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听到敏儿的暗示,率恩脸上都快滴血了。

    脑袋差点要垂到地上去。

    如果不是事关自己弟弟的病情,她现在肯定会吓得夺路而逃。

    这个时候,她才看清楚自己这个姐妹的真实一面。

    没想到敏儿不但跟石井太郎这样的人关系暧昧,而且还有替石井太郎拉皮条的嫌疑,甚至从她的话里面,还能听出她也具有某方面的癖好。

    难怪她会和石井太郎凑到一起,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又或者称之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总之,真是人不可貌相!

    特别是当敏儿说完之后,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在她耳廓上……

    遭此偷袭,率恩顿时感觉浑身好像过电一样,同时也更是吓了一跳,忍不住一把将敏儿给推开了,朝着门口快步走去。

    她有些不敢继续留在这里了。

    敏儿倒也没生气,咯咯笑着一把拉住她,说道:“率恩,你别走啊。你难道不想治好奎泰的病了吗?”

    听闻此言,率恩脚下立马刹车。

    对!

    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弟弟就这样不治身亡。

    但是!

    她也不敢继续呆在这里,更不敢答应做石井太郎的"qing ren"。

    要不然,和石井太郎和敏儿这一对变态搞在一起,最后真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可能会因此而自暴自弃,彻底堕落吧。

    弟弟的生命,自己的幸福,两种选择,在脑海中不断的闪现。

    一时间,率恩心里充满了纠结,不知道该作何选择。

    此时,萧逸飞看不下去了,直接对率恩道:“率恩小姐,你先出去吧。给你弟弟治病的事情,我们稍后再说。”

    “哦,好的。那我告辞了。”

    率恩顿时好像得到特赦的罪犯一样,又好像逃难的难民一样,匆匆离开了房间。

    等她一走,敏儿就往萧逸飞身上靠过来。

    浴巾也掉了。

    嘴里还说道:“亲爱的,你干嘛就这样把率恩放走了呢?还不如趁机把她一口吃掉,这样她就不会再继续纠结了。对了,人家这么辛苦帮你得到了率恩,你该怎么奖励人家呢?”

    萧逸飞往旁边稍稍一让。

    敏儿顿时落空。

    一不小心面朝下摔倒在床上。

    “啊……”

    敏儿嘴里发出一声惊呼。

    还好是倒在床上,所以倒也没有摔伤。

    她并没有从床上爬起来,而是顺势一个翻身,仰面躺在床上。

    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

    本来以为萧逸飞会忍受不住诱惑,直接扑过来,将她一口吃掉。

    哪里知道,萧逸飞竟然站在床边一动不动,而且还背对着她,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啊?

    敏儿顿时感到非常意外。

    心里惊讶。

    这位石井少爷今天是怎么了?

    以前哪次见到自己,不是一副猴急的样子,不等自己脱下衣服,就乱来,然而今天,自己都主动摆出如此诱人的姿态,可是他居然无动于衷。这和平时的差距,未免也太大了吧?

    从床上坐了起来。

    “亲爱的,你怎么啦?你看,把人家都摔痛了。”

    敏儿一边委屈的说着,一边揉着,好像刚才真的把那儿摔坏了一样。

    其实纯粹就是赤果果的诱惑。

    只是萧逸飞依然没有回头,问道:“说说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对率恩说我能治疗癌症?还有,她答应做我"qing ren",又是怎么一回事?”

    敏儿手上的动作顿时一僵。

    惊讶道:“亲爱的?你是怎么了?是你得知恩率的弟弟患癌,然后让人家去告诉她,说你能治疗癌症,然后让她答应做你的"qing ren"啊。你怎么连这些事情都不记得了?还是你身边的女人太多,根本就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也把我和率恩都忘在了脑后呢?是不是你的心,都被那个黑美人给迷住了?”

    “那个黑美人到底是谁啊?她除了脸长得不错之外,身材没我好,皮肤没我白,又没有我这么性感,这么听话。你到底看上她什么了?”

    萧逸飞苦笑。

    也幸亏俞黎人不在现场。

    没有听到敏儿对她的评价。

    要不然恐怕会忍不住发飙。

    而敏儿看到萧逸飞保持沉默,还以为真的被自己给说中了。

    道:“哼,亏人家为了你,在明知道李君旭看上了率恩的情况下,不但提前把这次他们搭乘游轮的时间告诉了你,而且还提前告诉你,他们想要用斗狗来坑你的事情!而且,我还将最好的斗犬的编号也告诉了你!让你赢了斗狗比赛。现在倒好,你不但赢到了公司股份,而且还将我们四姐妹都赢到手了,可谓美女在怀,人财兼得。可是我这个大功臣呢,却早就被你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敏儿气恼之下,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全都讲了出来。

    而萧逸飞这才知道。

    原来,石井太郎当初选择乘船回国的真相,并不仅仅是担心受到家族责罚那么简单,而是打着要跟李君旭抢女人的主意。

    原来不仅仅是李君旭想要用斗狗来坑石井太郎,而石井太郎也想借此机会,反过来坑李君旭一笔。

    原来这敏儿那天塞给自己的那张纸条,上面写的数字,居然是斗犬的编号……现在回想一下,那天自己挑中的那条斗狗的编号,的确和纸条上的数字一模一样。

    对于这些真相,萧逸飞真是有些哭笑不得!

    也不知道这些世家公子们,整天到底在想什么。

    而随着石井太郎和李君旭,一个死掉,一个被自己寄生,对于两位大少之间的恩怨情仇,尔虞我诈,以及对于眼下主动送上门来的敏儿,萧逸飞都并无太多兴趣。

    但是敏儿却继续凑了过来,道:“亲爱的,你不会生气了吧?好吧,刚才是我错了,我不该胡乱猜测!来吧,亲爱的,自从上船之后,我们都没机会亲热,马上就要下船了,再不珍惜时间,还不知道下次见面,要等到什么时候。”

    “要不,人家答应你上次的要求。行不行?只是……你得稍稍注意一点,别在我身上留下伤口,后天我还要进行演出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