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九百六十二章 盖世神雀

    武皇城中。

    一座楼宇中,云梦正立于楼宇之巅,媚眼闪烁着流光,生死时刻来临了,无论是问仙、隐神,还是蝴蝶、逆神都要浴血厮杀。

    这一日,问仙立于武皇城,而她这个问仙丹尊就在这座楼宇上。

    生死时刻,她将自己置身险境,那么,无论是问仙,还是隐神都不会有任何松懈,不死则生,局面已经压迫下来,他们没有任何可以拒绝的力量。

    战吧!

    为了荣耀!

    在轰轰烈烈间,问仙终于在神剑国立足,而目的就是引出神剑宗的武神,这也就是第一缕东风,而问仙也掀起了整个战斗的节奏。

    “来吧!”两位老人立于云梦身旁,这样的战斗隐藏下去是没有任何必要的,而他们都已经做好了为逆神捐躯的准备了。

    问仙不同于隐神、逆神,炼丹师终究在战斗力上要远逊其他人,但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们也只能向前,神勇则生!

    而此刻,问仙众正严阵以待,什么兜售问仙系列,那不过是一个幌子,而真正的目的就是战斗,只有迈过神剑宗,他们才能真正立足。

    ……

    灵神国在飞驰,整个雄兵被白泽剪除了许多,能够杀向决裂门的也不过是数万而已,这对于他们来说足够了。

    而且,这一场战斗就是暗袭,趁着决裂门不够重视的时候,一举将他们堵在山门中。

    但是,人潮依旧太汹涌了,远远的望去,竟是看不到尽头,甚至有挤满天宇的势头,这也令白泽很慎重,一旦奇袭被发现,那也就失去了作用。

    不得已,他们只能放慢速度,以此来压制整体的气势,蛰伏下来。

    这是白泽引领的第一场战斗,它自然想打一个漂亮,但是灵神国正在拖慢它的节奏,这让它也很无奈啊。

    与此同时,蝴蝶也正在前行,她们像是一根绷紧的琴弦,飞天遁地,将消息如雨一样的洒下,无论是灵神国、问仙,还是酒神宗、逆神一个都不会落下。

    这一刻的蝴蝶,终于有了破茧的趋势,整个形势都在她们的掌控下,有条不紊,而且蝴蝶中的强者,也正在赶向神剑宗。

    她们也要血杀!

    ……

    “时间正在追近,我们的时间很紧迫,隐神随时会面临血战!”

    天宇上,一位老人正在飞行,鬼魅的就像是一道闪电,逆神进入西神的时间太短了,令他们不能建立起传送阵,而且那么大规模的动作,也会引起其他势力的重视。

    因而,他们能够利用的资源很有限,在简单的数次传送之后,他们逼近了神剑国,正全力向着神剑宗飞扑。

    不止一股力量,而是数股力量!

    “咻咻……”

    天上的云彩折断,一道道流光破掉了平静的天空,而当月夜阴沉的时候,似乎整个天都被遮掩了起来,而这才是真正的逆神啊!

    他们来了!

    此际,隐神正悄然的向着神剑宗潜伏过去,每一步都格外的小心,不到足够的时间,不到足够的距离,形势对他们都很不利。

    隐独自率领隐神众,目光冷的就像是一头孤狼,他匍匐在草丛间,气息敛起,像是一条冰冷的蛇,一步步的逼近神剑宗。

    这是隐神众的倾巢而动,自四面八方而来,而在神剑宗中,秦傲、林咏等人也正在等待着,他们只要一个讯号,就会从内部轰开神剑宗的裂痕。

    气氛紧绷,气息沉沦!

    风雨欲来风满楼!

    ……

    武皇道!

    这是由神国通往武皇城的官道,武皇城很特别,虽然位置上很靠近神国中心,但是它立足于一座奇山之间,四周的空间奇诡,可以绞碎传送阵,而人们想要进入武皇城,就只能由武皇道飞入。

    “咻咻!”

    神剑宗众强,在二级武神的率领下,正迅疾的向着武皇城飞去,而在途径武皇道的时候,他们目光突兀的一闪,禁不住放缓下来。

    此刻,在武皇道上,一只鸟正立于正中,气势冲霄,霸烈山河,它爪执神刀,懒洋洋的耷拉在地上,恐怖的气势,正一浪接着一浪的爆开。

    “什么鸟,敢阻碍我神剑宗?”那二级武神喝道。

    “是你大爷!”傲娇鸟冷酷的说道:“本神雀正是来杀你的。”

    “干掉它!”

    二级武神顿时暴怒,单手一挥,顿时四周一众武尊就俯冲了上去,恐怖的豪芒,一下冲了起来,席卷了整个天地,将傲娇鸟埋了进去。

    “斩!”

