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逸飞现在感到很后悔。

    后悔没有强硬的阻止于凤喝酒。

    看到于凤此时难过的样子,萧逸飞是既自责,又心痛,同时也感到非常的愤怒。

    此时此刻,他放开任何顾虑,大步流星的朝着于凤走去,准备帮她解酒。

    “站住!”

    蝎子男又伸手将他拦住。

    但是萧逸飞完全无视了他,继续向前走去。

    蝎子男见状之后,又气又怒,连忙大喝一声道:“站住!”

    同时伸手一把抓住了萧逸飞的胳膊,准备将萧逸飞制服。

    他还是没有吸取刚才的教训。

    手刚抓住萧逸飞的胳膊,萧逸飞就将胳膊轻轻一抖,蝎子男顿时感到双手一震,一股巨力往双手袭来,不得不被迫撒手。

    萧逸飞继续朝着前面走去。

    蝎子男虽然心里吃惊,但还是大叫一声站住,然后伸手想要抓住萧逸飞的衣服。

    但是却被萧逸飞轻松的避让开了。

    蝎子男连续失手,顿时变得恼羞成怒起来。

    “你听到没?我让你站住!”

    他一边大喊着,一边又朝着萧逸飞追了上来,誓要阻止萧逸飞靠近于凤。

    而且为了阻止萧逸飞,他更是朝着萧逸飞飞身一脚踹来。

    “啊?老公,小心!”梦露大惊失色的喊道。

    红姐小来她们三个,也都在心里替萧逸飞捏了把冷汗。

    白蒙的这名手下,显然是个练家子,此时出脚的速度和力度,简直又快又猛。

    而萧逸飞似乎根本没反应过来,还是不紧不慢的往于凤的方向走去,都忘了赶紧躲开这一脚。

    结果毫无悬念。

    白蒙手下的这一脚,正好踹在了萧逸飞的身上!

    看到这一幕,梦露一阵心痛,失声喊了一声:“老公!”

    红姐她们几个,也都感到一阵揪心,替萧逸飞感到担忧。

    随着白蒙手下一脚踹中萧逸飞,萧逸飞顿时被踹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几米开外的地方……

    等等!

    梦露和红姐她们赫然瞪圆双目,难以置信的望着依然安然无恙,继续走路的萧逸飞。

    她们明明看到有人飞了出去,怎么被人踹中的萧逸飞还是安然无恙呢?

    而很快她们就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真正飞出去的人,并不是被踹到的萧逸飞,反而是踹到萧逸飞的那个白蒙手下。

    “什么?”

    白蒙看着摔在不远处,正抱着腿,在地上打滚,嘴里大声喊疼的手下,不禁目瞪口呆。

    被踹到的人安然无恙,踹到人的反而飞出去了。

    这太假了吧?

    演戏都没这么假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梦露她们几个也是一头雾水。

    连喝得醉眼迷离的于凤,此时也一脸茫然的揉了揉眼睛,嘀咕道:“我是不是看花眼了?”

    可能现在就只有飞出去的蝎子男,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刚才,就在他一脚踹到萧逸飞的身上时,便感觉自己好像踢到了一面钢铁铸就的城墙,所以,结果不但没将萧逸飞踹倒,反而自己在一股强大的反作用力之下,被反弹了回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此时的他,不但感觉屁股快要摔成四瓣,连腿骨好像快折断一样,剧痛不已。

    就在所有人都愣在当场时,萧逸飞已经走到了于凤跟前。

    对扶着于凤的梦露说道:“别担心,把她交给我就好了。”

    “嗯!”

    梦露自然非常信任萧逸飞。

    萧逸飞开始准备替于凤解酒。

    他让梦露将于凤扶到沙发上坐好,然后将手放在于凤的身上,迅速的将灵丝悄然无息地扎入她的体内,开始吸取她体内的酒精。

    然而就在这时,于凤却忽然一把打掉了他的手,嘴里说道:“别碰我!”

    萧逸飞微微皱起眉头。

    没想到此时于凤竟然会是这样的反应。

    不过,他以为于凤只是喝醉了,在失去清醒意识的情况下,误会他是要占她的便宜,所以才会产生这样的反应。

    因此,萧逸飞将手又放在她的身上,准备继续替她吸取体内的酒液。

    然而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于凤不但再次打掉了他的手,而且还嗖的一声站起来,冲着萧逸飞呵斥道:“不是说了吗?别碰我?”

    说着,她竟然晃晃悠悠从沙发上站起来,并且绕过桌子,朝着白蒙的方向走去。

    “哈哈!”

    此时白蒙忽然大笑起来。

    脸上尽是得意之色。

    而梦露也被于凤奇怪的反应搞得一头雾水,惊讶道:“小凤,你这是怎么了?我老公他可是在帮你醒酒啊!”

    于凤却冷冷的回应道:“用不着他帮我!我的事跟他无关!”

    她现在好像突然清醒了很多,不但没有继续呕吐,而且说起话来,吐词清晰,语句通顺,根本不像喝多的样子。

    见状,梦露越来越觉得于凤的反应很不正常。

    于是担心的问道:“小凤,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喝醉了?”

    萧逸飞此时也皱起眉头。

    “于凤到底怎么了?”

    “我难道做错了什么事情吗?为何会令她对我这么反感?连我帮她解酒,她也这么抗拒?”

    “还是说,她只是喝醉了?现在糊里糊涂的,她自己也不知道在做什么?”

    本来萧逸飞也以为于凤只是喝醉了,可是眼看于凤说话这么清楚,隐隐觉得情况好像并没有这么简单。

    但是,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现在也不清楚。

    不过,看着白蒙脸上得意的笑容,萧逸飞本能的怀疑,问题恐怕出在此人的身上。

    “不知道他到底对于凤做了什么?”

    于凤继续朝着白蒙的方向走去。

    梦露见状后上去一把拉住她。

    “小凤,你去他那边干什么?我扶你去后面休息吧。”

    于凤不但用力的甩开了梦露的手,而且还语气恶劣的叫道:“别拉我!你少管我的事!”

    身为好姐妹,于凤以前从来没有用这样的语气对梦露说过话。

    所以梦露顿时有些发懵,讶然道:“小凤,你到底是怎么了?怎么这样跟我说话?”

    “哈哈!”白蒙忽然得意的笑了起来,“梦大小姐,你就别多管闲事了,我早说过,只要是我看上的女人,决不可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这不,小凤现在终于明白,她只有跟着我,才是最幸福的,你身为她的好姐妹,怎么能阻止她寻找幸福呢?”

    一边说着,一边朝于凤招了招手,说道:“小凤,过来吧,到我身边来,让我好好的疼疼你。”

    听到他的话,于凤竟然真的又继续往他的方向走去。

    梦露看到这诡异的一幕,听着白蒙的话,脸色一下子变得非常苍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