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千章 两败俱伤

    虹桥!

    据闻,这是架在神空上的一座神秘桥梁,飞翔在九重天之间,就是真神触之即死,虽说此刻的虹桥,还远远不及那天地虹桥的可怕,但是也有了雏形,非常的可怕。

    “刺啦!”

    那虹桥撕裂天宇,自上而下的斩杀而下,放佛咫尺瞬间,更是在空间中消失了一瞬间,当它再次出现的时候,本来五级武神的力量,一举媲美六级武神巅峰的地步。

    这才是暴杀!

    “擒龙摆尾!”

    那神族双目一紧,预感到绝杀的到来,它已经动用了全力,在神虹的照耀下,它四肢猛地向天宇上一拍,顿时间,一只利爪从天宇裂缝中伸出,漆黑如墨,透射出无尽凶芒。

    而在那凶芒下,**尾浮现,粗大如山岳,澎湃着神芒,随着那神族的动作,而凶猛的斩杀下来。

    “嗡!”

    天地一荡!

    四周的空气像是被抽干了一样,有瞬间的凝固,紧跟着才是狂暴式的炸碎,一股滔天风暴直接斩杀下来,与那虹桥碰撞。

    “当!”

    这是初时的声音,像是两柄神兵激荡在一起,溅起了无尽涟漪。

    “嗤嗤……”

    这是摩擦的爆音,令人头颅都剧痛,那摩擦声像是一位神灵在咆哮,激荡的虚空都在爆碎,四野一寸寸的粉碎,给人的感觉就是天塌了。

    但这依旧不是极限!

    “刺啦!”

    终于,虹桥爆出了一簇火芒,斩进了那龙尾之中,令得那只漆黑的利爪都在哆嗦,但是汹涌而来的巨力,又将虹桥抵挡了下来,不断的向下爆压。

    “裂!”

    精瘦老人用尽全力,脸都憋红了,身上的气势也从五级武神境界,直接迈出了一步,破入了六级之境,谁说一重星图就没有六级武神了!

    那只是因为有些人隐藏的太深!

    此刻,精瘦老人正在展现这种力量,催动虹桥与神族力撼,两者隔空对决,打的天地一寸寸粉碎,在旁人看来,他们放佛一直在对峙。

    可是,真正的强者都能看出,两人的身躯不断的爆闪,一次次的对撼,也只有这样,方圆五十里内,才会不断的毁灭与坍塌。

    “啵,轰隆隆……”

    一个时辰后,双方猝然倒飞,一股惊爆的巨力,掀开了天地大毁灭,方圆五十里全部被摧毁,化成了一片废墟,惊得凌风等人都小心的倒退,不敢涉足。

    扑通!

    神族倒地,浑身是血,虎躯上斑驳着触目惊心的血痕,眼眸也被刺瞎了一只,而后背一道血口,直透心脏,险些将他整个胸口都剖开,这也令得他浑身剧痛,战斗力瞬间跌到了谷底。

    那精瘦老人伤势更重,武道爪印,从脸部一直延伸到腹部,血流如注,肠子都露出来了,尽管已经达到了六级武神之境,但是在神族面前,依旧很艰难。

    咚!咚!

    他双膝一软,直接跪倒在地上,膝盖受到了重创,已经碎掉了,更重要的是,他血脉折断,里面充斥着肆虐的神虹,想要顿时间愈合根本不可能。

    毫无疑问,他也步入了绝境。

    这是势均力敌的战斗,两者血战连天,但也不免落得两败俱伤的下场。

    而神风其他人,则是在巨浪爆开的时候,直接被横推了出去,个个重伤垂死,真正强者的战斗,其他人能够形成掣肘,但还干预不得战斗的结局。

    与此同时。

    那灰袍中年也爆出了六级武神之境,与另一神族战斗的如火如荼,彼此也杀出了真火,打得山河碎裂。

    “诛天剑虹!”

    那神族仰天长啸,利爪中射出了一道剑虹,非常的缓慢,是个武尊都可以躲闪开,但偏偏灰袍中年躲闪不开,那剑虹已经锁定了他。

    剑虹所至,虚空定格,就连灰袍中年四周的天空都受到了禁锢!

    在这种情况下,与其被动防御,不如主动出击,因而灰袍中年人也爆了,剑盾飞空,以剑在前,盾在后,上面浮现了一片黄土。

    剑盾神土!

    “轰隆隆……”

    一刹那,两者相碰撞,惊起的万道神芒,九天十地似乎都被捅出了一个个窟窿,尘土从地面上飞起,冲上了九霄,像是一个席卷了方圆五十里的巨型蘑菇云。

    而当尘土落下的时候,神族躺在地上,哀鸣不止,而灰袍中年也倒在血泊中,至于那些个神风成员,则是横七竖八的飞了出去,死了一人,伤了两人。

    此刻,他们连爬起来都很费劲。

    ……

    “来吧!”

