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贝贝,快松手,别闹了!”

    萧逸飞一边努力克制自己,一边劝诫贝安吉,同时用力挣开她的手臂。

    但是贝安吉誓死不松手。

    而且就像一只贪吃的小猫一样,不停的在萧逸飞肚子上咬啊咬的。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轻轻的敲门声。

    这敲门声虽轻,但是对房间里的一男一女来说,犹如晴天霹雳。

    房间里,二人的身体立马僵住。

    贝安吉停止了诱惑,而萧逸飞也停止了挣扎。

    二人面面相觑。

    彼此都能看到对方脸上的惊慌之色。

    时间仿佛凝固一般。

    敲门声还在继续。

    还是萧逸飞最先惊醒过来。

    自己什么都没做,干嘛这么心虚呢?

    连忙趁机挣脱了贝安吉的束缚。

    并且迅速后退,和她拉开了距离,免得又被她给缠上。

    他倒是多虑了。

    贝安吉此时倒也没有再继续纠缠过来,但是却继续老神在在的坐在床上,完全没有要离开,或者躲藏的意思。

    萧逸飞听着外面的敲门声,正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呢,看到贝安吉此时的样子,顿时纳闷道:“你难道不准备回房吗?”

    “我没力气走路啊……逸飞,要不你抱我回去?”贝安吉可怜兮兮的说道。

    我晕!

    你没力气走路?

    刚才被你抱着,我可是挣都挣不开。

    简直就是力大无穷好吧!

    萧逸飞感到颇为无奈。

    贝安吉很明显就是在耍赖。

    可是此时此刻,她要是真的铁了心赖着不走,还真是拿她没办法,总不能直接赶人吧?也不能真的把她给抱出去吧?

    那样说不定外面的人会更加的误会。

    但是也不能任由她这样待在自己床上吧,要不然等外面的人进来后看见,肯定以为自己跟她发生过什么。

    那自己真是冤死了。

    此时此刻,萧逸飞感到很是为难。

    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开门。

    想了想,还是觉得这种情况下,干脆装睡,就当没有听见外面的敲门声。

    这样,外面那人看到一直不见有人开门,就会自己识趣的离开。

    可是这次萧逸飞有些失策了。

    外面的人,显得非常的执着。

    继续不断的敲着门,没有丝毫要停息的预兆。

    萧逸飞郁闷了。

    看来不开门不行了。

    罢了!

    反正自己行得正坐得端,不怕被人误会。

    想到这里,转身朝着房门的方向走去。

    贝安吉惊了一跳,连忙坐直身子,问道:“逸飞,你去干嘛?”

    萧逸飞头也不回道:“当然是去开门。”

    “什么?”

    贝安吉没想到萧逸飞真的敢开门,顿时坐不住了,连忙从床上爬了下来,跟着萧逸飞走到门口。

    她就算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被人看到她躺在一个男人的床上。

    而且她担心此时敲门的人,会是云烟。

    她谁都不怕,但是对萧逸飞这位师姐,还是比较忌惮的。

    因为,她早就发现云烟和萧逸飞这对师姐弟,关系不凡。

    因此,她担心会在云烟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

    这样,她要想和萧逸飞走到一起,那就更加的困难。

    等贝安吉快步走到萧逸飞身旁。

    萧逸飞已经伸手打开了房门。

    随着房门打开,与外面的人顿时面面相对。

    门外,站着一个意想不到,但是又在意料之中的人。

    是个女人。

    而且还是一位绝色美女。

    而此时这位绝色美女,右手还保持着准备敲门的动作,一张绝美的脸上,却露出惊讶的神情,诧异的望着对面并肩而立的萧逸飞和贝安吉。

    “贝贝,你怎么会在这里?”杨雪雁惊疑的问道。

    她真没想到,现在都这么晚了,云烟竟然会出现在萧逸飞的房间里。

    而且云烟还只是穿着性感的睡裙。

    更重要的是,她身上的睡裙,上面还是褶皱。

    杨雪雁心想。

    难道刚才贝贝和萧医生在房间里面……

    难怪自己一直敲门,都不见开门。

    而此时贝安吉却暗暗松了一口气。

    庆幸的想着:“还好不是云烟!”

    但是,就算不是云烟,而是杨雪雁,被对方撞破自己和萧逸飞这么晚在一起,也还是挺尴尬的。

    贝安吉强作镇定,解释说:“雁姐,我是来找萧医生治病的,现在刚刚治好……对了,雁姐,你怎么这么晚了来找萧医生?”

    本来是准备转移话题。

    可是问题问出口,贝安吉心里也不禁感到疑惑起来。

    自己这么晚来找萧逸飞,是来治病的,那雁姐呢?

    她怎么会这么晚过来找萧逸飞?

    她和萧逸飞之前并无太多交集啊……

    啊?

    她不会和我一样,也对萧逸飞一见钟情了吧?

    这么一想,贝安吉顿时紧张起来。

    要是突然再多了杨雪雁这样一个强大的情敌,那真是够郁闷的。

    杨雪雁却显得很平静,笑着说道:“那真是太巧了,我也是来找萧医生治病的。”

    “雁姐,你生病了吗?什么病啊?”贝安吉好奇的问道。

    杨雪雁道:“就是失眠啊。刚才回到房间后,我就一直睡不着,而想到之前在养殖基地,在萧医生的帮助下,好不容易睡了个好觉,所以才特意过来找萧医生,看他能不能帮我将失眠症给彻底治愈。”

    贝安吉这才释然,说道:“哦,原来是这样啊,那好,那我就不打扰你找萧医生治病,我先回房了。”

    贝安吉说着很是郁闷的离开了。

    本来今晚她都做好了准备,哪知道还是失败了。

    难道自己和萧逸飞,真的就是有缘无分吗?

    而等贝安吉离开之后,萧逸飞将杨雪雁迎进了房间。

    “雁姐,请。”

    “嗯。谢谢。”

    杨雪雁走进房间。

    目光不着痕迹地扫过卧室里的那张大床。

    看到床上床单凌乱的样子,心里不禁更是认定,之前萧逸飞和贝安吉肯定在房间里亲热,这才迟迟不开门。

    杨雪雁暗暗叹了口气。

    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件事。

    身为女人的敏感,她早就发现,相对其他男嘉宾,贝安吉对萧逸飞的态度,显得有些与众不同。

    所以,有些怀疑贝安吉和萧逸飞关系不太一般。

    没想到,还真被她给猜中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