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是吧?萧逸飞居然因为打人被学校开除了!”

    “是啊,他怎么这么惨?先是实习申请被退回来了,现在还被学校给开除了。这也太杯具了吧?”

    “岂止如此,听说他的女朋友也被人给抢了。”

    “这也太惨了吧!”

    “谁让他得罪了周公子呢。而且听说他还把周公子给打的住院了,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嘘,他来了……”

    萧逸飞无视周围人复杂的眼神,淡淡的走到了教学楼的告示牌前面。

    看着上面学校张贴的开除自己学籍的通知书,脸色平静。就好像上面通知书内的主角,并不是自己一样。

    只是平静的背后,是满心的愤怒。

    尽管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但是当事情真的发生后,还是感到非常愤然。

    没想到周金元做的如此之绝,直接让学校开除了自己,彻底断了自己的前程。

    更没想到的是,学校居然真的因为周金元,而做出开除自己学籍的决定。

    如果是以前,萧逸飞现在肯定已经心灰意冷,或者慌慌张张的跑去找校领导求情了,可是现在……

    萧逸飞冷冷一笑,迈步走进了办公楼。

    “陈教授……”

    “逸飞,坐吧。哎……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对于学校的处理结果,我也表示反对,所以你放心,我会出面找校长,让校长重新考虑对你的处罚。”

    “不是,陈教授……”

    “逸飞,当初是我把你介绍给刘副院长的,可是没想到老刘他……算了,现在说这些也没意义了,你放心,咱们江城不是只有他们一家医院,我在其他医院也有一些朋友,到时候我会安排你去那儿实习的。”

    “陈教授,你误会了,我今天来找您,只是想要对您说声感谢。谢谢你这几年对我的照顾和教导。既然学校决定开除我,那我接受这样的处罚。只是我想说的是,学校做出这样的决定,以后后悔的绝不是我。所以,您不必为我的事情操心了。陈教授,谢谢你,我先走了。”

    “什么?逸飞你……”

    萧逸飞朝着陈教授恭敬的鞠了个躬,然后不顾陈教授愕然的眼神,以及起身劝阻,径直转身离开了。

    在走出教学楼的时候,萧逸飞不但没有丝毫的伤感和后悔,反而还感到了一阵前所未有的轻松,就像是准备迎接新生一样。

    而现在的他,也的确像是获得了新的生命。

    就算被学校开除,就算自己未来已经不可能成为医生,但是他相信,凭借自己的努力和毒修的所有记忆,未来必定能够获得成功!

    就像他刚才对陈教授说的那样,未来后悔的,绝不会是他!

    “萧逸飞!”

    一个怪异而愤怒的声音忽然传来,打断了萧逸飞的思绪。

    萧逸飞回头望去,看见不远处,一个脸上裹着绷带,就像木乃伊一样,只露出鼻子和眼睛的人,正怒视着他。

    如果只是单独看到这个人,萧逸飞恐怕根本认不出他的身份,说不定真把他当成了木乃伊。

    可是看到旁边搀扶着此人的任小月,萧逸飞就知道这家伙原来就是周金元。

    上次将周金元暴打一顿之后,就被任小月砸晕了,所以萧逸飞并不知道周金元后来怎么样了,不过听李博说,周金元当时被打的很惨。

    现在看到周金元这幅尊荣,萧逸飞不禁对自己的杰作感到非常满意,原本心里的阴郁不但消失无踪,反而还感觉相当的爽快。

    甚至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

    周金元更是怒火中烧。

    那天被萧逸飞暴打一顿后,他也面目全非地住进了医院,还好,脸上的伤势虽然不至于令他永久性破相,但是现在一张脸,却肿成了猪头,只能用绷带包着,才能勉强出来见人。

    后来他让那魏大兵趁着探病的机会,往萧逸飞的床上,扔了一只黑寡妇蜘蛛,就是想趁萧逸飞重伤昏迷的时候,直接将萧逸飞毒死在床上,哪知道后来得知,萧逸飞没事人一样,好好的出院了。顿时再次气得不轻。

    再后来,他便对学校施压,让学校将萧逸飞给开除了。

    他今天到学校来,就是故意来等着看萧逸飞笑话的,就想看看萧逸飞知道被开除之后,失魂落魄的样子。

    甚至还想着,到时候萧逸飞说不定会向他跪地求饶。

    哪知道萧逸飞不但看着一副浑然无事的样子,反而还对他一脸讥笑。

    这让他实在是不能忍。

    “哼,萧逸飞!我告诉你,今天你被开除,只是一个开始!我会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代价是生不如死!”

