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好了,萧逸飞,现在该你解石了。”

    于凤对着萧逸飞说道。

    心仪的毛料全部得手之后,萧逸飞现在心里的顾虑已经消散了不少,尽管之前那个谢顶的男人还在院子里,没有离开,但是萧逸飞还是决定解石。

    “好,解就解,谁怕谁啊!”

    四人带着毛料来到了解石机旁边。

    萧逸飞并没有立刻解石,而是说道:“万丰,你和梦露先解石吧!”

    “好啊,我早就忍不住了。”万丰兴奋的说道。

    而于凤却叫道:“等等!萧逸飞,为什么不是你先解石,而让万丰和小露先解石?你还说你不是怕输?”

    萧逸飞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道:“我只是不想让你输得太快!”

    “你……好吧,你就继续嘴硬吧。就算你故意拖延时间,最后还不是注定了会输。”

    “呵呵,谁输谁赢,你很快就知道了。”萧逸飞自信的说道。

    眼看萧逸飞和于凤又开始斗嘴,万丰也感到有些头大。

    他现在也已经发现,于凤与萧逸飞之间简直就是势同水火啊!

    眼看于凤怒视着萧逸飞,眼睛里快要喷火,万丰不敢率先解石,免得于凤将怨气发泄到自己的头上,遭受无妄之灾。

    万丰眼珠子一转,忽然说道:“于姐,要不你先解石吧?”

    “我先解石?好啊,我先解就我先解。我可不像某人,心里明明怕输怕的要死,还一个劲的嘴硬,故意拖延时间,让别人先解石。”于凤是绝不放过任何打击萧逸飞的机会。

    万丰和梦露顿时交换了一个无奈的眼神。

    倒是萧逸飞微微一笑,并没有把于凤的冷嘲热讽放在心上,仿佛于凤说的人根本就不是他一样。

    于凤腹诽道:“哼!脸皮真厚!”

    于凤最先解石的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

    负责解石的师傅,刚刚打开解石机,正准备替于凤解石的时候,萧逸飞却忽然说道:“这位师傅,不用麻烦你了,还是我来给她解石吧。”

    “啊?”解石师傅闻言错愕不已,他入行这么多年,不知道给多少客人解过石,还是第一次有客人提出这样的要求。

    错愕之下,他不禁朝着于凤望去。

    这些毛料毕竟是于凤的,当然是由于凤做主。

    于凤也是一脸愕然地望着萧逸飞:“你也会解石?还是说,你想借机报复,故意将我的毛料切垮?”

    萧逸飞道:“本来就是垮的,再怎么切也不会涨啊!”

    于凤顿时对他怒目而视:“你……”

    萧逸飞打断道:“怎么,你不敢让我帮你解石?刚刚你还不是说我胆小吗,怎么现在轮到你怕这怕那了?”

    于凤明知道这是激将法,但是,还是冷笑道:“哼!有什么不敢的,就怕你切坏了我的毛料,最后赔不起。”

    “我要是切坏了,十倍赔偿你。”

    “好啊!那你可得小心了,免得赔得倾家荡产!”

    萧逸飞没有说话,而是直接拿起解石刀,以示回应。

    既然萧逸飞自己作死,于凤自然不会拦着他,答应由他给自己解石。

    于凤很快就为自己的明智决定叫好。

    原来萧逸飞拿起解石刀之后,没有丝毫停顿,也没有仔细研究面前的毛料,就直接朝着毛料当中一刀切了下去。

    于凤看到后,欣然不已。

    “哈哈,这丫完全就是个菜鸟啊!”

    哪有人像这样切石的。

    一旦这毛料内藏有翡翠,按照这样的切法,百分之九十九都会将里面的翡翠给切坏。

    “哼,你就等着十倍赔偿我吧!”

    这个时候,旁边闲着的解石师傅也看不下去了,提醒道:“小伙子,你这样切石很危险啊,就算是赌涨的毛料,也有可能会被切坏。”

    萧逸飞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没事,这种注定会赌垮的毛料,怎么切都是一样。我这样切,一刀就能知道结果,省下了第二刀,效率更高。”

    一边说着,一边坚持己见的继续切石。

    于凤听到萧逸飞的话,肺都快被气爆炸了,怒视着萧逸飞,恨不得将萧逸飞给生吞活剥。

    萧逸飞这样说,表面上是说这块毛料不怎么滴,实际上是在讽刺她的眼光差。

    “这笔仇我先记下了,待会再跟他算账!”

    于凤恨恨的暗咐道。

    可是于凤很快就发现,之前的那一刀,让萧逸飞看起来像是一个从未解过石的菜鸟,但是接下来,他表现的又好像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解石师傅。

    因为,他的手实在是太稳了。

    就像是一台精密的机器,控制着手上的解石刀,在毛料上切开了一条笔直的切口。

    连那赌石师傅,此时也暗暗惊叹,心想,这不会是同行吧?

    就凭这手上的功夫,没十几年,根本就练不出来。

    萧逸飞切石,不但手稳,而且速度快得惊人,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这块毛料就已经被从中切成了两半。

    等到毛料被完全切开之后,所有的目光全都汇聚过来,集中在毛料的切面上。

    结果看到里面灰白灰白的,根本没有半点绿意。

    解石师傅失声道:“还真是赌垮了!”

    瞎说什么大实话。

    没看于凤现在都郁闷坏了吗。

    于凤现在真的挺郁闷的。

    她本来还想,这毛料内要是有块翡翠的话,那萧逸飞就损失大了,而她也能趁机给萧逸飞一个深刻的教训。

    可是没想到还真的被萧逸飞给蒙中了,自己这块毛料真的一文不值。

    这让她期待的好戏全都落空了。

    “哼,算他走了狗屎运!”

    “不急,还有一块毛料呢,我就不信我选的两块毛料都会赌垮。”

    本来于凤还担心萧逸飞不敢继续解石,等到看见萧逸飞拿起解石刀,开始切割她的第二块毛料时,顿时松了一口气。

    可是于凤很快就又失望了。

    当萧逸飞将这块毛料再次从当中切开之后,还是一样的结果。

    “又赌垮了!”

    众人一阵叹息。

    于凤的瓜子脸,此时也完全垮了下来。

    看到于凤脸色难看,梦露还以为于凤是因为毛料赌垮了而感到难过,不禁开口安慰她。

    “小凤,你别难过,赌石就是这样,十赌九输!要是随随便便就能赌涨的话,那大家以后什么事都不用做,都去赌石算了。”

    于凤有苦难言。

    毛料接连赌垮,她当然难免感到失望,但是她现在感到最遗憾的是,错失了一个打击萧逸飞的机会。

    反过来,萧逸飞抓住了一个攻击自己的机会。

    还不知道萧逸飞会怎么嘲笑自己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