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九百五十八章 九级武尊

    古武塔中。

    白泽宝相庄严,如一位武者盘膝而坐,双手盘在丹田上,眼神睥睨四方,而在此刻微闭上了,身上一道道神虹飞出,似一重重天宇,正在压塌而下。

    而当四道神虹全部飞出的时候,它眉心一闪一闪,像是随时会熄灭的灯火,在犹豫了片刻后,它一咬牙,一道神魂从眉心飞出,散发着淡淡的药香。

    旋即,那神魂“呼”的一声,燃烧了起来,从中迸射出一道豪芒,眨眼间就化作小型白泽,栩栩如生,只是浑身都沐浴在火焰中。

    “嗤!”

    白泽刺破爪子,滴落下一滴鲜血,那血是金色的,在四道神虹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那滴鲜血也落尽了神魂中,融入到那小型白泽的眉心上,化作一个烙印,而此刻的小型白泽活了,每一个动作神态都与白泽一样。

    这是神兽融魂!

    神魂与血脉相融,达到统一,与神魂相连,也与血脉相连,一旦遭受重创,那么白泽也会受到巨大伤害,从此一蹶不振,沦为一只废兽。

    “凌风,希望你会兑现你的诺言!”

    白泽近乎虚脱,这种祭献对它的损伤颇大,而且这是神魂与神血,每一滴都价值无量,可以由此控制神兽,一旦它们有心噬主,也会被第一时间感知到。

    那么,它的主人就可以捏爆神魂与血脉,令它瞬间伏诛,这是很凶险的方式,本身就有太多的不公平,没有那只神兽会想这样做的。

    “放心!”

    凌风咧嘴笑道,这只神兽很非凡,他要将其纳入逆神众中,由它来镇守西神岛,自然会令它逐步变强,至于境界他丝毫不担心,二十年时间,他完全可以爆压白泽,届时就不是放它自由的问题了,而是这只白泽愿不愿意走了。

    “希望如此!”白泽暗自额首,略显不舍的将融入神血的神魂推向了凌风。

    “呼!”

    虚空撕裂,那看似很稳定的神魂,在此刻爆发出格外刺目的神光,那可怕的气势,似乎要将四方都吞噬,惊得令得也是一怔。

    而下一刻,他眉心一闪,自动裂开了一道罅隙,让那神魂一点一点的飞入魂海,而在感受到其中蕴含的海量神能,他双目一亮。

    “凌风,这可是神魂,普通武尊的确很难承受,你体质虽然很特殊,但也要慎重。”白泽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祭献是一种神功,一旦盛放,将彻底融入凌风的体内,那海量的神能,会瞬间粉碎一位武尊,就是对普通的武神都是一种煎熬,而要是凌风因此而死,那么,它也要步上后尘,涉及到生死,由不得它不小心一些了。

    “恩!”凌风额首,他连涅槃都坚持过来了,区区一个神兽祭献,还奈何不得他。

    “祭献!”

    白泽爆喝一声,身上惊射起一道道神火,恐怖的气势,直接炸裂,令得虚空颤抖,而它的血脉、神魂全面盛放,一道道似经文一样的纹路,由它身上飞向了凌风。

    这是祭献神功!

    也是祭献的烙印!

    “嗡,呼哧……”一刹那,凌风魂海激荡起来,那小型白泽光芒万丈,恐怖的气流,穿透长空,在太一真水的海洋上,掀起了滔天骇浪。

    神血在焚烧,神魂在点燃,它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融入到凌风体内,那可怕的火焰也瞬间蔓延而至,熊熊燃烧。

    “呃啊!”

    凌风脸皮一哆嗦,这祭献之火虽然不及涅槃真火,但也如刀似剑,劈的他皮开肉绽,而神血与神魂也逐步的融入到血脉与伏魔诛神黑洞中。

    “嗡!”这是血脉在颤。

    “刺啦!”这是伏魔诛神黑洞在璀璨。

    神魂与神血的确狂暴的一塌糊涂,海量的涌入,而在此际,虚空神道在凌风体内狂暴汹涌,似一道道闪电,疯狂的吞噬四周的天地玄气。

    如鲸吞海饮!

    只在一眨眼的功法,他身体四周就汇聚了海量的天地玄气,缕缕垂下,像是丝绦一样,恐怖的气流不断的激荡向上,化作滔天气势。

    而在这种情况下,凌风体内迸射出一道道黑芒,八道伏魔诛神黑洞,璀璨而现,以狂暴的势头运转起来,惊起了满天的涟漪。

    “嗤嗤……”

    但,那神魂与神兽血依旧在颤动,徐徐的渗透进凌风的体内,撕裂了一道道血痕,激荡的古武血脉都在抖动,而当精华全部渗透进来的时候,凌风体魄越来越亮,像是闪电神虹,交织着缠绵着。

    “啵!”