    周金元放着狠话道。

    但是因为脸上绑着绷带,而且嘴也受伤的缘故,说话含糊不清,怪腔怪调的,根本没什么威胁力度,反而让人觉得滑稽可笑。

    听到周金元的话,萧逸飞忽然脸色一沉,面无表情地朝着周金元走了过去。

    本来愤怒无比的周金元,此时却吓得心里一颤,连忙后退,嘴里惊慌的叫道。

    “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这里可是学校,你要是敢动我,就别想在这学校里继续待下去。”

    看到周金元吓成这样,旁边正看着热闹的学生们,不禁暗暗偷笑,咋舌不已。

    没想到堂堂周公子,居然这么怂,该不是被萧逸飞给揍得有了心理阴影吧?

    萧逸飞继续往前走着,冷冷的说道:“我已经被开除了!”

    “啊?”周金元顿时语塞,的确,他忘了萧逸飞已经被学校开除了,所以,他再拿这种事情来威胁萧逸飞,岂不是可笑。

    而且萧逸飞现在被开除之后,就等于没有了任何的顾虑,一旦他像上次那样,冲过来把他暴揍一顿,那怎么办?

    眼看萧逸飞越走越近,周金元感到更加恐惧,急忙叫道:“别过来,不然我报警了!”

    这时,任小月忽然叫道:“萧逸飞,你别乱来,别让我看轻你!”

    “你算什么东西?”

    萧逸飞冷冷说道。

    任小月一张脸顿时变得煞白,心里感到难以置信。

    她没想到萧逸飞居然这样说她。

    这在她看来,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她觉得,就算她背叛了萧逸飞,萧逸飞也应该不会恨她,而是该反省是不是他不够优秀,所以自己才会选择了条件更好的周金元,怎么可能这样对她呢?

    这还是她以前认识的那个萧逸飞吗?

    萧逸飞无视周金元的恐惧,以及任小月的震惊,甚至看也没看她,就直接从他们身边走了过去,走到不远处又停了下来。

    只见不知什么时候,那儿出现了一道高挑靓丽的身影。

    正是夏依然。

    萧逸飞走到夏依然身前,脸上露出一丝灿烂的笑容:“班长,你不会是特意在这里等我吧?”

    “对啊,我是在特意等你。本来还担心你会哭着出来呢,没想到你还笑得出来,而且还有心情开玩笑。”夏依然说道。

    我也没想到你也会开玩笑。

    萧逸飞暗暗想道。

    脸上带着笑意说道:“不笑又能怎样呢?总不能抱头痛哭吧,要是你愿意把肩膀借给我一下,我是不介意靠在上面哭的。”

    夏依然不说话,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萧逸飞。

    “怎么了?我脸上开花了吗?”萧逸飞好奇的问道。

    “不是,我只是觉得你好像变了。你以前没有这么乐观和开朗。”夏依然回答道。

    萧逸飞有些愕然,没想到夏依然的观察力这么强,连这样的变化都能观察出来。

    不过,这总比她是在生自己气要强。

    他还以为是自己刚才的玩笑太过分,让她生气了呢。 360搜索:☆\\半^浮^生//☆

    萧逸飞也觉得自己变化很大,至少以前面对夏依然,可不敢开这样的玩笑。

    “越是这种时候,就越应该乐观啊,不然岂不是让亲者痛仇者快。”萧逸飞自嘲道。

    “要不,我们走走?”夏依然忽然说道。

    “啊?好啊,深感荣幸。”

    萧逸飞和夏依然并肩往前走去,后面掉落了一地眼球。

    “我没有看错吧?冰山女王居然笑了,而且她跟萧逸飞什么时候这么熟了?他们不会有什么情况吧?”

    而不远处,周金元和任小月也看到了萧逸飞和夏依然谈笑风生的样子,特别是看着他们两现在并肩而行的一幕,呆呆的愣在那里,惊得连下巴都快垂到地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