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九百七十七章 圣山覆灭

    神火山上。

    赤红的火焰,在双足下飞出,像是一道道血浪,掀起万道神虹。

    凌风双目沉沉,双拳紧攥,一股惊天的煞气,从内心中喷出,那可怕的气势直欲冲上天宇,生人勿近,逆神众正诧然的望着凌风,不懂人主之殇!

    圣山!

    这个古老的势力,曾孕育着凌风所有的回忆,陈旧的院门,郁郁葱葱的竹林,还有那一座座楼宇,都曾留下了凌风的欢声笑语。

    还有那个藏经阁,没有其中的三千古卷,也就没有现在的他,没有太一真水的滋养,也不会有现在的辉煌,还有那个奸诈的老头,这铸就了他曾经的记忆。

    岁月无情,斩掉了他的生死。

    可就在他崛起的时刻,想要望穿归途,却已经是人世永隔,这像是神雷一样,轰在凌风身上,让他几欲仰天长啸,俯身恸哭!

    圣山覆灭!

    这就是蝴蝶送来的消息,这些年她们一直在追逐圣山的踪迹,因圣山隐蔽的格局,还有强者众多,令她们一直不敢涉足太多,可是当她们真正逼近的时候,整个圣山已经是废墟一片。

    这也意味着曾经辉煌的宗门,自此踏上了毁灭!

    圣山毁了,毁掉的是凌风的追思,是他一直以来的期盼,他想回去看一看,哪怕只是一眼,让他知道那个老头依旧活的很舒心,让他感觉到圣山的繁花似锦。

    他是一个因太一真水而重生的人,不可能令天下知,可就是这样不可对人言的秘密,现在也要随着圣山覆灭埋葬在岁月中了。

    曾经的师兄师姐,曾经那一位位对他珍爱的长老,都已经是枯骨!

    人生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于子欲养而亲不待!

    武神最遗憾的是,巅峰之上,再无亲眷!

    “呃啊!”

    凌风仰天嘶吼,声音像是刀劈鲜竹,那可怕的戾气崩山河,他像是一只受伤的孤狼,圣山在时,他心中还有眷恋,可现在圣山灭了,曾经的他就再也没有了归宿!

    “圣山!”

    他声嘶力竭,歇斯底里的怒吼着,声音穿透了时空,震的武尊都耳膜吃痛,那深深刺入皮肉的指尖,正在控诉这个天地。

    逆神众面面相觑,他们完全不懂,一个圣山灭了,与人主有何干系?

    但是,每个人都感觉到人主对圣山的不同,十年前就令他们打听圣山消息,而且是在不惊动圣山的情况下,显然,他很重视圣山,亦或者重视圣山上的一个人。

    “诛灭!”

    凌风双目赤红,狰狞的怒吼道:“好一个诛灭,手段何其残忍,圣山天才在震压妖魔,而有些人却在叛族!”

    “是谁?到底是谁。”

    人主一怒,倾尽山河,他脸色苍白,紧紧的握着拳头,以此来发泄心中的愤怒,但这远远不够,因而那声音,那怒火便震惊了整个逆神。

    “令逆神、蝴蝶、隐神、问仙全力打探,我要知道是谁灭了圣山!”凌风震怒的向着逆神众命令道,圣山曾是他的根,谁敢诛灭圣山,那么他就要踏平那个势力,哪怕是四大圣地、五大神宗、三禁区。

    这是男儿血性,是武者的荣辱!

    “是!”

    “令南荒、西神逆神四势力备战!”凌风眯眼说道。

    “这……是!”那人一惊,满脸的忧色,现在逆神还不够茁壮,西神局势不稳,而南荒这一方也有几个超然势力正与逆神争锋,在这种情况下,逆神不可经受血战啊。

    特别是西神,他们需要一段时间的休憩!

    “小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凌清走了过来,轻声安慰,此刻正值人主怒火中烧之际,旁人根本不敢近身,就连叶欣然也只能远远的观望,不敢上前。

    “有人灭了圣山!”凌风嘶哑的说道。

    “我知道。”凌清柔声说道,她把凌风搂在怀中,低低的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与圣山有什么关系,但我知道它一定对你很重要。”

    “我……”

    凌风欲言又止,有些秘密埋葬在心中悠远了,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何况他也不想让凌清知道曾经的凌风已经死了。

    能够一个人舔伤的时候,他不想两个人流泪!

    “不要说话,抱紧我!”凌清亲昵的说道,现在的凌风就像是一个受伤的孩童,需要人来温暖。

    “恩!”

    凌风双目湿润,紧紧地搂着凌清,在凌清的身上都勒出了血痕,但凌清却依旧轻笑。

    时空静谧!

    一对男女正搂在一起,一个浑身寒凉,一个浑身暖洋洋,或许是因着暖气,令得凌风那煞气的心逐渐的平静了下来。

    拥着一个人,只想天荒地老!

