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逸飞选中这块毛料,都是因为寒玉冰蚕的关系,而这块毛料表面看起来与其他毛料有什么不同,他也说不出来,要是随便瞎扯,那更容易闹出笑话。

    其实,想要回答这个问题,萧逸飞可以什么都不用说,只需要将这块毛料切开,答案自然明了。

    到时候一旦这里面的极品翡翠现世,就算于凤也要当场傻眼。

    但是,这样做就太容易得罪人了。

    要是那个男人发现萧逸飞从他手上抢走的,是一块价值不菲的极品毛料的话,只怕会郁闷得当场吐血,要是心胸狭窄之辈,说不定还会因此心生怨恨,恨上自己。

    萧逸飞从此人手上抢走极品毛料,心里已经感到非常歉疚,怎么可能还会对此人做这种落井下石的事情呢。

    所以就算要将这块毛料解开,也要等那个男人离开这里了再说。

    萧逸飞随便应付了一句。

    “我只是觉得这块毛料跟我有眼缘,所以才挑中了它,并没有什么好说的。”

    “切,我就说嘛,他肯定是在瞎蒙!以我的经验来看,这不过就是一块普普通通的毛料而已,肯定是赌垮的货,不然的话,我以后就将名字倒着写。”于凤得意而又不屑的说道。

    这丫头怎么老是针对我啊?

    萧逸飞觉得哭笑不得。

    眼看于凤把话说的这么笃定,忍不住想再给她一个小小的教训。

    于是说道:“于凤,这话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可别后悔啊!”

    于凤不屑的瞥了他一眼,道:“本小姐一向说话算话,这块毛料要是能赌涨,那我就把名字倒着写,可要是赌垮了呢?”

    萧逸飞道:“那我也把名字倒着写!”

    于凤摇首道:“不行,这样的惩罚也太轻了。要不这样,你要是输了,那你和梦露交往的事情,就得听我的,到时候我让你们分手,你们就得分手,你敢不敢?”

    梦露急了:“小凤……”

    但是去被于凤伸手打断了。

    萧逸飞是真的被于凤给气到了。

    因为听到于凤的这番话,他终于明白于凤昨晚为什么会陷害他了,原来她是想拆散他和梦露啊。

    “可是昨晚以前,我跟她并没有结怨,她为什么要拆散我和梦露呢?”

    “还有,我和梦露交往,与她又有什么关系,她无非就是梦露的闺蜜,又有什么权利干涉别人的感情呢?”

    萧逸飞对于凤的所作所为感到有些反感。

    因此,此时他倒是不介意给她一个教训。

    “有什么不敢的!但是,如果你输了,那以后你交男朋友的决定权,就要掌握在我的手上,只有经过我的允许,你才能交男朋友。怎么样?你敢答应吗?”

    他这叫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不过,就怕于凤会心有顾忌,不敢答应这样的条件。

    梦露在一旁听到这里,顿时感到哭笑不得,没想到萧逸飞竟然提出这样奇葩的要求。

    眼看萧逸飞和于凤又要对掐,她感到一阵头大。

    想不明白,自己的闺蜜和自己的男朋友,怎么就老是势同水火一样呢?

    她夹在中间,感觉真是很为难。

    梦露现在觉得于凤应该不会答应萧逸飞提出的这种离谱的条件。

    但是,于凤已经被萧逸飞的话气到了,而且,她坚信萧逸飞不可能随便选一块毛料,就能赌涨,所以自己肯定稳赢不输。

    于是她咬牙切齿的说道:“好,我答应了!等等,还有一点,这块毛料必须要解出超过一百万的翡翠,才能算是赌涨,怎么样?”

    “好,没问题!”萧逸飞答应得很干脆。

    “于姐,你别冲动啊!姐夫他可是赌石高手,上次一块毛料赚了几千万,你跟他赌这个,不是稳输吗?”万丰连忙开口劝阻于凤。

    于凤听到这里,心里顿时一突。

    难道这萧逸飞真的是赌石高手?

