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九百九十七章 神空对弈

    死神镰刀!

    剑风如刀柄,而傲仙、不死不灭狙杀则是如同刀锋,正徐徐的逼迫向三异族,以熊波淘、苍白中年以及老人为首,那迫人的锋芒,正悄然的撕裂虚空。

    尽管,在天狼陵冢中牺牲了五人,但三大超级狙杀也有足足九人之多,而异族也剩余九位,从数目上来看,这是势均力敌的局面,可是每个人都很清楚,异族相对弱势,因星海异种也死掉了一位,而金瞳、蝠人远远不可相比。

    “三位五级武神,还真是小觑你们人族了!”星海异族首领冷声笑道:“不过,想要斩掉我们,你们付出的代价也不小。”

    “捍卫我神武神土,自然要有人牺牲!”熊波淘冷冽的说道,在星图中厮杀多年,他早就不惧生死,而且在形势如此明朗的情况下,要斩掉这三异族,也死不了几个人。

    何况,还有诸多侥幸活下来的狙杀,他们也恨极了三异族,只要局面一倾斜,这些人就会化身恶狼,狠狠的撕咬三异族。

    人族畏死,但当真正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他们也会爆发出前所未有的豪情,这远远不是异族可以理解的,更不是他们可以想象的。

    “噌!”

    话音还没有落下,熊波淘已经率先出手了,他手中飞射出三尺青锋,身上的气势压的很低,但是神虹已经达到了一个“极”,他的武道神境与明昊相似,但却走得更远。

    在神虹四周,竟是连一丝一毫的涟漪都没有迸射出来,它们就像是射上天宇的光束,不惊艳,不大只,却可以令虚空俯首,万兽匍匐。

    星海异种首领一惊,旁人或许会小觑这样的力量,但是他却不会。

    “战!”

    他低喝出声,利爪中突兀的飞出一柄尺子,透明无暇,上面雕刻着一重星空,看似轻如鸿毛,可当他举起尺子的时候,整个天地都在轰鸣。

    这是一柄量天尺,可度量天的高度,海的深度!

    “当!”

    在五道神虹的催动下,量天尺向前迎击,打在了三尺青锋上,两者摩擦而过,溅起一连窜的星火,可怖的力量从中间涤荡而开,将两人都推荡出去。

    “咻!”“咻!”

    下一刻,两人又飞冲向彼此,三尺青锋与量天尺激烈交锋,快到令人咋舌的地步,就是秋书怡都只能看到一个个残影在天宇上破裂,而两人真正的战斗,却令人捉摸不透。

    “咚!”“轰隆……”

    但是,当他们激战的时候,虚空不断的爆裂,一朵朵蘑菇云从天空中心爆开,惊碎了一片片山脉,令得那正在围观的各个狙杀,也惊惧的向后倒退。

    显而易见,五级武神间的战斗,不是其他人可以涉足的,何况这两位武神都很非凡,战斗力媲美六级武神,给人摧枯拉朽的感觉。

    “异族授首!”

    苍白中年杀出,一拳打爆了一片天,武道神虹也毫不犹豫的爆出,虽然比熊波淘逊色一些,但也仅仅是一点而已。

    他直接杀向了金瞳异族的首领,双拳大开大合,颇有宗师风范,一开始那金瞳异族首领还暗自窃喜,这个白痴人族,竟然妄想以战拳轰死他,可是很快就瞠目结舌了,只因苍白中年手上隐晦的闪光,竟然是一个神金拳套。

    上面倒立着一个个神金铸造的剑锋,近乎透明,色泽昏暗,可以隐于空中,让他暗自吃了大亏。

    “拿命来!”

    剑风老人手执战矛,直刺蝠人首领,凶戾的锋芒,将虚空捅出了一个个脸盆大的窟窿,逼得那重伤的蝠人首领也不断的倒退。

    “喀擦!”

    那蝠人首领一个不慎,肩头被捅出了一个血窟窿,令那本来就严峻的伤势更严重,暗红色的鲜血,妖异的流淌下来。

    “蝙蝠噬天!”

    那蝠人首领咬牙,吐出了一大口精血,化作一只巨大的蝙蝠,将他整个人都包裹了进去,而下一刻,它张开血盆大口,直吞剑风老人。

    “孽畜,你觉得这样就可以噬天了吗?”

    剑风老人蔑视,战矛向空,双手化圆,突兀的拉开。

    “哆!”

    一声巨响,那战矛急速的飞射出去,朱色的暗光,形同一道雷霆,“嗤”的一声,射杀进了虚空中,又突兀的从虚空中射出,击杀向那蝠人首领的身后。

    “当,刺啦……”

    那战矛在巨大蝙蝠身上溅起了一连窜的涟漪,战矛尖部似一个钻头,疯狂的旋转,破开了巨大蝙蝠的血躯,直接刺进了其背部。

    “啊!”

