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黄少一手撑着桌子,一手捂着肚子,弯着腰,冒着冷汗道:“痛……痛……”

    “什么痛?”

    “肚,肚子痛……啊!不行了!我不行了!快,快来人,送我去医院!我快痛死啦!”黄少痛苦惨叫道。

    不等旁边的手下过来搀扶,他更噗通一声摔在地上,在地上拼命打滚,嘴里大声喊痛。

    琳姐吓到了。

    而黄少的一群手下,也是吓呆了。

    过了半天,才惊醒过来,嘴里喊着黄少,纷纷围了上去。

    现场乱成一团。

    贝安吉依然优雅的将剩下的红酒喝了下去,眼角乜了一眼地上黄少的狼狈景象,琼鼻中发出一声轻哼。

    放下酒杯。

    贝安吉站了起来。

    “琳姐,我先回去了!”

    琳姐正忙着指挥人,将黄少送去医院救治,听到贝安吉的话,忙道:“好,贝贝,你先回去,这里交给我来处理。”

    “琳姐,要是等黄少没事了,麻烦你替我告诉他,以后他的大名,恐怕在津城再也没有那么大的面子。”

    “什么?”

    不等琳姐反应过来,贝安吉就已经款款走出了房间。

    出了酒店。

    直接上了路边的一辆车。

    对司机道:“回龙堂。”

    “是!”

    司机也没问龙堂在哪,便开着车,朝着京城的方向驶去。

    轿车在津城的街道上稳稳行驶着。

    而贝安吉的心,却早已飞到了京城。

    “云姐之前打电话说,她和逸飞马上就要到机场了,然后直飞京城。”

    “不知道我现在赶回京城,能不能正好去机场接站呢!”

    想到这里,恨不得长出翅膀,赶紧飞到京城去。

    不,与其飞回京城,还不如直接飞去三亚呢。

    她一分钟都不想跟他分开。

    也恨不得立刻就飞到他的身边。

    此时此刻,心里有种深深的思恋在萦绕。

    就在这时,突然之间,心里感到一阵莫名的心怵。

    凭空生出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仿佛有一件最珍贵的东西,忽然离自己而去。

    而且耳边仿佛听见“啪”的一声!

    体内的毒皇子树,与母树之间的联系,突然就断掉了。

    心里蓦然一紧。

    发生什么事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是逸飞嘛?

    是他出事了嘛?

    打电话!

    对!

    赶紧打电话!

    电话打给萧逸飞,但是没人接。

    脸色霎时变得苍白如雪。

    又赶紧打给云烟。

    依然迟迟没人接通!

    面色更是惨白。

    眼眶里莫名其妙地就流下了眼泪。

    一边拼命往外打着电话,一边催促司机:“快!速度快点,去京城……不,去机场!赶紧去津城机场!”

    “是!”

    龙堂。

    聚龙厅。

    万丰正襟危坐,眼观鼻,鼻观心。

    心里却暗暗苦笑。

    而旁边,丁宁,袁媛互相打量着对方,默然不语。

    气氛古怪。

    咳咳!

    万丰正要给二女互相介绍时,丁宁嫣然一笑,主动向媛媛问好道:“小宁见过袁师姐。早听阿丰说,袁师姐不但天赋超凡,而且人美如画,今日一见,才知道阿丰果然没骗我。袁师姐你的修为应该已经达到炼气四层了吧?真是让师妹我羡慕不已。”

    袁媛也展颜而笑:“你也好,小师妹,我也经常听阿丰提起你。”

    明明二女都是万丰的师妹,理所应当称呼大师兄才对。

    可是现在她们嘴里,却都阿丰阿丰的,喊得颇为暧昧。

    摆明了就是在故意较劲。

    没想到自己也有这么抢手的一天。

    面对这种情况,万丰是既感到幸福,又感到头大。

    故意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嘀咕道:“怎么换衣服换了这么久还不出来,女人啊,真是麻烦!”

    “好小子,居然敢在背后说师娘的坏话,你找死吗?”

    看到从后院走出来的梦露,袁媛和丁宁连忙行礼:“夫人!”

    万丰先是跟着喊了声夫人,又道:“姐,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出发了!”

    梦露道:“小媛,你刚到京城,让小宁先带你四处逛逛,熟悉一下环境。我和万丰先去机场接你们师父……”

    “夫人,我们能你们一起去接师父嘛?”丁宁询问道。

    而袁媛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看得出她也很期待一起同行。

    梦露道:“有什么不可以的。走吧,我们一起过去!”

    “是!谢谢夫人!”

    万丰道:“你们等等,我先去开车……啊!”

    忽然失声惊叫。

    脸色也陡然变得煞白。

    “怎么了?师父他……”

    连忙朝着身边望去。

    却看到袁媛和丁宁都是一脸震惊。

    而梦露……

    却已面色惨白,落泪如雨……

    江城。

    老军医诊所。

    毒科门诊内。

    杨晨笑着对面前一个穿着高中制服的少女说道:“小妹妹,你的身体好像很健康,没有毛病,更没有中毒。”

    “嗯。我知道。”高中少女红着脸,声如蚊吟的点了点头,然后羞涩的看了一眼杨晨,忽然递给杨晨一张粉色的信封。“杨医生,这是给你的。”

    说完,放下信封,低着头跑出了毒科门诊。

    “啊?”杨晨看着自己面前的粉色信封,顿时哭笑不得。

    “哇,情书!”

    旁边小来将信封一把抢了过去,笑道:“我来看看里面都写了什么……”

    杨晨摇了摇头,无奈道:“好了,别闹了。下一位!”

    一名患者走了进来,坐在杨晨面前。

    杨晨微笑着,正准备询问对方病情的时候,忽然,脸上的笑容陡然僵住。

    样子看起来很是古怪。

    小来见状顿时感到好笑的调侃道:“杨大医生,你这是怎么了?”

    那知道杨晨“唰”的一下站了起来,连屁股下面的椅子都被带倒在地,发出砰的巨响。

    把小来和对面的病人都吓了一跳。

    “小来,我有事先出去一下。帮我请个假!”

    “什么?请假?你去哪……喂,杨晨,你不会是要去追那个小女孩吧……”

    不顾小来的喊声,杨晨扯下身上的白色大褂,匆匆跑出了诊所。

    而此时的夕暮别院。

    嗖嗖嗖!

    数道身影相继从别墅内飞射而出。

    落在了别墅前面。

    安顺,阮氏姐妹,施公望,还有常成言等数位长老。

    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震惊之色!

    宗主……他怎么啦?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