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九百八十章 超脱神力

    一个月!

    凌风枯坐如松,整个人都入定了,双目沉沉如水。

    三个月!

    他身上的衣服都陈旧起来,皱巴巴的卷在一起,浑身上下似乎枯竭了一样,雷劫火凤口喷雷光,与深邃的星空交相辉映。

    一年!

    他双手演化的愈加频繁,气势进一步的湮灭,羸弱的就像是一位武圣,身上的血肉也在干枯,精血似乎在燃烧,令他变得暮色沉沉,随时都会老去。

    但这是不够的!

    他的心平静,完全融入到那道神秘的天虹中,这道天虹很非凡,正在汲取星河中的精华,欲要在两道星河之间,架起一座真正的天虹桥。

    这很古怪,但也是合乎常理!

    而在这个时候,凌风也隐隐抓住了那一抹灵光,似乎随时都会跨入那道门槛,有那么一瞬间,他心突兀的一乱。

    那一抹灵光也瞬间粉碎,炸裂。

    “再来!”

    他沉住气,又平静下来,不断的揣摩,将自身武道融入其中,与那道天虹交融,于是那道灵光又飞快的闪现了……

    一年半!

    凌风身上的气势,愈加虚弱,由武圣直接凋零到武灵,雷劫火凤也溃散而开,落尽了他的血肉中,而在他的肌肤上,则是结出了厚厚的一层污渍。

    浑浊的腥臭气息,正在徐徐散开,令人窒息。

    但此刻,凌风完全感觉不到了,连嗅觉似乎都已经沉入到那一道虹中。

    “是……这样么?”

    在时间接近两年的时候,凌风双目爆睁,闪耀着惊天的光芒,他终于跨入了那道门槛,得见那道真正的天虹,而此刻他已经从武圣湮灭到了尘埃中。

    不过,此时那天虹只是一道神秘的光,可以汲取天地精华,铸造一种奇特的力量。

    它就像是一枚种子,可以融入万种道。

    “来吧!”

    凌风轻喝一句,身上的光惊现而出,率先飞出的雷劫火凤,它轻鸣一声,俯冲而下,冲进了那道虹中,紧跟着,凌风血脉异象纷纷呈现,有涅槃的火焰,有星河烙印,还有一门门神功的虚影。

    当它们涌入那神秘的天虹时,天虹溅起了一道道亮光。

    “再来!”

    凌风心如明镜,非常明亮,他不断的将自身武道融入其中,先是伏魔诛神黑洞、体魄力量,随即灵魂秘力也融入到其中。

    但这依旧是不够的。

    他又把浮屠十八掌、人绝、星绝、神绝打入了进去,让那神秘的天虹越来越亮,像是一个光茧,正被一股浩瀚的力量束缚着。

    不过,随着秘力越来越多,那神秘的天虹中似乎有个生灵正要破茧而出。

    星河秘力、逆乱、焚冰火种……逐一飞入,在短短两个时辰中,他把自身武道演化了一个遍,全部打进了那神秘的天虹中。

    就连断刃、截天匕、截天蝶,他都试图融合一番,不过那神秘的天虹排斥兵器与生灵,这倒是令凌风一怔,不过也不意外。

    因为,那神秘的天虹孕育的是一种力量,而不是兵器。

    至此!

    那神秘的天虹刺目到了极点,一面汲取星河精华,一面吞噬不断涌入凌风体内的天地玄气,那磅礴如海的汪洋,惊得凌风都侧目。

    “不会炸了吧?”他小声嘀咕道,这么鲸吞海饮就是武神都很难承受,何况这其中还融入了他的武道精华,一旦爆开,就是来一位二级武神,也要瞬间粉碎。

    “嗡!”

    突兀的,那神秘的天虹一颤,一道亮光迸射而出,一下就把凌风打的惨嚎,身躯向上冲起,血肉似枯竭的树皮在裂开、凋零。

    而这也是开始,随着神秘的天虹汲取的力量越来越多,不时就会有涟漪飞溅出来,将凌风斩的撕心裂肺,痛苦不堪。

    这样,时间又匆匆飞逝。

    整整三个月的时间,那神秘的天虹才逐渐的稳固下来,不再汲取星河精华与天地玄气,而是将无尽力量都融入其中,如同一个火炉正在熔炼这一切。

    而让凌风松一口气的是,那骇然的涟漪散尽了,不会再伤害到他了。

    “会是什么呢?”他好奇的内视丹田,盯着那神秘的天虹,相对来说,它还是很温和的,这么狂暴的巨力没有将他直接撕裂已经很仁慈了。

    这也让他对这一种全新的力量充满了期待。

    整个天地都定格了,凌风已经忽视了时间这个存在,在枯坐中,他身上落满了尘埃,摞着一层厚厚的泥土,整个人像是埋在了里面。

    终于!