    蝠人首领惨叫,身躯一个踉跄,那蝙蝠噬天瞬间被破,尽管他也是五级神灵,但重伤就是它巨大的拖累,根本不能与剑风老人相媲美。

    “蝙蝠遁!”

    眼见着剑风老人再次杀来,他低喝一声,身躯骤然暗了下去,从这片天地中消失。

    “隐身!”

    剑风老人双目一紧,身躯猝然紧绷了起来,能够从五级武神的眼皮底下隐去身形,这本就是很可怕的事情,而偏偏剑风老人还看不到蝠人首领的踪影。

    他警惕四方,整个场面都冷了下来。

    而此时,三大超级狙杀其他六人也纷纷杀出,一道道神虹将天地都遮盖了起来,战场打成了一片废墟,若非有真龙气存在,只怕这天狼山核心都要夷为平地。

    “嗤!”

    可就在此刻,一道暗光从虚空中飞出,一刀斩掉了剑风一位武神,将其头颅都跺成了两半,那血淋淋的画面,也刺激了剑风老人。

    “孽畜受死!”

    他气势一爆,直接扑进了空中,战矛所及,便粉碎了大半个天宇。

    “噗!”

    那蝠人首领大口喷血,尽管那战矛还没有刺到他,但是冲天的神虹已经波及到这个范围,令他跌退了三百丈,一只翅膀折断了,摇摇摆摆的近乎要跌下虚空。

    “隐!”

    他再次隐于空中,令得剑风老人难以发现。

    “出来!”

    剑风老人眼睛赤红,一个个剑风武神倒下,也意味着剑风的衰落,在这个战火纷飞的星图中,很容易被人取代,这自然不是他乐意看到的。

    下一刻,五道神虹驱散了烟霾,打向了四面八方,轰得天地轰鸣,但却没有见到那蝠人首领的踪迹。

    ……

    “好狡诈!”

    秋书怡暗自咋舌,咬牙道:“以后碰上蝠人,一定要小心。”

    “嘿嘿,也不见得。”凌风咧嘴笑道:“这个蝠人很猖狂,竟然妄想杀向傲仙熊波淘,只怕形势会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啊。”

    “你能看见?”秋书怡、秦弑天等人都是一愣。

    “能吧!”

    凌风摸了摸鼻子说道:“这个蝠人的隐匿身法的确很诡谲,不过我的神功与其相似,可以看到一些轨迹。”

    “拿来看看。”秋书怡说道。

    “你想得美!”

    凌风撇嘴,白泽那一门神功的确有其霸道之处,不过想要看穿蝠人首领的隐匿,还远远不够,但是逆杀之上,乃是神杀,这一步非常艰难,在逆神的历史上,也没有几个人迈入过,而现在凌风已经逐步的迈入了门槛,自然看到一些轨迹。

    但是,寸神就不同了。

    它不止是速度,绝艳天下,还有一个惊人之处,就是破障!

    何谓障。

    迷雾是障,隐匿是障,幻境是障,说白了就是,当速度达到一个不可思议程度的时候,什么迷雾什么隐匿都是浮云!

    当然,寸神也不代表就是可以破尽一切障,但是有截天蝶这个小妖孽存在,凌风倒是不担心会遭受暗杀,若是遇上了隐匿的蝠人,他倒是可以利用这种手段将其狠狠的灭杀。

    神空对弈,如火如荼!

    那蝠人首领的确是摸向了熊波淘,他自身受重伤,自知不是剑风老人的对手,自然要联手斩掉一个至强,然后借助星海异种首领,灭掉剑风老人。

    可是,他低估了熊波淘。

    这个曾令得其他超级狙杀都暗自忌惮的强者,在五级神道上,立足十年,千锤百炼,如神金一样,岂是易于之辈?

    “孽畜终究只是孽畜!”

    凶险来临。

    熊波淘没有任何的惊慌,他虽然没有凌风的寸神,但神觉非凡,而且在战斗的过程中,他气息四散,与精神念力融合,稍有异动,他都可以敏锐的发现。

    这是死神嗅觉!

    而下一刻,他嘴角一掀,一道冷芒直刺向头顶。

    “噗嗤!”

    鲜血滴答而下,那满脸得意的蝠人首领身躯一僵,狰狞丑陋的脸终于从空中浮现,而三尺青锋则是透过了他的头颅,将他钉死在半空中。

    太得意,太自信,太依赖!

    注定了这蝠人首领的悲剧,星图人才辈出,强者如云,没有任何杀招是绝对的,遗憾的是蝠人首领还没有领会这个道理。

    他的死。

    也令得三大超级狙杀几人都松了一口气,可以全身心的杀敌了,而剑风老人则是向熊波淘额首,随即冲进了战场。

    毫无疑问,整个局面都发生了变化,异族正被强势收割,就连星海异种、金瞳首领也正在步入绝境,前者是小觑了熊波淘,后者则是因伤势太重。

    “就要结束了,我们什么时候出手?”秋书怡小声问道。

    “结束?”

    凌风暗笑,凝声说道:“嘿嘿,真正的战斗才开始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