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正因如此,苏闲连忙承认自己之前是在吹牛。

    “白大哥,这可不是怕不怕麻烦的问题。其实我之前骗了你们,我们门派的实力,在整个武修界只是一般,而我更是籍籍无名之辈,一旦你们出现麻烦,我就算想要帮助你们,也完全无能为力。所以你们还是听我的劝,赶紧离开吧?”

    萧逸飞笑着摇了摇头,正要解释时,郝风流却在旁边说道:“算了,苏师弟,看你们争来争去的,我这个当大师兄的,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样吧,我也不是那么不通人情,只要你们答应我一件事,我可以破例,让你去找你师傅保住他们。”

    苏闲问:“什么事?”

    郝风流道:“很简单,我身边一直少个贴身丫鬟,而找了很久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恰好眼前这位师师姑娘,非常符合我的心意,所以,要是她能够当我的丫鬟,那大家不就是自己人了吗?所以,就算到时候你师傅不愿意保他们,我也会出面保他们无事。甚至她还有幸能够成为一名武修者,可谓是一举二得。怎么样?”

    苏闲心里一紧,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67356

    这郝风流果然是打起了白师师的主意。

    说什么让白师师去给他当丫鬟,只要不是傻瓜,都知道他到底打着什么主意。

    别说苏闲对白师师心有所属,就算白师师只是陌生人,也不能眼睁睁让她被欺负。

    断然道:“不用了!大师兄,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白大哥,我还是赶紧送你们出山吧!”

    至于白师师,更是不屑的看了郝风流一样,冷声道:“你以为你是谁啊?居然敢让本小姐给你当丫鬟,真是不知所谓!”

    如果不是现在不能太高调,这郝风流早就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而苏闲连忙劝住白师师,不让她继续冲郝风流发火。

    他非常清楚郝风流的心胸到底有多狭隘,一旦白师师的话激怒了郝风流,只怕此人会做出毫无底线的事情。

    苏闲的担心并非毫无道理。

    此时,先被苏闲拒绝,接着又被白师师这个凡人侮辱,郝风流心里顿时怒极。

    索性翻脸,冷声道:“好啊,本来我看在同门一场的面子上,还想帮你们一把,没想到你们就是这样回报我的?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翻脸无情。我现在就向圣医门反应,有人偷偷溜进这里,到时候,希望你们不要回头来求我!”

    说完作势要进行检举。

    苏闲顿时急了,连忙拦住郝风流:“大师兄,别,有事好商量!”

    “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吧?”郝风流知道自己抓住了苏闲等人的命脉,洋洋得意道。

    这时,白师师却在旁边冷冷道:“苏闲,你别拦着他,就让他去检举好了,我倒要看看最后是谁求谁!”

    郝风流咬牙切齿,道:“很好,看来你们真的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既然这样,那就走着瞧!”#67356

    说着,朝着离得最近的一名圣医门弟子,张嘴欲喊。

    苏闲的心,顿时揪紧了。

    就在这时,有声音忽然传来。

    “在吵什么?发生什么事了?”

    苏闲和郝风流顿时一惊。

    纷纷循声望去。

    原来不知什么时候,神通门的掌门高长冬,以及门内其他弟子们,纷纷出现在不远处,正朝着这边走来。

    其中也有苏闲的师傅,神通门一代弟子耿森严。

    苏闲和郝风流连忙朝着高长冬行礼。

    “参见掌门!”

    而郝风流心里有气,立刻直接向高长冬告状,将苏闲私自带着几个凡人进山的事情,全部告诉了高长冬。

    高长冬闻言之后,脸色微变。

    目光在萧逸飞三人身上扫过,发现这三人的确都是凡人之后,顿时信了几分,质问苏闲:“苏闲,你大师兄说的事情可是当真?你真的有私自带人进山吗?”

    苏闲本来可以把事情说清楚,将自己的责任撇清,然而此时,他却将所有事情都扛了下来。

    道:“对不起,掌门,这都是我的错,与其他人无关,是我擅自做主,硬要带他们进山的,您要怪就怪我一个人好了。”

    旁边他的师傅耿森严站了出来,替徒弟求情:“掌门,其实这件事我也有错,是我教徒无方,才教出了一个这样不懂事的徒弟,您如果要惩罚,就连我一起惩罚吧!”

    高长冬皱起眉头。

    虽然他非常看重苏闲,甚至准备让苏闲改换门庭,重新拜入自己门下,对其进行重点栽培。

    可是,既然苏闲犯下了错,那就必须加以惩罚。

    只有这样才能服众。

    也能警示门下其他弟子,以后不要犯下同样的错误。

    何况,苏闲现在犯下的错误,真的非常严重。

    说严重点,这是在拿整个神通门的命运在开玩笑。

    本来像神通门这样的四流门派,根本没资格参加这样的盛会,完全是占了本地门派的便宜,才有幸过来凑热闹。

    好不容易才来到这里,门下弟子却擅自带着外人进山,这件事没人知道,那还好说,一旦暴露,那后果就严重了!

    高长冬甚至都不敢去想这样会引发什么后果。

    因此,就算有耿森严出来求情,高长冬还是说道:“苏闲,既然你知道错了,那回去之后,你就在后山闭关三年吧!至于这些人,趁着现在没人发现,赶紧将他们送出山吧。要是有人问起来,就说是我派你们回去的。”

    高长冬这样做,其实还承担了一定的风险。

    而且,他只是让苏闲闭关三年,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

    苏闲心里很清楚,因此感激道:“是!掌门!”

    然后在郝风流既幸灾乐祸,又有些不甘心的注视下,走到萧逸飞面前,道:“白大哥,我们走吧?”

    咳咳!

    萧逸飞不禁干咳了几声。

    他没有跟着苏闲离开,而是朝着此时向他望来的众人说道:“诸位,你们好像误会了一件事情,我们并不是偷偷溜进山的,而是受到邀请,才过来这里的。”^^67356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