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至于最后一种毒咒术,字面上也很好理解。

    而且,也只需要从字面上理解就行。

    就是一种咒术!

    准确的说,是毒术与咒术的融合。

    而这招毒术,威力也同样不俗!

    收获巨大!

    此次南海之行,真的是收获巨大!

    不但修为从炼气七层,连续跳级,一举晋升到了炼气九层。

    而且巨龟的等级也提升到了炼气七层。

    虽然巨龟现在身受重创,实力可能要下降。

    但是,却收服了一头炼气九层的巨型章鱼啊!

    唯一可惜的就是,未能找到那神秘毒源。

    不过,等到搞清楚了这艘潜艇的底细之后,回头,还可以继续回到之前那片海域,搜寻神秘毒源的下落。

    一天找不到,就两天。

    两天找不到,就三天。

    四天,五天……

    就算是连续找一个月,乃至一年,都要一直找下去。

    反正在寻找它的同时,还能利用巨人毒修炼,可谓两不误,何乐而不为呢。

    潜艇还在继续前行。

    在海底,萧逸飞也无法分辨它前行的方位。

    不然,根据潜艇运行的方位情况,其实就能大概判断出它的来历。

    现在看来,只有继续等待了,等到它浮上水面之后,挂上国旗,就能知道它到底属于哪国的潜艇。

    反正也是等着,萧逸飞不禁将之前发现的那块神秘陨石,从须弥戒指内召唤了出来。

    这陨石不知道是什么材质。

    才一米高而已,拿在手上,却非常的沉重。

    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要知道,萧逸飞现在的体质,可是强壮如超人啊!

    就算这块陨石,是精钢铸就而成,以他的力量,也能轻轻松松拿在手上。

    可是现在,他却感到了沉重,这实在是有些太夸张了。

    “奇怪,这陨石到底是什么啊?”

    “还有,它到底是不是真的是陨石呢?”

    还是仔细研究一下。

    萧逸飞试着在陨石的表面,用力掰了一下,看看能不能掰下来一块。

    结果没想到,竟然真的从上面掰下了一小块碎石片。

    “啊?”

    这真是出人意料。

    本来萧逸飞看它如此沉重,还以为它应该非常坚硬呢,哪里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情况。

    萧逸飞拿着掰下来的碎石,仔细看了看。

    发现这块碎石的结构看起来很松脆。

    就像是蜂窝煤一样。

    而且重量很一般。

    这就奇怪了。

    如果这块碎石这么轻,那么,这样一块陨石,重量也很一般才对。

    怎么会那么沉重呢?

    这不是有些自相矛盾吗?

    除非……

    想到这里,萧逸飞顿时双眼一亮。

    连忙继续用手掰那块陨石。

    很快又掰了一块碎石下来。

    而为了保险起见,掰下来的碎石,都放进了须弥戒指。

    很快,随着一块块碎石被掰下来,陨石的体积也越来越小。

    而根据掰下来的碎石的重量,萧逸飞越来越肯定自己的猜测。

    继续掰!

    终于,一块陨石只剩下了一小半。

    而这个时候,萧逸飞已经快要掰到它的中心部位。

    如果猜测是真的,那么,真相马上就要出现了!

    萧逸飞不禁有些激动起来。

    心里充满了期待。

    但是,心态还是很平静,手也很稳健。

    再次顺顺利利的掰下来一大块碎石。

    随着这块碎石被掰下来,下一刻,一件亮闪闪的东西,突兀,而又理所当然的出现在萧逸飞的眼前。

    “果然!果然是这样!”

    “这块陨石里面,果然藏着东西!”

    “就是它,才让这块松脆的陨石,变得如此沉重!”

    萧逸飞激动不已。

    知道自己的猜测,竟然真的属实。

    而此时,他连忙朝着藏在陨石里面的东西望去。

    本来看到其发出亮闪闪的光芒,还以为是一块宝石。

    结果等亮光消散之后,看清楚它的样子时,才发现这赫然是一块奇怪的玉佩。

    而且这块之前还散发着亮闪闪光芒的玉佩,竟然是黑色的。

    真正的黑色!

    黑得如墨!

    黑得发亮!

    甚至当萧逸飞盯着它看久了之后,感觉这黑色,仿佛变成了一个旋转的黑洞,试图将他吸入其中。

    萧逸飞吓了一跳。

    连忙收回视线。

    不再继续盯着它看。

    这种奇怪的感觉,才终于消失不见了。

    “奇怪,这到底是什么玉佩?怎么会产生这样的感觉?”

    萧逸飞一边好奇的自问,一边将这玉佩从碎石里取了出来。

    虽然做好了心里准备,可是,当他将玉佩拿在手上时,还是被它的重量给吓到了。

    原来之前陨石的重量,其实就是这块玉佩的重量。

    真的是太重了!

    这玉佩的大小,也就只相当于一元钱硬币,哪知道竟然如此沉重。

    这样的玉佩,到底是什么人佩戴的?

    这能戴在脖子上吗?

    不会直接将脖子给压断吧!

    偏偏串着玉佩的绳子,还是一根细如鱼线,不知道什么材料的丝线。

    这么细的丝线,这么重的玉佩,戴在脖子上,这是要斩首吧?

    就算萧逸飞乃是炼气九层的高手,也不敢将这样的玉佩轻易的戴在脖子上。

    不然这纯粹是在活受罪。

    但是,萧逸飞越看越觉得这块玉佩不同寻常,也肯定不是凡物。

    且不说它夸张的重量了。

    就说用这么细的绳子,系这么重的玉佩,本身就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谁会做这样无聊的事情呢?

    小孩吗?

    可是,小孩能拿得动这样重的玉佩吗?

    所以说,这里面透露着一些不同寻常的信息。

    萧逸飞一时好奇,用手指勾着细丝线,试着将玉佩提起来看看。

    结果惊讶的发现,居然轻轻松松就将玉佩给提了起来。

    此时此刻,这玉佩好像突然失重了一样。

    完全没有了先前夸张的重量。

    变得和普通玉佩没什么区别。

    “啊!怎么会这样?”

    萧逸飞惊讶极了。

    连忙放下丝线,直接用手拿着玉佩,掂了掂重量。

    那知道玉佩又变得沉重起来。

    这就奇怪了!

    萧逸飞连忙放下玉佩,用手指勾起丝线。

    玉佩又变轻了。

    放下细丝线,拿起玉佩。

    玉佩又变重了!

    勾起丝线……

    萧逸飞就这样来回试了几次,结果眼睛越来越亮。

    心里惊讶的想。

    “如果这玉佩是什么宝物的话,难道这玉佩绳,也是某种宝物不成?”

    “不然,怎么会如此神奇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