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就在火寒真气进入萧逸飞体内,被毒皇母树吸取的那一刻,竟然异变突起。

    毒皇母树在吸取了其中的天阴寒毒之后,仿佛吸取到了世上最致命的毒素,竟然开始疯狂的生长起来,等级也随之疯狂晋升。

    似乎是尝到了甜头。

    毒皇母树开始疯狂的想要吸取更多的天阴寒毒。

    它仿佛化身为一头贪婪的饕餮怪兽,张开大嘴,产生巨大的吸力。

    这股强大的吸力,直接让杨雪雁体内形成的火寒真气,以更快的速度往萧逸飞体内涌了过来。

    这种异常的情况,完全超出了萧逸飞的预料。

    也在瞬间造成了严重的后果。

    直接打破了萧逸飞刚刚才建立起来的平衡!

    也让他千辛万苦模拟好的双修,彻底失败。

    这还不是最严重的后果。

    后面的连锁反应,才是最致命的。

    随着平衡被打破。

    和模拟双修的失败。

    不管是萧逸飞,还是杨雪雁,都受到了严重的反噬。

    二人之间建立起的真气循环,直接失去了控制,并且反过来影响并且控制了他们。

    他们内心囚禁的野兽,被同时释放了出来。

    身为凡人的杨雪雁,根本抵挡不住这样的冲击。

    "shen yin"一声,瞬间就失去了理智。

    双眸如丝,吐气如兰,朝着萧逸飞怀里扑了过来。

    而此时的萧逸飞,脑海中只剩下最后一个念头。

    “糟了!”

    随后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一夜无言!

    翌日。

    当萧逸飞从混乱中稍稍恢复清醒时,首先出现在意识当中的,就是一棵翠绿的小树。

    这正是毒皇母树。

    此时的毒皇母树,却快要变得不认识了。

    因为与以前相比,已经发生了非常巨大的变化。

    高度从原来的二十公分,变高到了四十多公分。

    足足变高了一倍。

    虽然就算这样,看起来还是很矮小。

    但是,以前的毒皇母树,整体看起来还只是一棵幼苗的样子,可是现在,却已经变得有点像是一棵正常的大树了。

    当然是袖珍大树。

    树干,树枝,都变得更加粗壮挺拔。

    而树枝上的绿叶,不但长得更大,而且数量更多,显得非常的茂密。

    自然,树叶上面的毒灵之露,也凝集得更多了。

    至于灵脉,灵丝,也出现了巨大的强化。

    灵脉直接变粗三倍。

    灵丝的数量,直接增加到了八十条!

    每条长度都达到了惊人的六十米。

    融合一起,长度可达八十米。

    并且威力惊人!

    单独的每根灵丝,就拥有着炼气六层前期的威力。

    融合在一起后,威力更是逼近炼气六层中期。

    这简直就是恐怖!

    试想一下,就算萧逸飞站在原地不动,只需要动动意念,就能轻易的操控灵丝,攻击远在六十米,乃至八十米外的目标。

    而且攻击力达到了惊人的炼气六层!

    拥有这样的灵丝,就拥有了威力恐怖的远程武器!

    感受着毒皇母树的诸多变化,萧逸飞内心不禁感叹一声。

    “凡阶六级!居然是凡阶六级!毒皇母树居然已经晋升到了凡阶六级!”

    “而我的实力,应该也已经晋升到了炼气六层!”

    “可是之前,修为还只有炼气五层中期呢。”

    “也就是说,只是一夜之间,毒皇母树的等级,就实现了跳跃性的晋升。”

    面对实力的突飞猛进,萧逸飞此时的心里,却没有半点兴奋和喜悦,反而感到无比沉重。

    因为他知道,毒皇母树之所以发生这么大的变化,肯定是因为吸取天阴寒毒所致。

    这种天阴寒毒,既相当于是一种催化剂,又好比最致命的毒素,才使得毒皇母树出现了跳级晋升的现象。

    想到天阴寒毒,萧逸飞的脑海中不禁浮现起一道艳丽的身影,内心充满歉意。

    他万万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出现这样的变数。

    自己竟然会对她……

    萧逸飞仔细回想之前发生的事情。

    可是所有的记忆,都停留在杨雪雁扑进怀里的那一刻,之后的事情,一片空白。

    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是按照当时的情况来估算,恐怖不容乐观。

    因此,虽然他人已经非常清醒了,但是却不敢睁开眼睛。

    有些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那个她。

    想想之前他还朝着她再三保证,甚至还对天发誓,说是不会轻薄她。

    哪知道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

    “也许现在,她已经认定了我是个骗子!”

    “心里或许正对我恨之入骨?”

    “说不定连杀了我的心都有。”

    但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再想其他已经没用了。

    错已经犯下,就必须承担责任。

    不管她到底想要怎么处置自己,也不管她想要自己承担什么责任,自己都不会逃避。

    深吸一口气,睁开眼睛,朝着身边望去。

    却意外的看到,自己居然光着身子,躺在浴室里的地板上,身上湿漉漉的,好像刚刚洗过澡一样。

    难怪感觉后背又冰又凉。

    至于浴室里,并没有发现其他人的身影。

    起来之后,连身子都忘了擦,就直接走出浴室。

    放眼四顾,发现卧室的床上,也是空无一人。

    奇怪的是,连整个房间都不见她的踪影。

    而且连她的衣服,还有床上的床单,也不知所踪。

    “啊?难道她已经走了吗?”

    面对空旷的房间,萧逸飞不禁有些错愕。

    等到萧逸飞心情沉重的换好衣服,走出房间,却发现,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

    直接来到楼下的客厅。

    一路上,本来还担心见到她之后,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结果发现,整个别墅空旷不已。

    与昨晚相比,显得极为冷清。

    一名毒门女弟子,正在客厅里打扫卫生。

    见到萧逸飞,连忙转身恭敬地喊道:“宗主。”

    “嗯。”萧逸飞佯装随意的问道:“冯导他们人呢?”

    女弟子道:“他们都已经走了啊。”

    萧逸飞一怔:“啊?走了?所有人都走了吗?”

    “是啊,整个剧组,所有人都走了。本来冯导还准备向你道别和道歉的,可是因为您一直没起床,所以他们只好不辞而别。”

    “那雁姐呢?她也走了吗?”

    “对啊,她和大家一起走的。宗主,您有什么问题吗?”

    “没,你继续忙吧。”

    萧逸飞看似平静的说道。

    心里却掀起惊涛骇浪。

    怎么回事?

    她怎么就这样走了?

    难道她不准备追究自己的责任吗?

    换做任何女人,遇到这样的情况,都不可能善罢甘休。

    何况她还是一位大明星呢?

    还是说,昨晚其实并没有发生自己所担心的事情?

    不然,自己犯下这么严重的错误,她怎么可能会轻轻放过呢?

    也对,也许昨晚自己失去意识之后,已经什么都做不了了,因此,事情可能并没有那么严重。

    这样一想,萧逸飞心里顿时感到稍稍轻松了一些。

    可是内心深处的一丝阴影,怎么也无法散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