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九百七十一章 四面楚歌

    鲜血在飞!

    沐浴着鲜血,凌风双目闪耀,有惊神的光芒飞过,他的格局太大,眼界太远,这也令逆神可以走的更远,而且逆神可怕的地方不止是战斗力,还有那徐徐图之的蚕食。

    一隅之地而已。

    当逆神强壮起来,当一位位神宗都匍匐的时候,届时逆神主宰的就是整个西神,这个势头是西神岛圣地都不可遏制的。

    “逆神海量,老朽受之有愧。”皇甫奇遥遥的作揖,他虽然也足够的聪明,但还眼界受到的局限,远没有凌风看的更远。

    但眼前的利益,却牵动了酒神宗的内心,有了邢天宗这么一个神宗,光是海量的底蕴,就足够让很多人疯狂了。

    而重要的是,得到了邢天宗等同于得到一个神国,这会令酒神宗攀升一个高峰,是从未有过的。

    “神剑宗、邢天宗相继伏诛,那么下一步呢?”

    皇甫奇双目闪耀着说道,三大神宗倒下了两个,只剩下唯一决裂门,要是再能从中分一杯羹,那么酒神宗就可以延伸到更远处。

    这自然让他怦然心动。

    “宗主是想率众杀出?”凌风淡漠的笑道。

    “……”

    皇甫奇一怔,眉宇顿时蹙起,他又不是白痴,酒神宗在这场战斗中,元气大伤,不可能匹敌一个神宗,但是有逆神相助的情况下,那就完全不同了。

    可这个人似乎对决裂门没有这种意向。

    “战斗落幕,我酒神宗也要一段时间来休憩。”皇甫奇略微沉思了一下说道。

    “恩!”

    凌风不咸不淡的说道,逆神在西神太独立,一旦有人针对,就会很被动,而仅仅一个酒神宗是不够的,而灵神国就是第二个盟友,邢天宗已经赠予了酒神宗,那么决裂门自然要赠予灵神国。

    当然,逆神不会这么血腥的厮杀了,两大神宗倒下,决裂门武神逐一惨死,现在的决裂门不足为虑,他们完全可以徐徐图之,蚕食掉。

    而此刻,酒神宗就有些贪心了,一个邢天宗已经足够他们消化一段时间了,过犹不及,如果酒神宗同时得到了两大神宗以及神国,那么,必然会有人觊觎,很可能不止一个神宗。

    他们可不希望酒神宗在此时就倒下,而一个神宗相对来说要轻松许多,毕竟有逆神一个低调的势力,又有灵神国彼此守望相助,即便是其他神宗也要掂量一下。

    制衡!

    这才是王道!

    ……

    整个西神都爆了,消息一道道的传出,响彻万里晴空。

    人们的神情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前些时日还不可一世的两大神宗,就在这场风暴中相继伏诛,连三级武神都惨死了,这是搅乱时空的力量,令很多神宗都噤若寒蝉,特别是与两大神宗有干系的。

    不过,逆神与酒神宗都没有针对他们,倒是让他们松了一口气。

    “因果循环,当初三大神宗暗袭灭了玄天宗,而现在玄空宗强势逆杀,斩掉了两大神宗,只怕决裂门也要走上末路了。”

    “嘿,这个玄空宗还真够狠的,一个活口都没有,而且蛰伏了这么多年,在三大神宗逼迫下,才强势迎战,可没有想到神剑宗、邢天宗完全是纸扎的老虎,不堪一击。”

    “这个玄空宗也是个坑,之前说的那么虚弱,让我们白白担心了一场,可悄无声息的就干掉了两大神宗,这手笔很惊世啊。”

    ……

    众人议论纷纷,满目骇然,“玄空宗”的强横,超出他们的想象,一个灵宗就这么彪悍让神宗还如何活下去?

    而这一场战斗,也把玄空宗推上了至高天地,在神宗中名声响亮,也令很多人忌惮。

    “神剑宗落入玄空宗手中,而邢天宗归酒神宗所有。”

    又有人说道:“这种魄力很非凡啊,遗憾的是两大宗门只怕伤势也不轻,才没有一口气灭掉决裂门。”

    “不!”

    有人反驳道:“决裂门已然名存实亡,武神全部遭横斩,只剩下武尊在撑起局面,而又有灵神国在那里驻守,决裂门已经形同消亡了。”

    “这么狠?”很多人倒抽一口凉气,那个势力到底有多么的凶悍,同时针对三大神宗,武神以上全灭,这代表的意义就很不同了。

    至少,在那个神秘势力中,有一位可灭杀三位武神的可怕至强,而其他神宗如果觊觎神剑宗、邢天宗,也要掂量一下,能否承受那种武神的怒火。

    ……

    西神岛圣地。

    圣主紧眯着眼睛,遥望着远方,目光中充斥着别样的味道,片刻他才开口说道:“一夜之间,连诛两大神宗,而决裂门已是囊中物,这手笔可不小啊。”

    “少年英豪!”阎王平静的说道。

    “他值得这样的称赞!”