    就是那种感觉,当你与她躺在一起的时候,只想一辈子守护着她,给她一个依靠。

    曾经,他立志要令凌清过上富裕的日子,他现在做到了。

    曾经,他们孤苦相依,而现在他们依旧要相互慰藉下去,这就是感情,在这一刻凌风的心暖了,他不是一只受伤的孤狼。

    他有凌清,还有逆神!

    “令逆神蛰伏吧。”

    时间过去了一天,凌风才幽幽的抬起头来,声音平静的说道:“现在西神才稳定下来,逆神、问仙、蝴蝶、隐神都有损伤,不易开战。”

    “而且,能够轻而易举灭掉一个圣山的势力,绝对非比寻常,以逆神目前的实力,根本不堪一击。”

    “但是,圣山的消息依旧要打听,一旦有暗势力插足,立刻斩断联系。”

    “是!”

    叶欣然松了一口气,这个人还没有烧糊涂,要是他真的拉上逆神与诛灭圣山的暗势力对撼,那么整个逆神都要葬送在他手中。

    令她庆幸的是,凌风还没有被怒火冲昏了头脑。

    “这件事涉及神武大陆一个圣山,依靠我们太单薄了。”

    凌风冷静下来,像是一只狐狸,冷厉的说道:“圣山在神魔战场有非凡的贡献,在此际之间被斩杀,每个势力都有罪,我会亲上神荒与清漪师姐交谈。”

    一个逆神不够!

    那就拉上三大禁区、四大圣地,乃至于五神宗,那个势力之所以这么隐晦,正是要在这些势力眼皮下,将圣山斩杀。

    从这一方面可以看出,他们在惧怕!

    至少,他们现在还没有媲美整个神武势力的力量。

    “不管是妖魔,还有叛徒都要死!”

    凌风声音冰冷,眼中有股冷光。

    他说道:“让逆神打听一下,从神魔战场回来的一些人。”

    “恩!”

    叶欣然迅速远去,尽管连她猜不透圣山对凌风的重要性,但能让这个坑娃都重视的,说明圣山有其存在的价值。

    消息如雨!

    蝴蝶正以璀璨的速度,将一道道消息呈现在凌风的面前,就连蝶神都亲自从西神赶回,向着圣山摸了过去,随着她进一步领悟寸神,这世间想要留下她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最关键的是,蝶神也正在蝴蝶中,全面推行寸神,令蝴蝶进一步成长,等待着破茧的那一刻。

    “不知所踪?”

    这是凌风第一时间得到的消息,但还不够准确。

    “在几个月前,有一些人出现在圣山废墟上,血战至死,也有一些人急速遁走。”

    “在圣山没有发现圣主的尸骨与崔明峰、张玲儿的尸骨。”

    这是进一步得到的消息,也令凌风松了一口气,至少圣山不是全部伏诛,还有一部分人活了下来,圣主那老头应该是其中一个,而崔明峰、张玲儿这些个杰出的天才,应该是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不对劲,极速遁走了。

    “追踪,我要知道他们的下落!”

    “是!”

    翌日,消息又传了回来,逆神顺着痕迹一路追踪,但在逼近一处绝地的时候,那痕迹被抹杀了干净,现在谁也不能肯定那些人的去向。

    而且,有蝶神的判断,这些人似乎是暗势力,而非是圣山众人。

    “不可小觑天下人啊!”

    凌风眯眼冷笑,这个暗势力非同小可,很强横,就是蝴蝶、隐神对上只怕也是九死一生,因他们抹除痕迹的手法,竟是让寒如月都铩羽而归。

    何况,一个暗势力就灭掉了圣山,这一点岂是现在逆神可以做到的。

    “让他们都退回来吧。”

    凌风沉声说道:“蝴蝶、隐神都不能涉足太深,否则很难抽身。”

    “圣山覆灭,我逆神可以打听到,想必神荒此刻已经得到消息了吧?”

    也就在这一天。

    当昏暗的夕阳落下,神荒终于来人了。

    来的是吕闻,怀抱一柄利剑,直接走进了神火山,那凶阵、隐晦的蛰伏,在荒门面前根本不值得一提,这是一个悠远古老的可怕势力。

    “小七,形势不乐观,你要随我回荒门了。”吕闻蹙眉说道。

    “好!”

    凌风站起身来,随即叶欣然、凌清四女以及寒如月、隐几个人也纷纷动身,逆神依靠的是自身,有杨虎及几位武神坐镇,逆神不惧任何势力。

    而他们此行才是最凶险的。

    入夜时分。

    凌风他们回到了神荒,叶欣然等人直接进入了人门,而凌风则是随着吕闻回到了荒门,而此刻清漪正凝眸望着凌风,嗤嗤的说道:“小七,我很好奇,你与圣山有什么关系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