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李先生更是气恼不已,冲过去想要对劳伦动粗,怒道:“我老婆都病成那样了,你居然说她是装病,你还是人吗?你要再敢这样侮辱萧医生,我就算豁出去一条命,也要让你付出代价!”

    劳伦顿时被眼前千夫所指的情况给吓到了。

    特别是对面的李先生,暴怒的样子,让她真的担心对方会ko自己。

    但是仗着自己米国记者的身份,自认为这些华夏人不敢真的对自己动粗,嘴里还叫嚣道:“我说的哪里有问题?这件事本来就非常不正常!哪有人能够这么快就治好癌症,你们觉得这可能吗?”

    众人怒道:“你……”

    就在这时,萧逸飞抬眼朝着劳伦扫了过去,然后说道:“大家冷静一下,其实这位记者小姐说的并非毫无道理。”

    这一刻,现场顿时安静下来,纷纷错愕的望着萧逸飞,不知道此时萧逸飞为什么要这样说。

    要知道,这个劳伦现在可是在质疑萧逸飞啊。

    而大家现在可都是站在萧逸飞这边啊。

    可是没想到萧逸飞反倒表态说,劳伦说的有道理。

    这让他们这些人如何自处?心里能够好受吗?

    却不知道,劳伦此时也是满脸迷惑。

    她也不知道萧逸飞为什么要这样说话。

    不过就在这时,萧逸飞又说道:“既然劳伦记者又是担心这个,又是担心那个,既怀疑我是骗子,又说我的治疗方式,会有后遗症,为了让这位记者小姐放心,这样吧,以后我们逸飞医院,只会对华夏本国癌症患者开放。至于国外的癌症患者,就恕我们无力接待。特别是米国患者。因为,暂时我们拿不出有力的证据,来证明这不是骗局,也没办法肯定的说,这样不会造成后遗症。”

    此言一出,现场记者们顿时当场愣住。

    但是马上就惊醒过来。

    纷纷暗暗叫好。

    原来他们都误会萧逸飞了。

    原来萧逸飞并不是真的赞同劳伦的质疑。

    而是给了对方一个强有力的反击!

    众多华夏记者们,纷纷用同情和奚落的目光,望向劳伦,等着看她的好戏。

    而劳伦的脸,顿时绿了。

    连身子都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眼睛深处闪过一丝慌乱。

    不能不慌啊!

    可以想象!

    如果萧逸飞真的因为她的原因,做出这样的决定,这个消息一旦传出去,那么劳伦肯定会成为众矢之的。

    不只是米国人,是除了华夏之外的,全世界所有国家的人,都对她恨之入骨,恨不得将她活活吞掉!

    想到这样的后果,劳伦突然怕了。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到底有多愚蠢。

    也更加意识到,眼前的萧逸飞,可不是那么好惹的。

    人家可是目前全世界唯一能够治疗癌症的医生,可以说是全世界癌症患者,甚至全人类的救世主,自己刚才居然那样质疑他,这简直就是在和全世界作对!摆明了就是在找死啊!

    劳伦肠子都快悔青了。

    “自己怎么会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呢?”

    而这个问题,只能问她自己了。

    是她太高估了自己米国记者的身份,以为在华夏可以横着走,就算做再过分的事情,都会没事。

    也是她太低估了萧逸飞的身份,因为一直对萧逸飞持否定态度,所以不能客观的衡量萧逸飞现在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力,将萧逸飞当成是一个普通医生来看待。

    如果她能够客观一点,不要屁股决定脑袋,就不会犯下这样的低级错误。

    “还好,这个错误应该还能挽救!”

    劳伦乐观的想道。

    连忙试图补救。

    但是,情况都已经这样了,她居然还是放不下身段,不愿当面认错,还在试图狡辩,对萧逸飞喊道:“萧医生,我刚才那样说,只是基于患者的立场,提出的正当性质疑。你不能因为这样,就对我进行打击报复?就算你想针对我,那也冲我一个人来好了,与其他人无关,更与那些遭受病痛折磨的人无关。”

    萧逸飞道:“不,记者小姐,我怎么会打击报复你呢?相反,我还要感谢你才对!要不是你提醒我,我也没有意识到,原来给绝症患者治病,还要承担这么多的风险。既要证明我不是导演和演员,又要证明前来求诊的病人,不是群众演员,而且,还要担心出现后遗症的问题。”

    “毕竟我们医院只是一家小医院,经不起太大的折腾,要是出点小问题,岂不是就要被告到倾家荡产?外加上我们医院接待病人能力有限,所以只好做出这样的决定。”

    听到此言,劳伦差点没当场喷血。

    她当然知道,萧逸飞纯粹就是在讽刺她。

    就在劳伦急忙想要开口说点什么的时候,萧逸飞突然问道:“对了,记者小姐,我有一个问题想咨询一下你。你说,如果一个癌症晚期患者,因为不能得到有效的治疗,马上就要死亡了,在这种情况下,有人能够将他治好,但是治好之后,可能会出现后遗症,那你说,这个癌症患者,会不会拒绝治疗呢?”

    “这……”劳伦顿时面红耳赤,哑口无言。

    没错,如果一个人连命都快没了,那还谈什么后遗症不后遗症的。

    相反,要是能保住性命,就算以后出现什么后遗症,那又算得了什么呢?

    所以说,她刚才的质疑,纯粹就是毫无意义。

    就在劳伦羞愧难当时,萧逸飞呵呵一笑,道:“记者小姐要是不知道怎么回答,那也没什么,反正我并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因为,我们医院治好的病人,绝不会出现后遗症之类的问题。好了。记者小姐,我还要给其他病人治病,就先告辞了!”

    说完转身朝着住院楼走去。

    看到萧逸飞当真说走就走,劳伦这才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连忙追上去喊道:“萧医生,请等等,萧医生,我刚才的确有说错话,萧医生……”

    但是萧逸飞压根就没有理睬她,直接走进了住院楼。

    而劳伦呢,很快就被一群保镖给拦了下来,禁止她进入住院楼。

    倒是其他华夏记者们,却发现这次,这些保镖们竟然意外的没有阻拦他们,而是任由他们跟着萧逸飞一起进入了住院楼。

    如此一来,他们岂不是就能跟进去进行后续的采访啦?

    “哈哈,还是萧医生魄力大!刚才不枉费我们挺他!”

    “是啊是啊!”

    众多记者们纷纷感到高兴的同时,更是在心里笑话劳伦。

    “不作不死!”

    “真是活该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