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九百七十九章 神秘的天虹

    荒门都是一个个活坑!

    凌风翻了翻白眼,深深的感觉到了耻辱,这几个人连自己人都坑,难道就没有想过他的感受么。

    不过,他又是这么的善良,怎么可以狠心拒绝这么美丽动人的小师姐呢。

    “师姐,请放心在你离开神荒之际,我自然会把神涅、极品浮屠如数奉上。“凌风说道:”不过,像一打一打的这一种,我还做不到啊。”

    “倒是也不勉强你,神涅来个三枚,极品浮屠来个二十枚即可。”清漪轻笑着说道。

    “好!”凌风很是心酸的说道。

    于是,清漪收起了搭在凌风肩膀上的玉手,同时收起的还有她那凌厉的小虎牙。

    “对了,你的生死兄弟,此刻正在神荒做客。”

    清漪眯眼一笑,说道:“当时,我在绝地中碰上他们,就顺便将他们带回来了。”

    话音落下,清漪飞空而起,瞬间远去,而她飞出的方向正是天门,这个女人说话素来都会兑现,她说要震压天门一年,就一定会做到。

    凌风一怔,双目猝然一亮,在这个天地中,能称为生死兄弟也只剩下崔明峰一个人,而且从清漪的话中,他自然可以听出,圣山不止一个人活着。

    他遥遥的向清漪鞠躬,这是敬意!

    生死兄弟,比任何事物都要珍贵,这也是一个值得信任的女人。

    ……

    山间一壶酒!

    盘坐在峡谷间,感受冷风刺骨,深邃的山涧中流水潺潺,风中充斥着一股鸟语花香,而在花香间又夹杂着缕缕酒香。

    酒香浓郁,这正是圣主的宝贝仙酿。

    一个石桌,正立在山间,足下是流水,可以见到鱼儿欢快的游走,气氛很祥和。

    “没想到会在这里相见。”

    崔明峰双目暗淡,圣山覆灭对他们这一代打击是巨大的,令他们脸色难看,心中悲怆,从此以后,他们就是无根浮萍了。

    “会有答案的!”

    凌风冷眉倒竖,杀气腾腾,清漪虽然将崔明峰、张玲儿都救回来了,但是大多圣山武神,还是湮灭在那滔天的风暴当中,能够活下来的也不过是十二人而已。

    “这是血恨!”张玲儿双目赤红,她的亲妹妹就惨死在其中,一族的亲人也长眠在圣山上。

    “斩尽那个暗势力!”

    圣山一众武尊皆是冷喝道,他们的兄弟全都死于非命,他们身上背负着圣山的荣辱。

    “那些人来自中域,我此行一定会找到答案!”

    凌风冰冷的说道,不止是因崔明峰的关系,更重要的是他要知道那个老头的生死,是被那个暗势力掳走了,还是已经遁走天地间,逍遥不知所踪?

    当然,他还要知晓那个暗势力为何要针对圣山。

    “多谢!”

    崔明峰肩膀上有血痕,伤的很深,他只能勉强的向凌风鞠躬,这是敬意,在这个时候才能真正的看清楚,谁是真心谁是假意。

    “在神荒,你们不要拘束。”

    凌风匆忙的将崔明峰搀扶起来,说道:“在这里还没有人敢对我们不利,而此行只怕你们也会进入中域,届时能不能相遇很难说,但你们一定都要活着。”

    “恩!”

    崔明峰重重的额首,他和张玲儿是现在这一代的天骄,本来以神荒的能力,完全有资格找到答案,但是他们还要亲自杀过去。

    这是磨砺,是魄力!

    他们心中很清楚,即便是得到了答案,可没有超凡的战斗力,也休想奈何那个暗势力,唯有不断的变强。

    “不过,圣山其他人在神荒,并非是长久之计。”

    凌风蹙眉说道,尽管神荒不会亏待这些人,但寄人篱下,资源匮乏,缺少极强的磨砺,圣山众人也不可能真正的成长起来。

    崔明峰、张玲儿对视一眼,双目闪闪烁烁的说道:“凌兄的意思是?”

    “神荒不是你们的神荒,不会倾尽全力的来培养他们。”

    凌风沉思着说道:“圣山众早晚要离开,而现在形势很不乐观,那就归隐吧!”

    “归隐?”

    圣山众人都是一怔,进而满脸的怒色,他们身怀血恨,岂能逍遥于天地,这是对圣山惨死武神的侮辱,是他们绝对不能忍的。

    就连崔明峰、张玲儿也蹙眉,思索的看着凌风。

    “并不是真正的归隐,而是让他们从这方天地间失踪,至少要让其他人难以察觉!”凌风轻笑着说道。

    “凌兄心中已经有了想法?”

    “是!”