    圣主额首,以寒而有力的声音说道:“这一局我西神圣地输了。”

    “这场战斗来势汹汹,从他向你出手时,就已经有了这种想法,而当他亲临圣地的时候,我们都小觑了这个人,还把他当成一个年轻人来看待,我们输的不冤。”

    “圣主,是我太看轻他了。”阎王低头,他一条生命却引来了一匹狼,这代价太沉重。

    从这场战斗中,他可以看出逆神的野望,一往无前不可怕,可怕的是他们能够适时的握住那杀出去的拳头,强势收回,分寸把握的恰到好处,这是非人的掌控力。

    这一点,在神武大陆年轻一代中不多见,至少阎王自愧不如。

    “还不迟!”

    圣主摇头说道:“他们想要在西神施展拳脚,也绝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是没有神荒,我西神也没有这么多的掣肘了。”

    “是!”阎王说道。

    这是斗法!

    圣主已经看出逆神的野心,他们图谋太大,放任其成长会影响到圣地,而他们自然要灭杀掉逆神这种势头,不过,这样的事情自然不会放在明面上。

    ……

    时间如雨。

    不知不觉间,就过去了一个月,而在这段时间中,灵神国一直驻守在决裂门山门前,如同一柄横插在山峰上的利剑,将决裂门封死在山门内。

    武神伏诛,也令决裂门丧失斗志,他们根本就不能抵御灵神国的逆杀,可问题是,灵神国没有诛杀他们,而是封困八方。

    不是灵神国不想杀,他们也想尽早的解决战斗,但是逆神不允许,而一个月的时间,也令得很多人疲倦不已。

    此刻,在决裂门山门内。

    几位至境武尊正满目忧愁,他们是被迫上位的,在没有武神的决裂门,他们无疑就是巅峰至强,可面对这样的局面,他们又能有什么办法?

    “神剑宗、邢天宗已经覆灭,下一个就是我决裂门。”

    “可是,他们一直没有动手,难道想困死我们么?”

    “形势很不利,本来三大神宗同气连枝,可现在两大神宗覆灭,也令得很多神宗宠宠欲动,欲要对我决裂门不利了。”

    “再这样下去,我决裂门不是葬送在灵神国手中,就是埋葬其他神宗利口。”

    ……

    众人忧心忡忡,也无可奈何。

    一个没有武神的决裂门,就是神宗口中的肥肉,只要他们想,随时可以吃掉,要不是灵神国驻守,现在的决裂门已经是一片废墟了。

    “那灵神国到底想做什么?”一个人愤怒的说道。

    “应该说那个势力想要做什么!”

    端坐在首位的老人,终于站起身来,凝眉说道:“他们这是要逼我们送死啊。”

    众人眼神暗淡。

    “归附吧。”

    老人双目一痛,悲怆的说道:“唯有如此,才能有我决裂门的活路。”

    “可是,我们该向那个势力归附?”

    众人问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们也没有多余的选择了,只有投靠神宗,才能留下一些决裂门的不熄火焰。

    “你们觉得呢?”

    “飞天门不行,那个势力一直与我决裂门不对付。”

    “泰山宗也不行。”

    “元气山倒是可行,但他们可能抵御灵神国与那个势力?”

    ……

    众人七嘴八舌,激烈争论,接受决裂门的归附,也等于把自己推到了三大势力的对立面,没有强绝的力量,只怕瞬间就会倾覆,届时谁还敢接受他们的归附?

    因而,他们在不断的推断与排除。

    而那位老人则是平静的盯着众人,像是在看一场闹剧,直到此刻,他们依旧这么白痴,看不清形势啊,现在的决裂门根本就是四面楚歌,各大神宗恨不得冲上来咬一口。

    没有哪个势力会傻到直面三大神宗的,这根本不合算,倒不如啃掉决裂门一口,倒不至于被那三大势力记恨。

    归附谁,都很愚蠢!

    就连与他们有些干系的圣地,在此时此刻都沉默了,可以看出他们早就知道了决裂门的命运。

    声音渐渐的小了下去,众人禁不住的望向那位老人,目光闪烁的问道:“长老,你觉得我们该归附于谁?”

    “他们!”

    那老人叹息的说道,目光瞬间落向了远方,而那里正驻守着灵神国大军,这让很多人诧然,面上流露出匪夷所思的表情。

    甚至有人感觉这个老人已经吓傻了,归附于敌人,那不是自掘坟墓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