    熊波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身上数道深可见骨的伤痕正在刺激他,尤其是在神风两个人曝出六级武神境界的时候,他也终于隐忍不下去了。

    在低沉的气爆声中,他踏上了六级武神之境,一举杀向了第三位神族。

    “喀擦!”

    那神族始料不及,竟然被剁掉了一只利爪,惨嚎着向后倒退,而剑风老人、苍白中年也迅速跟进,试图斩掉那第三神族。

    可就在此刻!

    那神族眼底凶光一闪,突兀的从空中消失,下一刻他出现在剑风老人的身后,口中喷出了一口神火,一下就将剑风老人吞噬了进去。

    “呃啊,不!”剑风老人惨嚎,老脸扭曲,他本来是可以防御这种神火的,但因伤势过重,经脉受伤,故而打了折扣。

    眨眼间,他湮灭在火焰中,一同湮灭的还有剑风狙杀。

    “孽畜!”

    苍白中年眼皮直跳,一股凶险感直透脊背,他想要暴杀过去,但就在这一刻,一道豪芒直接打进了他的魂海,将其头盖骨都掀了起来。

    神魂之力!

    这个神族才是三个神族中最可怕的一位,不止是一个武者,还是一位精神神师,更令人气愤的是,他之前一直隐藏着,即便是伤势惨烈,也始终没有动手。

    直至熊波淘爆出了六级武神之境,才令他感受到了压力,一举干掉了两位武神。

    “死!”

    熊波淘也始料不及,但是想要斩杀两位武神,这个神族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噗嗤!”

    三尺青锋刺透了那神族的胸膛,将其高高的挑飞起来,神虹正在吞噬其心脉,要将其彻底的灭杀。

    “寂灭!”

    那神族冷喝,语言飞人族,但是灵魂波动却清楚的可以令人感知到。

    他眉心飞出了一片漆黑的星空,打向了熊波淘,这么近的距离,就是熊波淘想要躲闪都来不及了,他能做的就是竭尽全力的抵御!

    “叮,刺啦!”

    熊波淘眉心飞出了一柄小剑,以其自毁的代价生生的硬撼,但还是被那漆黑的星空切开,打进了他的魂海中。

    “咻,轰!”

    熊波淘飞了,但是在三尺青锋离开神族胸口的那一刻,还是挑碎了十几根血脉,五脏六腑也切断,令得那神族也仰天倒地,摔进了泥土中。

    依旧是两败俱伤!

    神族的强横,与神风的彪悍都是令人始料不及的。

    “人族要死!”

    这时,其中一个神族踉跄的走向了精瘦老人,尽管伤势惨重,早就没有了六级神灵的气势与力量,但是那体魄依旧强悍的吓人。

    而且,神族愈合的速度,远非是人族可以相比的。

    精瘦老人紧咬牙关,他们还是低估了这些个神族,六级神灵的确不容小觑,个个都堪比越级的武神,要是对上其中一位,他们的确有资格斩杀,但一下面对三位,就相形见绌了。

    要不是傲仙的那位武神阻截,只怕他们此刻已经伏诛了。

    “我已经老了,不介意拉上一位神族!”

    精瘦老人接连吐血,话音中透射决绝的味道,他的伤势正在恶化,体内的神虹还没有逼出,而神丹也才刚刚吞服,想要愈合伤势,至少也要半个时辰。

    可,神族会等么。

    “我神风何惧一死?”那灰袍中年冷笑,慷慨激昂的说道:“自从踏入星图,我就没想着能够活着离开,战死是武者的宿命!”

    “哈哈,能与两位神风武神一起赴死,倒是也不会寂寞了!”熊波淘虚脱的说道,他脸色苍白如纸,魂海的重创,令他每说一句话都浑身痉挛。

    “傲仙,的确称得上一重星图二十强!”

    那精瘦老人朗声笑道:“英豪当不惧生死!”

    “敬我们是一条好汉!”灰袍中年踉跄站起身来,准备赴死一战。

    “那就去死吧!”

    三位神族满目的憎恨,被人族杀到这个程度,简直是对他们神族的最大亵渎,唯有斩掉这些人才能泄愤,下一刻,他飞空而起,一爪子拍向了精瘦老人。

    精瘦老人眯眼,勉力盘坐,催动神虹想要一战,可此刻他的神虹暗淡无光,像是劲风下的烛火,早就没了之前的凶狂与威势。

    “罢了!”

    他轻轻叹息,在这样力量下,他已经挣扎不得了。

    “砰!”

    可是,就在那神族利爪即将杀到精瘦老人面前的时候,却奇怪的停止了下来。

    利爪前方就是精瘦老人,但是却再难进一步,只因此时,他的脖子上突兀的多出了一柄匕首,铮铮作响,可以清楚的听到那割破虚空的声音,以及漆黑的裂缝不断炸开的画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