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是。”丁宁连忙上前,声音清亮道,“丁宁见过万老,祝万老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万老爷子哈哈大笑:“好。谢谢。”

    边笑边打量着丁宁,想着丁烈先前说的丁宁还未曾婚配的事情,心里暗动心思。

    “要是能够和丁家结成姻亲,那就太好了!”

    正常情况下,万老爷子根本不可能打这样的主意。

    毕竟深知自家与丁家的差距。

    可是,今天这么多意外到访的客人们,让万老爷子开始膨胀了。

    而丁烈先前的态度,更是让他心怀侥幸,觉得可以试一试。

    也许真的成了呢?

    那绝对是天大的好事。

    当然,他心中认定的联姻人选,自然不会是万丰,而只会是万星。

    连忙对万星说道:“星儿,还不快点上来拜见丁家主!”

    “是!”

    万星连忙昂首挺胸,器宇轩昂的走上来,朗声道。

    “万星见过丁伯伯,宁儿妹妹。”

    一边朝丁烈行礼,眼珠子一边在丁宁身上打着转。

    心里也动着和万老爷子一样的心思。

    和万老爷子一样,他也开始膨胀了。

    而且,其实谁也不知道的是,当初万丰和丁宁的事情,正是他这个当大哥的,偷偷传出去的。

    一开始得知万丰追求丁宁的事情,万星还感到不以为然。

    甚至因为丁宁的相貌,他还对万丰的眼光感到很鄙视。

    然而,等到丁宁的身份曝光之后,万星就开始变得不淡定起来。

    如果万丰真的癞蛤蟆吃到了天鹅肉,将丁宁追到手了,那还了得。

    到时候,万丰不但会出尽风头,甚至还可能深受老爷子器重,得到家主之位。

    出于嫉妒,万星才开始在暗中大肆宣扬万丰和丁宁的事情。

    结果不出所料。

    不但彻底断绝了万丰追求丁宁的可能性,而且还让万丰沦为笑柄。

    而他也成功获得了老爷子的重视,直至今日,更是成为了一名武修者。

    可以说,今天他得到的一切,都是当初陷害万丰所换来的。

    因此,他从不为当初的行为感到羞愧,反而为此感到洋洋自得。

    可惜的是,当初拆散了万丰和丁宁之后,虽然他打过丁宁的主意,想要出手追求她,争取成为丁家的乘龙快婿,但是因为自卑,所以不敢付诸行动。

    可是现在情况不同了。

    万星有幸成为了一名武修者。

    那么,说不定丁烈和丁宁,都会对他刮目相看,甚至愿意招他为婿。

    这样想着,他不由得将身子挺的更加笔直,竭力表现出器宇轩昂的样子,好在丁烈父女心中留下好印象。

    丁烈看着万星,呵呵一笑,赞道:“不错不错,果然是一表人才。”

    听到如此赞赏,万星心里自然更是高兴不已。

    哪知道就在这时,丁烈忽然说道:“对了,万老,你们家万丰呢?怎么不见他出来见我?”

    “万丰?”

    万老爷子微微发怔。

    不知道丁烈此时为何会提起另外一个孙子的名字。

    难道是还记得几年前,万丰和他二女儿之间闹出的不愉快,所以想趁机为难一下万丰吗?

    不只是万老爷子是这样想的,其他宾客们,此时也是这样认为的。

    顿时一个个摆出看好戏的样子,等着万丰丢丑。

    万老爷子犹豫片刻。

    最后还是让万丰出来。

    “丰儿,快过来拜见你丁伯伯。”

    “是!”

    万丰从后面走了上来,朝着丁烈行礼:“万丰见过丁伯伯。”

    丁烈没有说话,面无表情,目光如箭,上下打量着万丰。

    见状,万星内心顿时生出几丝讽笑,等着万丰这个亲堂弟,遭到丁烈的刁难,当众出丑。

    而其他一些惟恐天下不乱的宾客们,顿时也都激动起来,准备看好戏。

    哪知道就在大家期待好戏上映的时候,丁烈忽然呵呵一笑,满脸赞许的点头。

    “不错,真是不错,几年不见,变化太大了,伯伯都快不认识了。而你在江城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不少,实在是不敢相信当初那个毛头小子,现在能够达到这样的成就,看来,以前是伯伯我有眼无珠了。”

    “什么?”

    众人顿时傻眼。

    丁烈的反应,完全就不是大家所想的那样。

    不但没有故意刁难万丰,甚至还说出如此赞许之言。而且他居然还自称有眼无珠。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有,万丰在江城到底做了什么事情?

    为何会得到丁烈如此赞许呢?

    而丁烈为什么又会知道这些事情呢?

    难道他一直在关注着万丰吗?

    众人真是倍感惊疑。

    而万星也是感到无比纳闷。

    心想,这节奏不对啊!

    他感觉丁烈对万丰的态度,比对他要热情多了。

    相比之下,刚才对他的赞许,简直就只是一种敷衍。

    这怎么可能?

    自己可是武修者啊。

    而万丰只是普通人。

    丁烈怎么会看重一个普通人,而敷衍自己这个武修者呢?

    难道他眼瞎了吗?

    面对丁烈的赞许,作为当事人的万丰,却显得很是淡然。

    而且心如明镜。

    知道丁烈应该知道了毒门在江城的事情。

    甚至丁烈今天过来万家贺寿,就是冲着自己师傅来的。

    所以,万丰倒也没什么隐瞒的。

    不卑不亢道:“丁伯伯谬赞了,小侄能够变成今天这样,全都是受惠于师傅的教诲。”

    “呵呵,没错,你师傅乃是一位奇人,能够教出你这样优秀的弟子,也是理所当然。当然,你能有今天这样的成就,也少不了自身的努力。”丁烈呵呵笑道。

    说出的话,更是语出惊人。

    众人惊诧不已。

    “师傅?万丰什么时候多了个师傅?”

    “以前完全没听说过啊!”

    万富明和万星交换了一个震惊的眼神。

    他们倒是记起。

    万丰曾说过拜了一位师傅的事情。

    甚至当初,万丰还想要安排他们和他的师傅见面。

    只是,万富明父子压根就瞧不起万丰的师傅,所以拒绝见面。

    等回到京城后,他们就把这件事给忘到了九霄云外。

    要不是眼前丁烈提起,他们甚至都不会记起这件事情。

    而此时此刻,让他们感到难以置信的是,当初被他们父子瞧不起的万丰的师傅,却被眼前的丁烈称之为奇人。

    这简直就是在打他们父子的脸啊!

    而更意外的事情,还在后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