虽然各方面都很不错,但是,甄惜比她要更好啊!

    无论是相貌,身材,性格,气质……

    最关键的是,她还给云青禾养育了两个孩子。

    要是换做自己,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和她离婚的……

    咳咳!

    萧逸飞赶紧收回思绪,看着眼前的云青禾。

    脸上浮起笑容。

    不管怎么说,不管这件事云青禾做的是对是错,他都是云烟的父亲,自己的岳父,还是当初认的义父,因此,萧逸飞也不能因为一时的喜好,而对对方冷眼相待。

    正要喊声云伯伯的时候,忽然,旁边甄惜抢步上来,一把挤开云青禾,抢了他的位置,抓住萧逸飞的手,说道:“逸飞,来,让甄姨好好看看你!这些年你受苦了吧,看起来瘦多了。”

    云青禾苦笑着让开位置。

    而萧逸飞则刻意不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甄惜软柔的小手上,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看着甄惜将自己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

    看着甄惜眉目间的憔悴之色,心里叹息一声,很想安慰她两句,只是话到嘴边,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而且发生这样的事情,光靠安慰两声,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就在这时,花荞依走了上来,一边扶着云青禾的胳膊,一边对萧逸飞感激的说道:“逸飞,上次在桃花寨,多谢你救了我的命,因为你们当时走的匆忙,让我都来不及好好感谢你,更不知道该去哪儿找你们。”

    “还好后来在电视上,偶然看到你,才知道了你的身份,于是我才找到了江城,并且幸运的与青禾相遇。所以,你真可谓是我的大恩人,这次你能平安回来,我和青禾都感到非常的高兴,而无论如何,你一定要在我们家多住几天,让我和青禾有机会好好招待你。”

    听闻此言,萧逸飞颇为无语。

    感情云青禾和甄惜离婚这件事,居然还跟自己有关。

    是因为花荞依在电视上看到自己,认出了自己的身份,所以才找到江城,然后才间接找到了云青禾,最后才有了现在的结果。

    虽然萧逸飞觉得自己挺无辜的,但是心理上,还是对甄惜存在着一些歉疚。

    最重要的是,这件事不只伤害到了甄惜,连云烟也受到了不小的伤害。

    眼睁睁看着曾经和睦的家庭,现在闹成这样,可想而知云烟心里会是怎样的感受。

    此时,萧逸飞不知道甄惜和云烟这对母女,心里会怎么看待自己。

    她们会不会因此对自己颇有怨念呢?

    就在这时,云烟却上来挽着萧逸飞的胳膊,说道:“好了,逸飞,外面太阳太辣,我们还是进屋说话吧。妈,我们也一起进去吧。”

    “嗯。逸飞,走,甄姨知道你今天要来,所以特意亲手做了一桌子的菜,就等着你和烟儿回来吃饭!”

    看来她们母女两,心里并没有怪责自己。

    萧逸飞松了一口气,笑道:“好的,阿姨,真是幸苦您了!”

    甄惜和云烟母女两,就这样一左一右的,将萧逸飞迎进了里屋。

    也将云青禾和花荞依扔在了身后。

    看着妻女和萧逸飞的背影,云青禾满脸尴尬。

    而花荞依则目光一闪,对云青禾柔声道:“青禾,我们也进去吧!等大姐气消了之后,应该会接受我的建议的,你看逸飞他不也是同时跟梦露,还有烟儿交往吗,大姐也清楚这件事,不也没表示反对吗?所以,她现在只是气上心头,一时想不开而已,迟早她还是会想通的。反正只要大姐愿意接受我,别说让我做小了,就算做什么都行。”

    云青禾苦苦一笑,长叹一声,认命一般,扶着行动不便的花荞依,跟着进了里屋。

    萧逸飞和云烟母女进了里屋之后,便直奔西院而去。

    之前就听云烟说过了,甄惜虽然坚持和云青禾离了婚,但是却并没有从这个家里搬走,而是还是住在这里,与云青禾,花荞依共处一室。

    只不过,她和云烟住西院,而云青禾和花荞依住在东院,日常,吃饭什么的,都互不干涉!

    本来云烟出于担心,想让甄惜和她一起搬到逸飞医院的别墅去住,但是却被甄惜拒绝了,依然坚持要住在这里。

    也不知道她这样做,到底是出自什么心理。

    是因为心有怨念,所以故意住在这里,膈应云青禾和花荞依呢?

    还是因为其他原因呢?

    这点只有她自己清楚。

    连云烟都弄不明白,自己母亲到底是怎么想的!

    当天的晚饭,萧逸飞是和云烟母女一起吃的。

    云青禾估计也知道自己不受待见,所以一直没怎么露面。

    饭桌上,甄惜也没有提及她和云青禾的事情,而是询问了一下萧逸飞这些年的情况,萧逸飞自然不便告诉她真相,于是当初是怎么应付许院长和谷院长的,现在也怎么。

    不知不觉,天色就暗了下来。

    萧逸飞没有回市里,而是给梦露打了电话,知会一声之后,直接在云家留宿。

    既然是在云家留宿,而且现在云家还有花荞依在,萧逸飞也不好和云烟公然的同居一室,只能在甄惜特意提前收拾好的一间客房内住下。

    夜深人静之时,正当萧逸飞在房间里修炼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阵轻轻的敲门声。

    萧逸飞睁开眼睛,双目一亮,第一反应就是觉得来人应该是云烟。

    于是心念一动,闪身来到门前,打开了房门。

    果不其然,此时门外正站着一位佳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