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本来看到素心圣女一直以面纱遮脸,第一感觉就是,她或许美若天仙,为了避免麻烦,所以才遮住美貌。

    又或者丑陋不堪,出于自卑,遮住脸,不让人看见。

    但是眼前的素心圣女,却不属于这两种情况。

    她既不美,也不丑。

    脸上也没有伤疤胎记什么的。

    只是普通姿色而已。

    如果满分是十分,她应该勉强能够打个四分的样子。

    这样的颜值,放在普通人身上,倒是没什么。甚至说不定还会有不少追求者。

    但是,放在她这个望天门圣女身上,就有很大的问题了。

    这种颜值,与圣女的身份,完全不相符。

    说起圣女,首先就会觉得应该是一副美若天仙,圣洁高贵的形象。

    不管是小说里,还是在电视里,都是这样演的。

    何况望天门在武修界,还是数一数二的门派,这样的大门派,挑选出的圣女,那肯定是倾城绝色,哪里想到,最后挑出这样一个姿色一般的圣女。

    也难怪这萨素心贵为圣女,却每天遮着脸,不敢以真容见人了!

    不然,别人看到这样的低颜值圣女,虽然明面上不会说什么,背后肯定颇多非议。

    甚至还会暗暗取笑她。

    素心圣女似乎看出萧逸飞已经猜到了真相,顿时羞愤难当,咬牙切齿地怒视着萧逸飞,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

    只是萧逸飞全然无视,问道:“说吧,当初在京城,你为什么要带走蓝可盈,不让她告诉我,与我身世有关的事情?你到底知道什么?又或者到底在忌惮什么?”

    素心圣女冷哼:“哼!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把自己门派的弟子带走,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至于你的身世,跟我有什么关系!”

    萧逸飞又问:“那乾坤手,五毒掌,诛天阵,灭毒之阵,这些本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的功法阵法,你们又是怎么得到的?”

    素心圣女道:“你说这些功法阵法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它们就肯定不该出现吗!这些本来就是我们门派传承下来的功法阵法,你凭什么这样说?”

    萧逸飞望向萨东流和龙升飞,问:“你们也是这样的回答吗?”

    萨东流目光一闪,点头:“对!这本来就是事实,我们不这样回答,不是在骗你嘛。”

    龙升飞也同样点头称是。

    萧逸飞点了点头,道:“看来,这样慢慢的审讯,效率还是够慢。还是用简单一点的办法吧。一会,你们可别怪我没有给你们机会。”

    在萨东流和龙升飞骤然心惊的时候,萧逸飞忽然望向黑云上尊。

    而后者心里顿时一突,惊道:“你想问我什么?我可是什么都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如果不是被点了穴,他现在早就已经吓尿逃跑了。

    萧逸飞道:“你是不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很快就能知道了。”

    蓦然,他的手指间,忽然爬出了一只小虫。

    这小虫虽然很小,可是,却让黑云上尊感到头皮发麻,叫道:“你干什么?你想干什么?别……不要!不要!”

    眼看萧逸飞将这只小虫,放在了他的身上,黑云上尊立刻崩溃了,大喊大叫个不停。

    不能怪他太胆小,而是因为,他此时已经想起了之前牛蒙曾说过的话,他说,毒门拥有一种奇术,能够运用一种叫做寄生孢子的毒虫,来对人进行控制,将其变成毒!

    就像那萨紫寒一样。

    而眼下这小虫,肯定就是这样的寄生孢子。

    黑云上尊自然不希望自己会变成毒。

    更加大声的喊叫求饶。

    可惜,寄生孢子压根不会听他的,一头钻进了他的体内。

    立刻就开始寄生。

    黑云上尊脸上立刻流露出无比痛苦的神情。

    寄生时的剧烈疼痛,让他的眼睛瞪大到了极限,连里面的眼珠子,看着都感觉快要从眼眶里滚落出来一样。

    这一幕,看的一旁萨东流和龙升飞,以及素心圣女三人都感到头皮发麻。

    就在这时,黑云上尊忽然惨叫一声,七窍流血而死!

    三人顿时打了个哆嗦,差点吓尿了。

    此时,萧逸飞却微微发愣。

    看着黑云上尊的尸体,暗叹。

    “居然寄生失败了……”

    真是意想不到。

    随着修为提升到筑基四层,如今的寄生孢子,可是已经达到了五阶。

    这样的五阶寄生孢子,对一个普通人,好吧,就算是对一个武修者进行寄生,成功率也在七八成以上。

    相比之下,失败率真的很小。

    在末世位面,萧逸飞不知道进行过多少次寄生,却没有一次失败。

    可是没想到,偏偏眼下却寄生失败了。

    只能说,这黑云上尊运气的确超差!

    “既然寄生失败了,那么只能选择下一个寄生对象了。”

    “可是,现在应该选谁呢?”

    萧逸飞的目光在萨东流,龙升飞,素心圣女,还有傅一针身上打着转。

    目光落在谁的身上,谁就感到一阵心寒,咕噜咕噜,直咽唾沫。

    如果不是他们的身体被点穴,只能定着不动,那么现在早就已经逃之夭夭了。

    最后,萧逸飞将目光落在了傅一针的身上。

    这位傅神医顿时打了个哆嗦,面色霎时变得苍白如纸,苦笑道:“萧宗主,我们圣医门与毒门向来无冤无仇。而且,老夫其实早就久仰萧宗主的大名,特别是对萧宗主自创的神乎其神的毒医术,深感钦佩,早就想要与你探讨交流,切磋一下医术。并且说起来,萧宗主和我算是同行,何必自相残杀呢?”

    萧逸飞笑道:“是吗?既然我们两个门派无冤无仇,那为何这次的灭毒大会,是在贵派的地盘举行呢?而且傅神医还煞费苦心,特意炼制了专门对付我们毒门的防毒丹药呢?而且,我的眼睛可没瞎,刚才在灭毒大会上,我可是看到傅神医非常的积极。傅神医,你能不能给我一个解释呢?”

    “这……”傅一针面如土色,无话可说。

    而萧逸飞冷声一哼,再次孕育一只寄生孢子,朝着傅一针轻轻一弹。

    寄生孢子顿时准确的飞落在傅一针的身上,迅速钻进了傅一针的体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