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轰!”

    又是一次对掌!

    二人的身影再次分开。

    但是这一次,萧逸飞脚下却纹丝不动。

    而白蒙却连续后退,直到退出四五米远的距离之后,这才堪堪站稳。

    而他脸上,也开始浮现起惊慌之色。

    显然,他已经发现自己的形势越来越不妙。

    趁热打铁!

    萧逸飞不给白蒙留任何喘息之气,主动朝着白蒙攻了上去。

    白蒙仓促迎战,竭尽全力的准备反击。

    哪知就在此时,白蒙却感到右腿后腿一阵剧痛,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伤了一样。

    他连忙低头查看,却只看到一道红影从脚边闪过,趁着夜色,迅速的窜射进路边的旮旯,消失在阴暗当中。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看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但是他知道,这肯定是某种毒物,因为,他已经感到自己腿上被咬伤的地方,就像是被烧红的烙铁烫伤了一样,火辣辣的痛。

    这种痛苦,简直无法忍受!

    而且,他还能感受到一种毒液,正沿着被咬伤的伤口,朝着身体四周迅速蔓延。

    突如其来的异变,以及无法忍受的剧痛,迅速蔓延的毒液,都让白蒙不得不走神。

    而高手过招,不容有失,切忌走神。

    一旦走神,危险重重。

    此时的白蒙,就因为这短暂的走神,而陷入到危境。

    只见当萧逸飞朝他一拳轰来之时,因为他的走神,而错过了最佳的反击机会,也来不及组织有效的防御,结果只来得及抬起胳膊,挡在身前,想要借此挡住萧逸飞的攻击。

    结果被萧逸飞一拳轰在了他的右手臂上。

    “轰!”

    这一拳之威,直接轰断了白蒙的手臂骨,也将白蒙轰飞了出去。

    耳边甚至能够听到臂骨断裂的声音。

    那凶猛的毒火,更是瞬间焚化了手臂上的衣物,也将白蒙的手臂差点焚烧成焦炭。

    幸亏白蒙身上的血雾,将毒火的威力化解了不少,要不然,他这只手恐怕就真的要被烧成灰烬了。

    不过,虽然这只手勉强算是保住了,可是却也遭受重创。

    白蒙惨叫着重重摔在了数米开外的地上。

    此时的他,可谓是狼狈至极。

    不但一只手变成了焦黑色,一条腿也肿了起来。

    到了这种地步,他心里非常清楚,已经不可能是萧逸飞的对手。

    所以就算他对萧逸飞恨之入骨,但是在从地上迅速翻身爬起来之后,他就立刻做出了最明智的决定。

    那就是赶在萧逸飞追上来之前,迅速的转身逃走。

    没想到他的腿虽然受了重伤,但是逃跑的速度居然还是很快,以极其怪异的样子,狼狈的逃走了。

    看着他逃走的方向,萧逸飞好不容易才放弃了追上去的念头。

    “算了,就算追上去又能怎么样呢?现在人多眼杂,总不能就这样把他给杀了吧?”

    白蒙虽然跑了,他的那些手下,却还躺在地上,昏迷未醒。

    萧逸飞没有管这些人,而是低着头,躲避围观群众的视线,迅速回到了梦露的车上。

    而迎接他的,是梦露的拥抱和香吻。

    一辆红色的卡宴随着车流缓缓而行。

    后排座位已经被放倒。

    于凤躺在座位上,安静的睡着了。

    而萧逸飞正在替她进行检查。

    萧逸飞眉头慢慢皱起。

    梦露透过后视镜看到之后,担忧的问道:“老公,小凤她情况怎样?”

    “没什么大碍,放心,我现在就给她解救。”

    萧逸飞话说的轻松,可是心里非常清楚,于凤现在的情况,非常的复杂。

    萧逸飞在于凤的体内,的确发现了一种毒。

    但是这种毒非常的奇怪。

    按照常理,一个人要是中毒之后,毒进入体内,就会迅速的扩散。

    但是于凤体内的毒,并没有四处扩散,而是凝聚成一团,犹如一点毒血,盘踞在她的脑部。

    这看着有点像是蛊虫。

    甚至于凤之前在酒吧的异常反应,与中蛊非常相似。

    就像中了控心蛊一样,对白蒙言听计从。

    但是萧逸飞可以确定,盘踞在她体内的毒,绝对不是蛊。

    “这有点像是修真界那些修炼邪术的邪修们,所施展的血咒!”

    当然,现在并不是在修真界,所以这肯定不是什么邪修施展的血咒术,反倒像是传说中苗疆的巫术,以及东南亚国家的降头术。

    当然,暂且不管于凤中的是血咒术,巫术,还是降头术,现在盘踞在于凤脑内的血咒,其实归根结底是一种特殊的毒。

    所以,萧逸飞如果想要化解于凤身上的血咒,其实不用去想其他的办法,只需要利用毒皇母树,施展噬毒**,将血毒尽数吸出,血咒自然就成功化解。

    “好在那白蒙虽然出人意料的身负异术,而且实力过人,但是,因为于凤只是普通人,所以他有可能是轻敌了,现在于凤体内的血毒,毒性只有凡阶一级。”

    这样的毒,萧逸飞轻轻松松就能解除。

    所以不到一会功夫,萧逸飞就将于凤体内的血毒给化解掉了。

    顺便还帮她醒了酒。

    于凤很快就“嘤呤”一声醒了过来,悠然睁开双眼。

    一开始,她还茫然四顾,可是随着意识逐渐清醒,她发现自己现在竟然呆在一辆车上,而旁边就坐着……

    “啊,你想干什么?”

    于凤看到一个男人坐在自己身边,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看,顿时吓了一跳。

    特别是当她发现这个男人居然还是萧逸飞时,更是吃惊不小,连忙坐起来,双手抱臂,护在胸前,警惕的看着萧逸飞,好像担心萧逸飞会扑过来,化身为狼,将她一口吞掉。

    萧逸飞看到于凤夸张的反应,不禁吐槽道:“我有这么恐怖吗?”

    梦露却在前面高兴的说道:“小凤,你醒啦?太好了!刚才可真是把我吓得不轻。小凤,你别这样瞪着我老公啊,刚才可是我老公救了你。要不是我老公出手,你早就被那个白蒙给吞进肚子里去了。”

    “什么救了我?什么吞进肚子?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于凤被梦露说的一头雾水。

    等到梦露将之前的事情说了出来,于凤不禁目瞪口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