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房间外面,梦露和贝安吉面面相觑。

    自从她们从房里走出来,就互相看着彼此,半晌,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最后,还是贝安吉率先开口。

    “梦小姐,对不起。”

    梦露美目一动,问:“贝小姐,你为什么会对我说对不起?”

    贝安吉道:“梦小姐,你可能已经看出来了。没错,我承认我喜欢萧逸飞。而且从很早以前,就已经开始喜欢了,甚至我一直在倒追他。可惜说来失败,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成功。所以,我真羡慕你,能够得到这样优秀的男人。”

    梦露心道:“果然如此!”

    她早就猜到贝安吉对萧逸飞不太一般,没想到真的被自己给猜中了。

    更没想到,贝安吉竟然还会主动承认这件事。

    而听到贝安吉的话,梦露心情颇为复杂。

    要说生气吧,眼看萧逸飞生死未卜,这个时候,她实在是没有心情为了这种事情生气。

    而且,眼前的贝安吉,虽然是她的情敌,但是她暂时没有得手,并且还对萧逸飞有着救命之恩。

    要不是她及时将萧逸飞送回星云大厦,还不知道结果会怎样。

    因此,现在梦露感激贝安吉还来不及呢,又怎么好冲对方生气呢?

    只要想想,与失去萧逸飞相比,其他什么都可以接受。

    可是,说不生气吧,好像太虚伪。

    毕竟没有哪个女人在面对情敌的时候,还能保持淡定的心态。

    皱起眉头,道:“贝小姐,你身为大明星,身边应该不乏追求者,甚至追求者当中,不乏优秀的男人,为何偏偏要对我老公情有独钟呢?”

    贝安吉反问道:“梦小姐,你在没有认识萧逸飞之前,应该也不乏追求者吧,那你说,你为什么不喜欢其他男人,而唯独喜欢上萧逸飞呢?”

    梦露竟然发现无言以对。

    但是身为萧逸飞正牌女友,梦露自然不能被贝安吉问倒,说道:“可是贝小姐,你应该知道,逸飞他和别的男人不同,他是不会背叛我的……”

    贝安吉神情黯然:“我也知道,可是……”

    贝安吉正要说话时,却听到房间里忽然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

    就算房门紧闭,也能听得非常清楚。

    二女虽然都是黄花大闺女。

    但是俗话说的好,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吗?

    听到这奇怪的声音,就知道里面正在发生着什么。

    梦露刹时面色煞白。

    满脸震惊和难以置信。

    贝安吉也是面色怪异。

    云医生不是说在房里给萧逸飞治伤吗?

    怎么治着治着,变成……

    梦露急得正要推门闯入。

    可是想到云烟之前的交代,顿时又停下手上的动作。

    也许……

    也许云姐她这样做,就是在给逸飞治伤呢?

    只是方法有些特殊。

    毕竟逸飞他不是普通人,所以,也许为他治伤的方法,也有些不同寻常。

    如果因为自己的突然打断,而影响了治疗,那后悔都来不及了。

    为了逸飞能够恢复健康,我什么都可以接受。

    而且,逸飞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和她做这种事情,不是证明他的情况的确有所恢复吗?

    话虽如此,梦露还是感到心脏绞痛。

    听着里面越来越激烈的声音,眼前浮现起此时房间里面的景象,连嘴唇都快咬破了。

    贝安吉此时本来也准备推门而入,可是当她看到梦露停下来时,顿时也恍然大悟,明白了梦露在顾虑什么。

    于是她也只能继续站在门外等待。

    心里同样复杂不已。

    就这样,房间里怪声不断,房外,二女焦心等待,备受煎熬。

    直到里面忽然传来一阵大叫“救命”声时,梦露才立刻惊醒过来,赶紧推门而入。

    贝安吉也连忙跟着进了房间。

    刚刚进到房间里面,看到里面的景象,二女顿时都羞红了脸。

    双双避开视线,不忍直视。

    梦露一边垂目,一边落泪。

    哪知这时,却看到云烟从萧逸飞身下探出头来,苦苦哀求:“小露,快,快救我……”

    听到这话,梦露又气又好笑又无奈。

    不过看云烟的样子,是真的很痛苦。

    看她此时虚弱不堪的样子,真的担心她会就这样被折腾死。

    可是,这让自己怎么救她?

    难道要自己代替她不成?

    梦露顿时面染红霞,娇羞不已。

    想到自己毕竟是萧逸飞的女朋友,上去代替云烟,也不是不可以。

    想到这里,梦露连忙朝着床边走去,强忍羞涩,缓缓脱下身上的衣裙,就在这时,忽然之间,嫩腰一紧,仿佛被蛇紧紧缠绕。

    然后在她的惊叫声中,整个人离地而起,被无形之力,拉扯到了床上。

    砰!

    梦露整个人砸落在宽大的床上。

    还好床垫松软。

    不然恐怕要被摔得不轻。

    而不等梦露回过神来,眼前黑影袭至,下一刻,便开始变得身不由己起来。

    贝安吉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景象。

    等到耳边响起梦露的声音时,她才惊醒过来。

    下一刻,满脸通红的她,转身欲逃。

    但是刚刚逃出门外,就和梦露一样,发现身体被无形之物紧紧缠住,然后被猛地拽回房间。

    贝安吉惊慌的伸手抓住房门,想要摆脱这种拉扯,逃出房间。

    可是最后还是无能为力。

    被生拉硬拽着,拖进了房间。

    “砰!”

    房门无风自闭!

    次顶层内,气氛依然压抑紧张。

    万丰焦虑不安的在原地打着转。

    为自己师傅的情况感到担忧。

    距离萧逸飞被梦露抱上楼,已经过去整整一天的时间了,眼看夜幕降临,可是却依然没有任何人从楼上下来,也没有任何消息传下来。

    也不知道,师傅现在到底情况如何。

    要不是通过子树与母树之间的感应,知道萧逸飞现在没有生命危险,他只怕早就已经忍不住要冲上楼,一探究竟。

    这个时候,战无双忽然站起来,朝着电梯门走去。

    万丰问道:“无双,你要去哪?”

    战无双道:“我去上面看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