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宋美月皱眉说道:“比试耍蛇不就是比较谁的耍蛇术跟高超吗?为什么要用这样残忍的方式来进行比赛?难道就不能换成其他的比赛方式吗?”

    耍蛇师想要驯化培养一条表演用的蛇,可是非常不容易,而在长时间的相处之下,耍蛇师与蛇之间也建立起了很深的感情。有时候,将这些蛇称之为他们的孩子,也并不为过。

    而宋美月也不例外。

    因此,她对这种让蛇进行性命相搏的残忍比赛方式,感到很反感。

    何况,自从上次发生意外,咬伤她的那条蛇,被废掉之后,她现在的手上,就只剩下了唯一一条蛇。

    这条蛇是她最喜欢,也是她投入心血最多的一条蛇。

    在她心里,已经将这条蛇当成了除姐姐之外最亲的亲人。

    她可不想让这条蛇,受到任何的伤害。

    哪知道郑兴凯却呵呵笑道:“美月,你不会是怕了吧?”

    而查猜此时也露出不屑的神情,说道:“谁说耍蛇就一定只是让蛇跳跳舞,给大家逗逗乐?在我看来,这样的耍蛇师,早就已经跟不上时代潮流,落伍了。被淘汰也是理所当然,咎由自取!”

    这番话说的那些充当裁判的耍蛇家族家主们,一个个是面红耳赤。

    因为他们就是查猜口中落伍,被淘汰的耍蛇师。

    查猜继续说道:“身为耍蛇师,也要懂得与时俱进,将耍蛇术不断的进行改进!比如将落后的耍蛇术,改进成斗蛇术!而在我看来,只有让蛇恢复本性,好勇善战,战无不胜,才算是达到了耍蛇术的最高境界,这样的耍蛇师,才算是真正的大师!”

    “我听说宋小姐乃是耍蛇界的天才,本以为宋小姐肯定与寻常的耍蛇师不同,可是没想到,见面不如闻名!原来宋小姐跟其他耍蛇师一样,也是如此的封闭和落伍!而连宋小姐这样的耍蛇天才,都如此不堪,可见你们华夏耍蛇师,都不过尔尔!好了,废话就不多说了,既然宋小姐不敢比试斗蛇,那就算了吧!就当我这次的华夏之行,只是白走一趟!”

    没想到这查猜说着说着,不但只针对宋美月,而是将整个华夏耍蛇界都绕了进来,而且语气中带着强烈的不屑!

    这不但让那些裁判们气愤不已。

    就连台下的那些观众们,也都听不下去了,纷纷叫道。

    “月月大美女,加油!打败那个泰国人,给我们华夏人争气!”

    宋美月虽然明知对方这是在故意使激将法,可是听到对方如此轻视自己,以及华夏的耍蛇师,顿时忍不住说道:“好,比就比,谁怕谁啊!”

    随着宋美月的同意,比赛马上就开始了。

    宋美月和查猜各自站在擂台的一角,相继取出了笛子。

    宋美月手中的笛子,是一只非常精巧漂亮的白色竹笛。

    看到这样的竹笛,大家心里都觉得,只有这样漂亮的笛子,才能配得上它的主人。

    而查猜拿出来的,却是一只黑漆漆的,表面散发着金属光泽的笛子。

    这笛子不知道是用什么金属制成,造型看上去像是一条栩栩如生地袖珍毒蛇,给人的感觉非常的神秘,诡异,甚至让人看到后,感到头皮发麻,极不舒服。

    只是让大家觉得奇怪的是,迄今他们都没有看到蛇的影子。

    “奇怪啊,不是说要斗蛇吗?那蛇在哪里呢?”

    “是啊,难道他们的蛇都还没带到台上来?”

    就在众人纷纷感到疑惑的时候,宋美月忽然吹响了手中精致的竹笛。

    一阵悠扬动听的笛声赫然响起,朝着四面八方飘荡而去,如同温柔的小手般,抚摸着大家的心绪,赶跑了所有的浮躁和烦恼,给大家带来了宁静和安详。

    就在所有人都沉浸在心平气和当中的时候,忽然间,他们看见从宋美月的衣袖处,钻出来一个白色的蛇头。

    这一幕,吓了所有人一大跳。

    没想到宋美月的蛇,居然就藏在身上。

    果然,这条蛇很快就从衣袖内爬了出来,缠绕在宋美月的手臂上。

    而这条蛇拇指粗细,长约三尺,通体雪白,看起来非常的可爱。

    而且自从现身之后,就一直安静的缠在宋美月的胳膊上,看起来非常的无害。

    但是只要是对蛇有所了解的,都知道这是一条剧毒眼镜蛇。

    而之所以它是白色,是因为这是一条极为罕见的白化眼镜蛇。

    不管是这条白蛇的出场方式,还是它的独特外形,都让人惊叹不已。

    一时间引来一片热烈的掌声。

    萧逸飞也看的两眼发亮,发自内心的替宋美月鼓掌叫好。

    几名裁判也不由得纷纷点头赞叹,觉得宋美月不亏是耍蛇界的天才。

    因为要将这小白蛇驯化得如此乖顺听话,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就算是他们这些耍蛇师,也是自愧不如。

    此时就连那查猜,看着宋美月的眼神,也从原来的不屑,变成颇为欣赏。

    可也仅此而已。

    他对自己还是充满了强烈的自信。

    比赛还未开始,宋美月就已经给大家带来了一段精彩的表演。

    这时候,压力都在查猜的身上了。

    要是查猜不能给出同样精彩的表现,恐怕大家都会对他大失所望。

    所有人此时纷纷朝着查猜望去。

    就连萧逸飞,此时也好奇的看着查猜,想看看此人准备如何应对眼下的状况。

    不知怎么回事,他总觉得这个查猜虽然表面上看着不起眼,其实很难让人看透。

    也觉得他现在应该会有更加让人震撼的表现。

    就在这时,那查猜终于动了起来。

    他将手上的黑色笛子放到嘴里,然后用力吹响。

    但是从笛子里发出的声音,完全没有宋美月吹的笛声好听,而是尖锐刺耳,如同用小刀刮玻璃发出的噪音,让附近一些人忍不住捂住了耳朵。

    这笛声虽然难听,但是大家都知道,查猜现在肯定是在召唤他驯养的蛇。

    但奇怪的是,笛声响了半天,也没有看到有蛇从他身上爬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出现失误啦?”

    “哈哈,让他瞧不起我们华夏的耍蛇师,这下面子掉大了吧!”

    很多人因为查猜刚才说的话,对他没有什么好感,此时看到查猜出现失误,纷纷幸灾乐祸起来。

    但是萧逸飞却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特别是当他看到魏东海,魏大兵等人脸上,流露出的胸有成竹的淡定笑容时,更是确定了这一点。

    果然,就在下一刻,现场忽然出现了一片骚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