    可是看着萧逸飞年轻得过分的脸,怎么看都不像是那种经验丰富的赌石高手,所以很快就放下了顾虑。

    哼,什么高手啊,我看他就是走了狗屎运而已。

    于凤不屑的想道,然后不顾万丰和梦露的劝阻,坚持与萧逸飞立下了赌约。

    “喂,萧逸飞,咱们刚才的赌约,可是都录像了,你事后可别反悔啊!”于凤晃了晃手上的手机,对萧逸飞说道。

    “视频我也备份了,我也希望你事后别反悔。”萧逸飞毫不示弱的反击道。

    于凤轻哼一声,催促道:“那还等什么。你赶紧去解石啊!”

    萧逸飞并不想现在就解石。

    觉得还是应该再等等,等那个男人走了之后,再去解石。

    而且,这块毛料太极品了,他担心一旦里面的翡翠解出来之后,那位孙老板会有想法,到时候再想买其他毛料,可能会出现一些变数。

    所以在解石之前,他想要先挑选一些毛料,这样钱货两清之后,那位孙老板就算有想法也没办法。

    哪知道于凤看到他犹豫不决后,继续不耐烦的催促起来。

    “赶紧的!萧逸飞,你不会是怕输,所以才磨磨蹭蹭,不敢解石吧?要不你主动认输算了,也许本小姐一高兴,就放你一马呢。”

    我怕输?我是怕你输不起才对!

    萧逸飞可不会因为于凤的激将,而做出冲动的决定,他还是决定坚持原来的想法。

    所以淡淡的回应道:“你没看见那边的解石机,现在都有人在用吗?我们总不能把人家给赶走吧?”

    说的倒是。

    于凤看了一眼被人占用的解石机,只能郁闷的说道:“好吧,那就再等等,等他们解完石之后,你就要立刻开始解石,怎么样?”

    “好。没问题!”萧逸飞答应了下来。

    眼看解石机那边的切石马上步入尾声,留给萧逸飞的时间并不多。

    所以接下来他赶紧抓紧时间挑选毛料。

    在寒玉冰蚕的帮助下,萧逸飞根本用不着将毛料进行一一鉴定,只需要根据寒玉冰蚕反馈的信息,将里面藏有翡翠的毛料从毛料堆中挑选出来。

    这样的效率,简直是快的惊人。

    不过四五分钟的时间,萧逸飞就已经挑选出了十多块毛料。

    这种超高效率的挑选毛料的方式,在别人看来,却完全就是儿戏。

    天啦!他哪里是在挑选毛料,简直就是在捡石头的游戏嘛!

    于凤本来就坚信自己不会输给萧逸飞,现在她自然更加确定了这一点。

    她好笑的对万丰说道:“万丰,你不是说你这位姐夫是赌石高手吗?那里说说看,什么时候看到别的赌石高手是这样挑选毛料的?”

    “这……”万丰哑口无言。

    看到萧逸飞的表现,面对于凤的质疑,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他也觉得萧逸飞这样选择毛料,显得有些太草率了。

    可是想到上次在珠宝街,萧逸飞也是这样草率的挑选毛料,结果却打了所有人的脸,所以本能觉得萧逸飞这样做,肯定含有深意。

    梦露对萧逸飞还是充满信心。

    甚至这种信心,从未动摇过。

    梦露不想于凤继续针对萧逸飞,连忙说道:“好了,小凤,我们既然来这里了,总不能空手而归吧,走,我们也去选毛料吧。”

    萧逸飞挑选毛料时的情景,也被院子里其他人看到在眼里。

    不少人连连摇头,脸上露出轻视的笑容。

    “这是哪里来的菜鸟?交学费也不是这样交的吧?”

    “真为他的父母感到心碎啊!辛辛苦苦赚的钱,被儿子拿来这样糟蹋!还不如直接扔水里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