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九百七十二章 归附

    大厅中,落针可闻。

    众人都愣愣的望着老人,有种虚淡的幻觉,这个老人竟然想投靠灵神国,亦或者是玄空宗,这要多么疯啊。

    先不说他们愿不愿意,就从决裂门暗袭玄天宗这件事,玄空宗都不可能让他们活着,这和送死有什么区别?

    老人没疯,相反他看透了本质。

    事实上,在场几位老人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反而有种释然的感觉,此时此刻唯有归附于那个势力,决裂门门人才能活下去。

    而一旦投靠了其他神宗,那么消息传出之时,就是整个决裂门血炼之日。

    永远不要小觑那个势力,这是血的教训。

    在这场战斗中,那个势力主宰了暗黑世界,消息完全封锁,连圣地暗势力想要打探出一些消息都颇费力,可以想象他们强大到什么地步。

    而现在,决裂门竟然可以联系到外界,消息可正常送出,这才是诡谲的,这代表着那个势力允许他们这么做,但如果他们真的把归附的消息送出,那么灵神国的大军瞬息即至,会踏平决裂门。

    这是个机会!

    是逆神留给他们的活命机会。

    “唯有此路!”

    此际,几位老人都站出来,眼神悲怆,但没有任何办法,四面楚歌的决裂门早就没了退路。

    “为什么?”

    “这根本就是送死,玄空宗一定会斩尽我们的。”一位武尊喝道,他眼眸赤红,生死兄弟,亲人爱人全部死于非命,她又岂能归附于弑兄斩父的凶手?

    “他们不会!”

    那老人摇头说道:“至少,他们不会赶尽杀绝,决裂门门人有部分人会活下来,现在的决裂门已经四分五裂,早就消亡了,还有什么意义存在?”

    “你是叛徒!”

    那武尊激烈的呵斥道:“他们一定会杀光我们。”

    “如果他们想这么做,早就做了。”那老人不急不躁的说道:“可是他们没有,而他们要等的就是我们的归附。”

    “不!”

    那武尊呵斥道:“我宁可归附于飞天门,也绝对不会向那个势力低头,我要杀光他们。”

    “噗嗤!”

    一柄利剑刺穿了那武尊的胸口,在其诧然的目光中,一位老人从其身后走出,说道:“喜鹊,你着魔了,你这是要拉着我们所有人陪葬。”

    “你……”喜鹊再也没有办法开口了,她死不瞑目。

    “长老,你们……”

    众人惊骇,一脸震惊的望着他们,怎么都想不明白,这些个备受尊重的长老会出手弑杀他们,难道他们真的是叛徒?

    “你们……蠢笨啊!”

    那老人双目哀伤,那个势力放出了一个机会,设下了一个局面,可依旧有人看不透,还想负隅顽抗,这才是真正的死路。

    但是,他们都是活成精的人物,虽然不及那个势力的野心与魄力,但也能看透其中的一部分。

    那个势力与酒神宗、灵神国都不同。

    酒神宗、灵神国根基就在西神,一旦神国入手,可以轻松的占领,迅疾的攻破得到,可是那个势力不是西神的,他们的根基很浅,在这场战斗中付出的代价有很大,因而他们需要“补给”,那么决裂门就是一个选择。

    不过,他们没有强迫,而是以这种委婉的方式,而一旦决裂门拒绝,那么,他们就会全面横推过来,不给决裂门一点生机。

    而即便是归附,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他们还要从中看到决裂门的诚意。

    何谓诚意。

    那就是斩杀不愿意归附的人,比如喜鹊,只有这样那个势力接收的时候,才能省去一些麻烦,不过这不代表那个势力就完全信任决裂门门人,他们依旧会血洗,特别是他们这些人,连兄弟手足都敢斩杀,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做的?

    因而,他们即便不死,也会囚禁终生,这就是他们的命运。

    但,决裂门真正的天才,会得到那个势力的培养,逐步的壮大,不断的融入到那个势力中,从此以后,世间没有决裂门,可是他们的血脉会延续。

    这或许有些残酷,甚至在他们彻底融入那个势力的时候,已经遗忘了决裂门,但几位老人依旧会这么做,不是因决裂门,而是因这是他们的晚辈,是曾经决裂门的骄傲。

    他们希望真正的天才可以活着。

    他们拯救不了所有人,但却是真正的爱护决裂门门人,这也是可敬的老人。

    “归附吧!”

    那位老人低沉的说道:“暗袭玄天宗,终究是我们决裂门的过错,理应付出这样的代价,但是年轻一代无罪,他们不该承受这样的罪责。”

    这就是武道世界。

    “不过,希望他们在成长起来的时候,不要遗忘决裂门,如果可以那就重建一个决裂门,那时他们不是那个势力的敌人,而是剑锋、同盟。”

    这是薪火相传,生生不息!

