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逸飞和任小月交往了快两年,以前从没有看到她穿的这样性感过。

    其实,以前任小月在他面前的时候,一向表现得非常矜持和保守。交往两年,最亲密的接触就是抱抱亲亲。

    萧逸飞以前一直以为任小月是那种很传统,很纯洁的女孩,所以很是尊重和珍惜她。

    可是现在才知道,这纯粹只是假象。

    恐怕她只是在自己面前才表现得这么保守吧。

    而且这种保守,也是因为任小月并不看好她和萧逸飞的将来,所以才不愿随便将自己交给萧逸飞。

    想到这里,看着眼前任小月故意摆出的诱惑姿态,萧逸飞心里不但没有产生任何的遐想,反而还感到有些反胃。

    萧逸飞甚至连正眼都懒得瞧她,连忙朝着摆放在墙角的土陶坛子望去。

    当他发现坛子还是完好无损,没有被人动过时,这才松了一口气。

    萧逸飞朝着前面走去。

    从任小月的角度看,还以为萧逸飞是朝她走了过来,心里顿时一喜,以为萧逸飞终究还是未能抵挡住自己的诱惑。

    “老公,你回来啦?”

    任小月一边娇滴滴说着,一边朝着萧逸飞迎了上去,伸手就想去挽住萧逸飞的胳膊。

    此时的她,好像浑然忘记了之前背叛萧逸飞的行为。

    这声老公,也喊的媚惑入骨。

    萧逸飞认识她这么久,还真不知道她脸皮如此之厚。

    知道周金元只是玩玩她,她就开始后悔,想要破镜重圆啦?于是就跑到这里卖弄风骚,想要让自己原谅她?

    难道她以为穿着性感睡衣,然后喊几句老公,就可以将犯的错一笔勾销了?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就在任小月的手快要搭上萧逸飞的胳膊时,萧逸飞却不着痕迹的躲开了,从她身边错身走过,径直走向了墙角。

    将两只土陶坛子从地上拎了起来后,便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由始至终都没有搭理任小月。

    任小月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眼看萧逸飞快要走出房间,连忙追了上去。

    “老公,你别走,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原谅我吧,我再也不会背叛你了……老公,老公……”

    萧逸飞不顾任小月的苦苦哀求,拎着土陶坛子,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而看着萧逸飞决然离去的背影,任小月无力的瘫坐在地上,黯然垂泪,心里的后悔与懊恼,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

    萧逸飞走出楼梯口,将两只坛子放到车上之后,便开着车离开了小区,朝着老军医诊所的方向驶去。

    “看来,自己得早点将门锁给换掉……不,还是干脆买新房算了!”

    每到节假日的时候,宠物大市场都要比平时热闹很多。

    这个周六也不例外。

    而且,今天宠物大市场似乎比以往更加的热闹。

    特别是在五毒宠物店门口临时搭建的高台边,更是聚集着很多人。

    因为,今天是网络红人,人称第一耍蛇美女宋美月,与来自泰国的耍蛇师查猜进行耍蛇比斗的日子。

    经过魏家人,以及郑兴凯别有用心的大力宣传,现在这场比试,已经在宠物大市场,甚至整个江城市的范围内,都完全传开了。

    特别是在微信和微博上,更是到处都是相关的话题。

    很多网民都慕名而来,准备观看这场比试。

    因为来的人太多,差点将市场内的步行街都堵住了。

    无毒宠物店前面临时搭建的高台,其实就是准备用来比试的擂台。

    魏家还在高台上方,特意设置了很多贵宾席和评委席。

    所谓的贵宾,其实就是魏家的一些生意伙伴,还有宠物市场管理所的一些小领导。

    而评委们,则是江城市几个传统耍蛇家族的家主。

    其实这些家族,跟宋家差不多,现在都已经不耍蛇了。

    这些所谓的家主们,也都是一些搞养殖的,卖宠物的小老板。

    随着比赛时间的临近,现场聚集的观众是越来越多。

    而贵宾席和评委席,也陆陆续续的坐满了人。

    不过贵宾席当中的位置,却一直空着。

    这个位置,通常都是身份地位最尊贵的人坐的。

    本来很多人还以为这个位置,是给宠物市场管理所的李所长准备的。

    可是,当李所长到了之后,却被五毒宠物店的老板魏东海给安排到了这个位置旁边的空位上坐了下来。

    这样当中的位置还是空着的。

    “啊?难道还有比李所长的身份更高的贵客要来现场观看比试吗?”

    贵宾席上的众多贵宾们,纷纷惊讶的想道。

    他们这些人,跟魏家都打了很多年的交道,对魏家的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魏家有什么亲朋好友,他们也都非常清楚。

    而在他们的印象当中,魏家的亲朋好友里面,没有谁的身份和地位,要比李所长更高。

    所以此时此刻,看到魏东海做出这样的安排,他们心里自然感到很意外。

    李所长也没有想到今天会被魏东海安排到次席的位置。

    以为这是魏东海对自己的一种怠慢,心里感到有些生气。

    “魏老板,今天是不是有什么大人物要来看这场比试啊?不知道这位大人物是什么人,能不能呆会给我介绍着认识一下呢?”李所长半是讽刺,半是试探的问道。

    没想到魏东海听懂他的话之后,却呵呵笑道:“李所长,您果然是神算啊!没错,今天的确有个大人物要过来,而中间这个位置,正是给这位大人物准备的。”

    李所长听到此言,顿时不敢再讽刺和试探魏东海了,连忙问道:“是吗?魏老板,这位大人物到底是什么人啊?你就不要故意吊我们胃口了,还是赶紧跟我们说说吧。”

    “是啊是啊。魏老板,你就别再故弄悬殊了。”其他人也都纷纷催促魏东海说出大人物的身份。

    魏东海笑道:“好好好,诸位,实不相瞒,这位大人物,是犬子的同学兼好友,在学校,他一直都很照顾犬子。而他的父亲,是我们市卫生局的周局长。”

    “什么?原来是周局长的公子?”

    其他人纷纷失声惊呼起来。

    而李所长也是眼前一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