    那神秘的天虹暗淡了下来,没有惊人的璀璨神光,上面一层薄如蝉翼的虹光正在凋零。

    “嗡,咻……”

    一抹绚烂的镰刀飞出,如同弯月一样,悬挂在暗黑雷霆的末梢,它深邃漆黑,像是与暗黑神雷融入一体,但有截然不同,它孕育着勃勃生机,架在两道星河上。

    俨然就是一座死虹桥!

    “孕育死亡?”

    在这一刻,凌风心中多了一抹明悟,满脸的诧然与惊喜,他没有想到在融入了那么多巨力之后,那神秘的天虹竟然会蜕变到这个程度。

    它不属于武力,也不属于古武之力。

    不是冰火寒露,也不是女神落泪。

    而是一种与众不同的死虹,它已经超越了武尊范畴,也凌驾于神力之上,甚至凌风怀疑这是羽化神力,是真正的飞仙力量。

    早已超脱了三界众生。

    因为,在它出世的那一刻,暗黑神雷寂灭,古武之力消沉,就连伏魔诛神黑洞都在颤抖,它看似温和祥瑞,但其中的惊天之力,似乎可以轻易的撕裂出一个时空。

    “这到底是什么力量?”凌风惊懵了,当他真正接触到这股力量,并且融入其中的时候,才能真正感受到它的澎湃,它浩渺如海的闪耀。

    绝壁之境是惊神的,神绝也是惊神的。

    在神武大陆上,这已经令人侧目与惊恐了,但是这死虹更不同,它是真正的弑神!

    什么武尊之力,什么神力,在死虹面前,一切都灰飞烟灭。

    它是蔑视众生的主宰之力啊!

    凌风看不透这股力量,他的眼界还不够,要是换做清漪,亦或者是神荒圣主就会惊骇了,这的确不属于神武大陆的巨力,而是独属于星空之力的一种。

    噬空!

    也有人将它称为焚星!

    这样的力量代表着一种毁灭,是深邃的星空中,那神秘之地才能诞生的力量,而凌风因自身太过特殊,诸多武道合一,尤其是神秘的星河与雷劫火凤,令他的这种力量也发生了极大的蜕变。

    “噌!”

    下一刻,凌风挥动着拳头,凝聚全身之力,打出了一拳。

    一刹那,时空崩塌,山河倒转,天幕截断,整个古武塔三重门都在轰鸣,神虹一道道折断,就连虚空都坍塌了,形成了一个空洞的门户。

    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天塌地陷!

    当然,他为此付出的代价也不小,九道伏魔诛神黑洞瞬间暗淡下去,连一丝涟漪都溅射不出来,整个的枯竭了。

    这也意味着,想要催动一次噬空,就要耗尽武尊之力。

    不能一击必杀,那就要被人杀!

    这令凌风惊喜的同时,也充满了隐忧,这是禁忌之力,不到生死时刻,绝对不可动用。

    “可弑神斩魔!”他咋舌说道。

    没有惊天动地的涟漪,也没有浩瀚到爆的山河巨力,但是,噬空却可以斩断神力,将一位三级武神化成飞灰,可以说此刻要是凌风对上神剑宗宗主的话,只要给他一个机会,将神剑宗宗主逼入死角,他就可利用噬空,直接斩掉神剑宗宗主。

    这就是霸道,这就是强绝!

    这也是无与伦比!

    “神绝、绝壁之境,再加上噬空,此行当不再那么凶险了。”凌风得意洋洋的说道,神绝是来惊神的,噬空是来保命的,而绝壁之境只能看运气。

    而一位武神想要斩杀他也是不容易的。

    打不过可以跑嘛。

    “时间不多了啊,总不能让清漪师姐去冒险。”

    凌风咧嘴笑道,能够得到噬空这种力量,已经是大惊喜了,一时间他倒不急于破入至境武神,乃至于是武道神境了。

    毕竟,他进步的太快,没有任何好处的。

    随后,他站起身来,将伪神兵丹炉扔了出来,又从储物戒中,将一株株药草整齐的摆放出来,分成了数百份,就连星空神树都没有放过。

    他不止要炼制极品浮屠,还要炼制神丹与神涅,这个耗时更恐怖,尽管古武塔三重门有十倍的时间加速,但他依旧消耗不起。

    “呼哧……”

    随着火焰腾腾冲起,凌风也进入了炼丹状态……

    三个月后。

    神荒看似平静,实则暗流涌动,荒门第一清漪与荒门小七,以及人门天才叶欣然等,都要踏上新的征途了,他们的目标是中域,那个深不可测的地域。

    在古老的祭坛旁,凌清、柳舒舒、独孤雨月、云溪正依依惜别凌风、叶欣然,泪眼婆娑。

    轻轻相拥,可能是永恒!

    感受到她们的体温,像是流水一样温情脉脉。

    下一刻,凌风转身向祭坛走去,声音也远远的响起:“在那个战场,我们会走的更远,会相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