    曾经的决裂门灭了,但新生的决裂门或许会走的更远。

    这是老人们想要留下的星星之火啊,可又有几个人可以理解呢?

    ……

    就在这一天,决裂门的大清洗开始了,以三位老人为首,斩出异己,将那些个不同意归附于逆神的武者,逐一斩杀。

    他们本想逐出的,但这绝对不是逆神想要看到的,而且以逆神的手段,完全可以斩杀,要是他们在这个时候,还想着耍花招,那无疑是自取灭亡。

    因而,他们只能忍痛斩掉了一个个手足,在此过程中他们流着血泪啊。

    “有意思,决裂门也并非诠释蠢货!”

    逆神那位武神淡漠的说道,逆神的时间是有限的,一个月已经是极限了,要是这两天内,决裂门还没有动静,那么灵神国大军与逆神就会真正的杀进去。

    “逆神要给他们机会?”灵神国帝王来了,他眉宇轻轻蹙起,逆神斩杀的可是三大神宗啊,手段残暴,凌厉又霸道。

    那完全是灭绝的姿态,可是这个时候竟然有了妇人之仁,特别是决裂门,神剑宗是逆神灭的,邢天宗是酒神宗与逆神灭的,而决裂门可是涉及到灵神国啊。

    一旦决裂门死灰复燃,那么灵神国可就被动了。

    “是!”

    逆神武神淡淡的说道:“不过帝王无需担心,决裂门形同灭亡,自此以后不会影响到灵神国。”

    “那就好!”灵神国帝王松了一口气。

    这个势力总是能给他们足够的信心。

    “让灵神国都撤了吧,是时候结束三大神宗了。”金翅大鹏开口道,它已经是神兽自然有这种能力了。

    事实上,神兽可化形,但它们更认同这种身躯,而人类实在太弱小,让它们很没安全感。

    “是!”

    灵神国大军撤退了,整个决裂门空前的沉闷,只因来了一个人,一只兽。

    金翅大鹏与武神并肩而立,傲视山河。

    “决裂门岳辰,请求归附!”

    岳辰手捧神兵,与其他几位老人一同躬身,充分显示了他们的敬意,先不说这是武神,但就归附而言,他们也要做足了姿态。

    “你们可曾想好?”金翅大鹏开口道。

    “我们……别无选择!”老人声音嘶哑的说道。

    “恩!”金翅大鹏冷冷的说道:“你们没得选择,归附我们,你们还有人会活,但归附其他神宗,你们会被吞噬个干净。”

    “是!”

    那岳辰颤抖着,说道:“不过,在下有一个请求。”

    “请求?”

    金翅大鹏目光一闪,淡漠的笑道:“我们可以接受你们的归附,但这个人不是我们,他就要来了。”

    “是那只神兽白泽么?”

    岳辰小心的问道,他们都被白泽轰怕了,从内心胆寒,而且四级神兽基本是神宗的巅峰,想来足够代表这个势力了吧?

    可是,他注定会失望。

    “不是!”金翅大鹏目光中燃烧着火焰,那个人不是神,但他却降服了神兽白泽。

    他只是主宰!

    时间不久,一个人飞进了决裂门,在其身旁,神兽白泽、天神雀相互拱卫,令他气势逼人,即便眼拙的人都可以看出,这个人才是主宰决裂门生死的人。

    “人主!”

    逆神众一个个上前,神情激动。

    在此之前,他们也很担心,但是人主以强横的手段,不断的压爆三大神宗,稳住了西征的步伐,他们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大胜利。

    当初武国是如此,现在西神岛也是如此,他们相信在人主的率领下,他们可以征伐整个星空。

    “见过人主!”

    这是岳辰几位老人也走上前来,恭敬的说道。

    “你们可代表决裂门?”凌风额首,淡淡的瞥了一眼几人问道。

    “是!”

    “有什么要求?”凌风说道。

    “我知道人主眼界非凡,将来会踏上至高天地,不过,我决裂门灭了,但是希望的火种不会枯竭,如果……”

    岳辰双目赤红的说道:“如果有一天,我决裂门的天才,可以步上武道神境,给你们谱写累累战歌,还请人主能够允许他们重建决裂门。”

    “这就是你的心愿?”凌风双目一亮。

    “是!”

    岳辰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嘶哑的扑倒道:“还请人主成全,岳辰愿意以死赎罪。”

    这一跪,跪出了决裂门铮铮热血,也跪出了决裂门门人的热泪盈眶,他们也跟着下跪,只是不忍这个老人独自受罪。

    “岳老请起。”凌风动容,疾步上前,将岳辰搀扶起来,郑重的说道:“当有那么一天,我会将他们一个个逐出,令他们重建决裂门。”

    “不过,我也有三个请求!”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