    终于,在酝酿了一天时间之际,那气浪一下崩塌了,全部涌入了凌风的体内,神魂如泉水滋养圣魂,而神血如江水,滋润着他的血肉脉络骨骼。

    这一幕没有持续多久,当光芒最璀璨的时候,一道黑芒从他丹田迸射出来,随之响起的还有第九柄天神剑烙印,它飞进了那黑芒中。

    “嗡嗡……”

    霎时,满天风暴形成,无尽天地玄气涌入,以天神剑烙印为核心,化成了一个风暴。

    黑洞!

    这是第九道黑洞!

    下方九柄天神剑烙印,各自驻守一方,形成了伏魔诛神剑阵的根基,而上方那柄最霸道的天神剑隐于天宇上,只待他踏足武尊至境的那一刻。

    借助白泽祭献,凌风一举破入了九级武尊。

    这变故是自然而然的,也正是凌风期待的,为了逆神,三位武尊牺牲了更远的前程,踏上了不归路,为了逆神,很多人战死沙场,现在他也要为了逆神,更早一步进入九级武尊。

    当然,更重要的是白泽!

    有了它,想要灭掉一个神宗,就不是难事了。

    “呼!”

    一个时辰,凌风徐徐的睁开眼睛,感受到体内血脉的澎湃,感受到白泽血脉的波动,神魂的闪耀,他有种掌控生死主宰的感觉。

    毫无疑问,这一刻他终于捏住了白泽的小命,让它不得不俯首了。

    “凌风,现在你该兑现你的诺言了。”白泽警惕又很虚弱的说道,眼神很暗淡,本是天地神兽,现在却依托于这个人族,而且还是一位武尊,多少让它感到憋屈。

    “可以!”

    凌风淡笑,体内飞出了一柄匕首,凶戾的光芒驱散了古武塔三重门内的黑暗,似一颗流星斩向了神金锁链。

    “叮,喀擦!”

    那困住白泽,坚不可摧的神金锁链,在截天匕面前,根本就不堪一击,瞬间破损,连神纹也斩断了,整个三重门的凶阵,轰然塌陷。

    “断!”

    凌风如法炮制,接连三匕首将神金锁链全部斩断,神纹全部磨灭,整个古武塔三重门都一阵哀鸣。

    “开!”

    白泽激动了,直接震动爪子,将折断的神金锁链挥开,感受到那不受束缚的感觉,它双目湿润,一困就是数千年、上万年,这种暗无天日的三重门,它一天都不想呆了。

    “嗷!”

    它仰天长嚎,气势震空,那强横的气流,将凌风都推荡开来,由此可见,重获自由的白泽激动到了什么程度。

    “吼!”又一声炸开,轰得古武塔都轻微的颤抖……

    在折腾了一个时辰后,白泽才安静下来,双目赤红的望着凌风,说道:“我困了太多年,体内有道伤,需要一枚神涅来愈合。”

    “没有!”

    凌风摇头,说道:“神涅太可怕,我也只能炼制出一枚来,但是神丹倒是有几枚,足够你愈合道伤的了。”

    这是他在神魔战场炼制出来的,当初虽然只炼制出一枚神涅,但在此过程中,他也炼制出了不少神丹,治愈白泽的道伤不成问题。

    “就知道你很不靠谱!”白泽翻了翻眼,这货的话能信一半就很不错了。

    旋即,在从凌风手中接过三枚神丹后,它盘膝而坐,懒洋洋的说道:“我需要一些时间来疗伤。”

    “可以!”

    凌风说道:“现在还不是极佳时机,而且你会是一张王牌,我会在关键时刻打出。”

    凌风也盘坐下来。

    他进境太迅疾,这对于他来说是很不利了,而想要真正发挥出九级武尊的力量,还需要一点一点的体会,而且,叶欣然她们也没有这么快就走出来。

    而这些时日,逆神频繁的出入,一道道消息都呈上来,落在那唯一武神面前,但都被他截留了下来。

    七日后。

    整个逆神的气氛有些不对劲,沉闷的让人窒息,这一点玄空宗众人可以清楚的感觉到。

    而那三大神宗似乎也遗忘了玄空宗,平静的让人心悸,人们总隐隐的感觉到,要是狂风暴雨要来了,但逆神众的态度,似乎也太过懒散了一些。

    这让人们愈加古怪起来。

    “师兄,逆神这些天怎么回事?”吕颜蹙眉,她感觉到神情有些非比寻常,虽然还是那些人,但很明显的失去了那股锐气。

    “只怕……他们想要一个答案了。”

    柳药双目沉沉的,之前他还一直在猜测,但现在他愈加肯定了,凌风没有说,那是因为他不在乎,叶欣然等人没有说,多半是看在柳舒舒的面子上。

    但是,逆神众不会,那位武神也不会,将危险置身身旁,这根本就不是逆神的作风,而现在这个态度正在告诉玄空宗,他们需要一个答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