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九百六十九章 天裂了

    千金难买后悔药!

    此时此刻,决裂门心酸不已,要是他们当初没有针对玄空宗,就不会激怒那个深不可测的势力,也自然不会落到这个田地,可是他们不会知晓,若是三大神宗不针对玄空宗,逆神依旧会踏足西神,而玄天宗的毁灭,就是极佳的理由。

    “一个神宗覆灭啊!”

    灵神国两位武神,惊得目瞪口呆,翻手之间一个神宗倒下了,即使闭上眼睛,他们都能感受到神剑宗血流成河,尸殍遍野的惨像。

    但是,他们又是兴奋的,踏上了这一道征途,他们就不可能再退缩,那个势力不会允许,而且他们自身的桎梏,也要由三大神宗伏诛而展开。

    因而,神剑宗的覆灭,也令他们看到了希望,有这么一个强势的势力,灵神国早晚会崛起,尽管此时付出很大的代价,但这就是征程。

    “咻!”

    半个时辰,一只神兽飞来,气势磅礴,惊慑天地。

    金翅大鹏!

    这种神兽与白泽相同,都是天地奇兽,世间早就不可见,但在逆神接连走出了两只,这也令得灵神国众人激动不已,有这样的神兽,还有多少人可以阻止。

    何况,来的不止金翅大鹏,还有立于它身上的武神,这是一股钢铁洪流,两位武神就足够压制决裂门的了,而灵神国也逐步的控制了整个局面。

    ……

    邢天宗!

    人们在浴血厮杀,邢天宗是仅次于神剑宗的,宗主郝亮是一个二级巅峰武神,战斗力格外强横,与酒神宗宗主皇甫奇媲美,两人战斗极其可怕,动则就是打碎一重重天,在猝不及防下,一尊尊武神就这么被埋没在里面。

    在邢天宗前方一座山脉中,一位位武尊都杀疯了,血气滔天,邢天宗众人想要冲杀出来,斩杀酒神宗天才、强者,而酒神宗则是死死的困住山脉,不令邢天宗门人有机会离开。

    这是杀与杀的碰撞,是两大神宗的对撼!

    “轰隆隆……”

    一时间,山脉爆碎,恐怖的涟漪掀起了千丈高,将天上的弯月、星辰都遮掩了起来,而在这样的形势下,一位位武尊倒下了,一位位武圣尸骨四散纷飞。

    不同于邢天宗,酒神宗只来了部分强者,而另一部分则是固守在酒神宗,提防其他势力的暗袭,因而在邢天宗全面冲锋下,他们也杀的泣血连连,连武神都遭受了不轻的伤势,数千人被逼的一步步倒退,尤其是邢天宗五位武神,酒神宗只能抵御住其中的三位,而其他两位武神正强势宰杀酒神宗的武尊。

    鲜血与尸骨,由邢天宗一直蔓延到这座山脉中,但这远远不是尽头啊。

    “啵!”

    一道气浪炸开,酒神宗门人又向后倒退了十丈,有十数位武圣与数位武尊就此毙命,而酒神宗武神正以强横的神剑在收割着他们的生命。

    他像是掌控生死的武神!

    一退再退!

    二十丈、四十丈、百丈……尽管酒神宗已经竭尽全力了,但依旧不能抵御邢天宗的愤怒,当然在这愤怒中,还有着别样的心思。

    三大神宗同气连枝,一旦神剑宗伏诛,那么邢天宗、决裂门都很凶险,可怕的不是那个势力有多么霸道、强横,可怕的是这个势力一直在铸造气势,当三大神宗有一个倒下,那么,那些个如恶狼一样的神宗,就会一个接着一个扑上来,狠狠的撕咬他们一口。

    届时,邢天宗就形同消亡了,因而他们不得不拼命。

    五百丈!

    当酒神宗退到这个地步的时候,酒神宗一位武神惨死,而宗主皇甫奇也受伤了,浑身浴血,在武道上,他相对逊色于郝亮,在血战了数个时辰之际,颓势也逐渐呈现了出来,被那凶戾的神枪,直接扫中,肩头裂开了一道深可见骨的血痕。

    尽管,这对于武神来说,根本谈不上多么严重,但是神道交锋,一点桎梏都可能影响整个战局。

    何况,酒神宗一路坚持,但死掉的武尊就有数百位之多,而武圣更是数不清了,能够坚持到五百丈的人,已经稀少的让人心疼了。

    “宗主,再这样下去,我们都要埋葬在这里。”一位武尊逼近皇甫奇,满目悲怆的说道:“我们坚持了这么久,可是我们看不到希望啊。”

    “笨蛋!”

    皇甫奇也杀出了血气,怒喝道:“不管多么艰难,都要坚持下来,想要灭掉一个神宗,岂是那么简单的?”