    凌风眯眼笑道:“不过这也要看你们的意思,我可以给你们推荐一个势力,他们一直在生死间熬炼,很适合现在的圣山众人。”

    “哦?”崔明峰眉头挑了挑,问道:“什么势力?”

    “隐神!”

    “这是什么势力,我不曾听闻过啊。”张玲儿一脸的古怪,就连圣山其他人也莫名其妙。

    “正因你们不曾听闻过。”

    凌风笑道:“他们一直很蛰伏,处于归隐状态,但千万不要小觑了他们的力量,而且他们不会阻止你们的去留,当有一天圣山需要你们的时候,你们完全可以离开。”

    “为什么?”

    崔明峰满脸的严肃,他知晓这个人,把人卖了只怕其他人还忙着给他数钱呢,而且因圣山的覆灭,他心更加警惕了。

    谁能肯定神荒就不是幕后推手。

    而眼前的这个人又是否会对他们暗中下手?

    “因为我们是生死兄弟!”凌风眯眼笑道,如果这些人不是圣山众,他绝对不会理会,尽管他很善良,但不是同情心泛滥。

    “这只怕不是你的目的吧?”崔明峰眼皮一缩。

    “呵呵,的确不是!”

    凌风说道:“目的很简单,隐神还不够强,需要新鲜血脉来刺激,而且他们一直在生死间熬炼,很凶险需要圣山这些强者。”

    “隐神会给你们一个变强的机会,而你们则是赠予逆神变强的资本!”

    “好!”

    崔明峰松了一口气,利益共存,他更信任这个理由。

    ……

    黄昏时分。

    问仙云梦来了,受到了清漪青睐,将她邀入荒门,而神荒圣主也终于出现了,这个狡诈了老头对云梦也格外看重,不骄不躁,不卑不亢,很有大家风范。

    更重要的是,问仙系列丹药的确让他们侧目,尽管还没有达到荒门小七那个妖孽程度,但也绝对有一旦吞噬天下的资本。

    而只要神荒倾心培养,未来有可能主宰整个神武大陆!

    来的不止云梦,还有隐神的一位武神,而隐、秦傲、林咏三人也从人门飞至,由他们与崔明峰商谈,人主给了他们一个大方向,而他们就能勾勒出一个完全的战图。

    毫无疑问。

    崔明峰、张玲儿都是震惊的,没有想到隐、林咏这些个人竟然是隐神重要人物,不过,这也更令他们深信无疑,这说明神荒也是认可这个势力的。

    随即,圣山众人就随同隐神那位武神飞下了神荒,由禹弦、君见笑这两位至境武神亲自护送,一路飞进了武国神火山,他们担心的是有人从中窥视到。

    从此,隐神脱胎换骨,将更上一层楼。

    ……

    对此,凌风不会过问,他给了隐神一个一飞冲天的机会,能不能做到就要看他们的造化了,而此刻,他正盘坐在古武塔中。

    一方面,他要炼制极品浮屠与神涅,而另一方面,他也要进一步的顿悟!

    顿悟!

    那羽化神池所得!

    不得不说,那羽化神池的确很非凡,里面孕育着勃勃生机,与死亡之谷那座道台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每个人在其中领悟都不同,能够得到什么,就要看个人的造化了。

    “神池、星河……”

    凌风微闭着双眸,眼底闪耀着惊人的光芒。

    他在羽化神池一坐三天,惊得人皇圣地圣主都变了颜色,这是一直以来都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因羽化神池的非凡,武尊能够坚持三个时辰都已经很惊人了,而像叶欣然也不过是坚持了近两天的时间而已。

    而这已经是人皇圣地的一个奇迹了。

    这也令人们很好奇,凌风到底在羽化神池中得到了什么呢?

    此刻!

    凌风秀发凌乱,无风轻舞,而在他的丹田中,两道星河正汩汩流淌,由悠远的深处飞出,落尽了星空中,不见出处,更不见尽头。

    它神秘浩瀚,令人捉摸不透。

    而在两道星河中间,有一道虹,那是他从羽化神池中得到的,具体是什么,直到现在他也看不透,而且因玄空宗之事,他也没有时间耽搁,因而也不曾静下来领悟。

    “这像是天虹!”

    凌风凝眸嗤笑,尽管看不透那道虹,但是他可以清楚的感知到它的深邃浩瀚,如同一片汪洋星海,一旦惊慑出来,绝对会惊天动地的。

    “与神秘的星河有干系,难道是要浮出水面了吗?”

    凌风喃喃自语,闭上了眼睛,整颗心都沉到了那两道星河与那道天虹中,不断的揣摩参悟,时而双手推演,而就在他闭目不久,其血脉冷却,一只雷劫火凤从他身后飞出。

    时光飞逝,眨眼间便恍若万年。

    在这无渡的时间中,凌风像是一根木雕,在岁月中,身上落满了尘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