    傲娇鸟很淡定,它扬起了拳头,平平的向前横推,那狂暴的至境之力,如雨如雾,飞向了那一众武尊,初时,它平静如湖面,可眨眼间就化作了滔天狂澜。

    “啵,轰隆隆……”

    那一拳狂猛的一塌糊涂,从风暴中杀出,直接打碎了满天尘埃,也破掉了一道道武尊之力,从人们中间打杀了过去,贯穿了一道漆黑的光道。

    霎时,那一位位武尊如同折断了翅膀的鸟儿,远远的横飞了出去,双目流血,胸口塌陷,眼见是活不成了。

    一拳粉碎!

    这就是返璞归真,这也就是傲娇鸟!

    “杀,斩了它!”神剑宗几位老人都是一怔,他们早就料到这只鸟很非凡,但强成这样也令他们吃惊,但那终究只是武尊,还不能逆天。

    话音落下,二十多位武尊一同杀来,其中不乏七级、八级、九级武尊,气势恢宏的一塌糊涂。

    刀剑齐鸣,万道都像是在哀鸣。

    毫无疑问,这样的力量已经逐渐逼近武道神境了,但傲娇鸟在经受了羽化神池之后,又吞噬了极品浮屠,现在已经立足于武尊至境,它可斩伪神。

    “一拳!”

    傲娇鸟还是那冷傲的模样,直接杀进了人潮中,一拳暴杀。

    这一拳,比之前更慢,像是在泥沼中前行,所过之处,整个天地都在崩塌,虚空裂开了一道道裂缝,而当拳头飞过之际,那一位位武尊身躯定格。

    “噗嗤!”“噗嗤!”……

    刹那间,一个人吐血横死,而其他人也相继吐血,远远的飞了出去。

    这一拳杀出了伪神之力,根本就不是这些武者可以抵御的,那是摧枯拉朽的秒杀。

    “你代表哪一势力?”

    二级武神心惊了,他蹙眉问道:“与我神剑宗到底有何仇怨?”

    “玄空宗,这个够么?”傲娇鸟很淡漠的挑了挑眉毛。

    “你来自玄空宗身后的那个势力?”二级武神脸色一惊,直到现在他们对对手依旧一无所知,而对手早就吃透了他们,这简直一个瞎子在于一个双目炯炯有神的高手过招。

    招招催人死啊!

    “是!”傲娇鸟勾了勾爪子,说道:“现在轮到你了。”

    “哼,你不过就是武尊至境而已,妄想一个人截住我们神剑宗么?”二级武神走出,这只鸟有些惊人,战斗力根本就不是武尊可以匹敌的,唯有他才可以斩杀。

    而且,这只鸟的出现,让他内心很不祥,像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一样,因此他必须要尽快斩掉这只鸟,屠宰了整个问仙,迅速归去。

    “你死了,我在坟头祭拜你的时候,一定会告诉你答案!”傲娇鸟冷笑道。

    “够胆!”

    二级武神怒了,喝道:“我会将你洗剥干净,炖成一锅粥!”

    话音落下,他已经杀出了过去,两道神虹猝然而亮,璀璨的就像是天上的星辰,而虚空对他而言,就像是一张薄纸,可以轻而易举的撕碎。

    “撕拉!”

    他一剑斩向了傲娇鸟,快到惊魂的地步,令傲娇鸟都有种躲闪不及的感受。

    可问题是,它根本没有想着去躲闪,神剑宗形势紧迫,而隐神的形势也不乐观,它晚回去一刻,那么隐神就有更多人的因此付出生命。

    因而,它也不会耽搁!

    “妖石!”

    它低低的轻喝,两只爪子合十,旋即一道豪芒,从中迸射出无尽光焰,逐渐的俯冲而起,嘹亮了整个天际。

    而下一刻,它落了下来,遮盖了四野,一只妖兽飞出,乃是一个烙印。

    这是天神雀老祖的烙印,是它巅峰是的境界,那金灿灿的光芒,直接吞噬了四周,禁锢了时空,也定住了那两位神力,借此向上蔓延,骇得那二级武神都是一惊。

    在这种情况下,傲娇鸟彻底爆了,舍弃了神刀,全力驾驭妖石,令它迸射出一道道长虹,撕裂了一个虚无空间,将那二级武神打了进去。

    这是吞噬!

    整个天地都湮灭了,二级武神失去了踪迹,一下就将神剑宗打落到了低谷,令他们惶恐不安。

    可是傲娇鸟却非常的痛苦,它本来就是强行驾驭妖石,要不是有天神雀的血脉,它根本就不能驾驭,至少现在这个境界还远远不够。

    而妖石中,有一个神雀世界,可以短时间内禁锢武神,但也仅仅一个时辰而已,不过,神雀世界有可怕的凶力,可以磨灭武神的战斗力与意志,等到他走出来的那一刻,可能面对的就不是傲娇鸟了,而是那个妖孽如神的家伙。

    但这一个时辰,对于傲娇鸟来说,足够了!

    下一刻,它杀向了神剑宗武尊,强势如盖世神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