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如非亲眼所见,谁敢相信,眼前这一片荒败破烂的废墟,竟然就是昔日最繁忙的港口。

    真是一夜之间,沧海桑田。

    变化实在是太大了。

    就在萧逸飞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内心暗爽之时,谷口尚在一旁面色阴沉的说道:“现在发生的这一切,肯定都是华夏人的阴谋,眼前的圣户港,也都毁在华夏人的手上!他们以为这样做,就能打到我们倭国吗?哼!真是痴人做梦,这笔账,无论如何都要找他们清算!”

    萧逸飞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只是心里表示……

    呵呵!

    在码头上,萧逸飞看到了一架直升飞机。

    等到在谷口尚的带领下,坐上了这架直升飞机之后,才知道这竟然是特意为自己准备的交通工具。

    这让萧逸飞越来越感到好奇了。

    自己现在所扮演的石井太郎,这次可是以戴罪之身回国,没有受到虐待也就罢了,居然还屡屡受到如此特殊待遇。

    这是不是有些太反常了?

    本来还准备直接找机会闪人的萧逸飞,内心不禁充满好奇,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隆隆隆……

    直升机自码头垂直升向半空,然后朝着某个方向飞掠而去。

    机舱内,经过崛步龙井的提醒,萧逸飞知道这是通往圣户机场的方向。

    看来这架直升飞机,是准备将他们送到圣户机场后,然后再乘坐航班,前往东津。

    而石井家族所在地,正是东津。

    而且,从崛步龙井那里得知,圣户机场并没有直接飞往华夏的航班,如果萧逸飞想要回华夏,那就只有两种方式。

    一种是就近前往小阪关西机场,搭乘飞机回国。

    另外一种,就是前往东津,然后搭乘东津机场的航班,飞回华夏。

    而且东津机场,有直通江城的航班。

    这样更方便!

    这时,谷口尚好像想到了什么,开口笑道:“小少爷,先要恭喜你了……”

    萧逸飞目光一闪,问道:“恭喜我?您老是在故意开我的玩笑吧?我刚刚犯下大错,还准备回去受罚呢,何喜之有?”

    谷口尚笑道:“呵呵,小少爷你不必担心,老奴保证,等回去之后,你不但不会受到责罚,反而还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惊喜。”

    萧逸飞好奇的问:“到底是什么惊喜?您老能不能说清楚?”

    “哈哈,等小少爷你回去之后,自然就会知道这个惊喜是什么了!”

    谷口尚哈哈笑着,故作神秘的说道,简直就是在故意吊萧逸飞的胃口。

    “轰!”

    萧逸飞突然直接一个精神波攻击轰了过去。

    下一刻,谷口尚脸上的笑容顿时一滞,身子也猛然一震,如遭雷殛一般。

    但是马上,他的脸上却浮现起极为错愕的神情。

    嗖的一下,目光如炬的射向萧逸飞,惊问道:“少爷,你干什么?”

    萧逸飞此时也大吃一惊。

    本来看到谷口尚苍老无害的样子,以为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所以萧逸飞准备直接将其催眠,从他口中搞清楚怪蛋的秘密。

    当然,同时也想知道,为什么“石井太郎”这个犯错之人,回国后会受到家族如此优待。

    背后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还有谷口尚口中的惊喜,指的又是什么。

    哪里知道,一向无往不利的催眠术,此时居然对此人失效了。

    不!

    不是失效!

    而是对方的精神力非常强大,远远超出了催眠术的等级,所以才失手了。

    虽然说,出现这样的结果,萧逸飞占了主要的原因。

    是他太轻敌了,所以刚才施展催眠术,没有倾尽全力。

    但是,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这谷口尚,并非是普通人!

    甚至可能还是一个实力不俗的高手!

    只是在谷口尚身上,明明没有感应到任何毒素的存在啊!

    所以他绝不是变异人。

    或者,除非他是筑基六层以上的变异人。

    但是萧逸飞觉得这有些不可能。

    以凶岛核电站的情况,很难制造筑基七层以上的变异人。

    那么,这谷口尚又是什么人呢?

    为什么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这下情况变得有些复杂起来!

    萧逸飞感到意外。

    却不知,谷口尚此时也同样感到非常意外。

    没想到无缘无故的,对面的小少爷,竟然会突然攻击自己。

    而且,在他的印象当中,这个小少爷,一直都是一个不学无术之辈。

    而且还比较无能!

    就像这次针对鼎鑫拍卖行的吞鼎计划,本来计划非常完美,随便派个人,都能顺利的完成计划,达到目标。

    结果计划交到小少爷手中之后,却出现了巨大的纰漏,从而前功尽弃。

    而且还与黑日会结下了仇!

    本来以小少爷犯下的错误,这次回来之后,肯定会受到严厉的责罚。

    甚至以后也别想再参与家主之位的竞争。

    只是没想到的是,这小少爷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遇到了一件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好事。

    相比之下,他在华夏犯下的那点错误,甚至显得微不足道起来。

    所以这次他回国后,才会享受优待。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在谷口尚心里打上无能标签的小少爷,竟然会突然偷袭自己。

    而且还展现出了一定的实力,这就有些太出人意料了。

    “难道说,这小少爷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以前都是在扮猪吃虎?”

    “不可能!这不可能!他不可能在老夫面前扮猪吃虎!”

    “看来,他有可能是在华夏遇到了什么奇遇,所以才学了点本事!”

    “不过,就他这点本事,也敢对老夫动手,实在是大逆不道!”

    谷口尚心中怒火升腾。

    他的身份是仆人,但是在石井家的身份,其实比石井太郎这样的少爷,要高贵多了。

    因此,石井太郎此时偷袭他的行为,可是称得上以下犯上!

    如果不是看在他少爷的身份,以及马上就要好事将临,而且,这件事对石井家族意义重大的份上,谷口尚只怕早就忍不住将他一掌劈杀!

    脸色难看道:“小少爷,你想干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