    “可是……再坚持下去的话,酒神宗精锐都要埋骨此地,那时即便是胜利了,对我酒神宗而言,又有什么意义呢?”那武尊双目赤红,当一位位兄弟倒下的时候,他恨意滔天,但他改变不了这种结局。

    “这是征程啊!”

    皇甫奇嘶哑的说道:“我酒神宗安逸了太多年,近乎遗忘了鲜血的味道,很多人太懒散,现在也该是清洗的时候了。”

    “……”那武尊冷冷的打了一个寒颤。

    “我酒神宗死了很多人,你心疼我也心疼。”皇甫奇紧攥着双手,说道:“可是,你们的眼界太浅,我们酒神宗一直在困守邢天宗,为何?”

    “……”

    “邢天宗这么疯狂的厮杀,又是为何?”

    “……”

    “因为,那个势力要斩掉神剑宗,邢天宗冲的越是疯狂,证明神剑宗正在走上覆灭的道路,只要我们坚持下来,那个势力在灭掉神剑宗之后,就会赶来。”

    “诛杀神剑宗?”

    那位武尊倒抽了一口凉气,直到现在他们才得知此战的真正目的,甚至很多人都觉得皇甫奇是在攻杀邢天宗,其实不过是在困守而已。

    从邢天宗的疯狂中,可以看出神剑宗遭受的是多么可怕的灭杀,那是恐惧吧?

    “再坚持一会儿!”

    皇甫奇虚脱的说道,与二级武神血战到现在,他也是精疲力竭,渴望这场战斗早些落幕,不过邢天宗的愈加疯狂,逼得他们只能被动决战。

    一刻钟!

    这是血炼时间,酒神宗门人像是被犁了一遍,死伤太多,大多都是精锐,酒神宗另一位武神也身负重伤,险些惨死。

    而皇甫奇胸口也撕裂了一道道血痕,他眼神暗淡,踉踉跄跄的向后爆退。

    “噗嗤!”

    一柄神刀刺进了之前说话的那位武尊体内,将他五脏六腑都斩断了,生机正一点点的泯灭,那涣散的瞳孔,正在证明这一切。

    “他们还没有……来!”

    那武尊低沉嘶哑的说道,内心格外凄凉,在生死时刻,他忧心的是酒神宗的未来,担心在这场战斗下,连宗主都不得善终。

    可是,就在他脸色逐渐灰白的时候,那涣散的瞳孔中突兀的惊现了一道亮光,这像是临死前的回光返照。

    “天……裂了!”他颤颤巍巍的说道,声音断断续续。

    是的,天裂了!

    在距离邢天宗不是很远的山峰上,天空撕裂,一个巨大的洞口呈现在天宇上,一点一点的撑开,能有五百丈那么大,肆虐的气流,狂野的风暴,无不在揭示那洞口内的可怕与凶狂。

    酒神宗门人遥遥瞥见,邢天宗有瞬间的怔住。

    就连皇甫奇也禁不住抬起头来,郝亮满目的冷然。

    “嗡!”

    就在那一刻,那裂开的洞口飞出了一个人,白衣如仙,浩瀚巍峨,他的眸似星辉,他的神可睥天,他双手托天,正在推开一重重天。

    这是一个陌生的男子!

    皇甫奇不曾见过,但是郝亮则曾见过,可是他没有想到这个人会出现在这里。

    “皇甫宗主辛苦了,接下来是我们的战斗!”

    那个人遥遥爆喝,双手徐徐的撑开。

    霎时,星辉浩荡,弥散万千里,而沐浴着星辉,十五头金鹏驮着一位位武神而现,那硕大的身躯雄壮的撑起了酒神的天。

    那璀璨的眼眸,照亮了万古苍穹。

    在十五头金鹏之后,则是浩瀚的逆神众,他们身披血衣,煞气冲霄,尽管他们之前已经吞服了丹药,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痊愈太难,可他们依旧义无反顾,追随人主杀来。

    “逆神在此,战!”

    浩荡的声音,从天宇上炸开,激荡九天十地,而在这浩瀚的声音中,逆神众向着邢天宗门人迈步,战兵在嘹亮,正在诉说着逆神众的怒。

    “本身来也!”

    远方,一道流光爆射而来,直接落在了凌风的身旁,洁白的毛发,凶戾的眼神,还有那睥睨八荒的气势,在整个逆神也只有神兽白泽一只。

    白泽来了!

    当四级神兽的气息飞冲而上的那一刻,整个邢天宗都鸦雀无声,之前来的那些人还不足睥睨他们,但有了这只神兽就完全不同了。

    三位武神,一只神兽,还有无尽武尊,还有比这更可怕的么?

    的确有!

    那些人身上的鲜血,正在揭示他们经历了多么惨烈的战斗,那冲天的煞气,正在诉说他们斩掉多么强势的宗门。

    在这一刻,邢天宗一片灰暗,他们没有等到神剑宗的消息,但消息已经到了。

    而现在那个势力杀至,也正在推翻邢天宗的布局,他们的野心太大,是要诛杀三大神宗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